热门话题: 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我去日本福岛呆了三天两夜...

作者|    青年君本君

来源|    东京新青年

回忆

自2011年3月11日至今,东日本大地震已经过去了八年零九个多月,还记得那一年自己还在上大学。虽说那时来日本已有三年,对岛国动不动就地震这件事儿也早已习以为常,甚至有一次打深夜工回家后困的要死,洗完澡刚躺下要入睡的时候地震摇了起来,但当时实在累到眼睛都睁不开,直接放弃“逃生”接着闭眼睡觉,心想要死要活就听天由命吧...

500

但311的那次大地震现在回忆起来还真是让人不寒而栗,我自己是在东京留学,虽然离福岛那里还是有一段距离,但同样也受到地震很大的波及,至今想想当时最吓人的恐怕就是核电站泄漏这件事儿了。在日本电视台铺天盖地几乎24小时实时直播的报道下,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地震带来的惶恐不安。尤其是我们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外国人。(日本人总喜欢把事情说的严重一些,也好让大家多做好提前准备,居安思危吧)

“还有2小时福岛核电站泄漏的辐射就要扩散到东京地区了”电视新闻里不断更新着倒计时...

听到此消息,我赶紧和当时的室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捆好行李,大概收拾了一下房间,准备去东京入管局办理再入国的手续后回国(当时长居在日本的外国人,再回日本时需要提前办理好再入国手续,也正因为311地震后发现问题,现已取消这项程序),二人托着塞着塞满满的行李的箱子下了楼,发现以往安静的街道上,人群的步伐都在加快,真的有种末世逃荒的既视感。我们在道边上拦了好久的计程车,感觉等了能有十多分才抓到一辆,就赶紧直奔入管局。

但一下车后我们彻底傻眼了...

入管局门前的一条大路已经排起了长龙,再回头向对面道路上一扫,更是一望无际排队的人群,我们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其实很多外国人都已经准备好要回国避难了...

赶紧查了一下机票,发现此时的机票已经涨到了平时的4,5倍左右的样子(回大连的往返机票一般在6,7万日元左右)但那时单程的飞大连的机票已经涨到20多万日元,卖机票的老伙计还是那种爱要不要的口气。

和室友经过几次盘算了之后,还是打消了回国念头(真实原因是买不起机票)。打算转战去大阪甚至更南一点的地方先暂时避避难。因为新干线那时受地震的影响已经停运,我们决定去新宿搭大巴到大阪。在焦急中等待了近2个小时后,终于坐上了驶向大阪的巴士,在巴士开动的那一刻,总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地震已经把我和室友折腾的有些疲惫,在车上简单的聊过几句后,我们都昏睡了过去,可是...

再当我们被叫醒的时候,我们又回到了始发站新宿,被告知是因为在高速途中有地震发生,为安全起见巴士调头返回东京...

当时立刻就在自己的脑海里浮现出高中时候看的一部电影,叫《死神来了》...

可能这就是上天的安排吧,最终我们没有回国,甚至没有逃出东京,还是回到了家。记忆里地震的余波持续了好久好久将近一个月之多。周围日本人好像早就习惯了这一切,生活,工作,学习,也慢慢恢复到了平常,但这段经历,却深深的停留在我的记忆里。心想可能这辈子不会再遇到第二次这样的遭遇了吧...

福岛现状

很多人其实并不了解发生在2011年的地震究竟有多大?东日本大地震(震级9.0)在全世界范围内排名第四,第一位是1960年的智利大地震(震级9.5),第二位是发生在1964年的阿拉斯加大地震(震级9.2),第三位是2004年的苏门答腊岛大地震(震级9.1),同样和东日本大地震位列第四的还有苏联堪察加半岛地震。可想而知这次东日本大地震的威力。

地震至今已确认到22252名死者(其中包含2563名下落不明者)。因地震直接死亡的只占1成,其余约9成是因为海啸而死亡,而震后的海啸高度到达了9.3米之高,光想想就非常令人毛骨悚然。震后也导致47万人背井离乡被迫去外地避难,8年后的今天仍有5万多人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乡流离失所。

其实在东日本大地震中受灾地区有很多,可能大家印象中最深的就是福岛,最想了解的也是福岛,在网上传言争议最多的也是福岛。

地震之后,后台一直有很多的读者留言,问日本还可以去吗?会不会有辐射?福岛那边已经开始变异了真的假的?这一次青年君亲自踏上福岛这片土地取材,让国内读者更真实的了这里的现状。

其实,福岛县在日本也是一个很大的县(县的规模相当于国内的省级别),这个县的面积在日本紧随北海道和岩手县之后排名第三。很多人一说到福岛就很紧张,其实福岛县内部也分“受灾影响大”,和“受灾影响较弱”以及“无受灾影响”几个地方,不知道的人往往误以为去了福岛县就一定非常危险,其实不然。福岛县内辐射量高的地区(靠近核电站附近的地区)已经实施了封锁,想进也是进不去的。

500

(福岛县地图)

而核电站建设在靠相双附近的海边。核电厂5公里以内的地区,目前还是存在辐射量的,但离我第一天去的会津地区还是有一段距离,所以并不用担心有核辐射。在我们随身携带的辐射测量仪上的显示,也是在正常范围内。

500

(日本复兴大臣 田中和德)

日本复兴大臣田中和德介绍说,福岛核电站的废炉重建一共约30万亿日元的预算,其中8万亿日元用在废炉,7.9万亿用在灾民和企业的补偿,4万亿用于受污染的泥土处理,剩下资金将用于其他处理费用。

提到福岛,一定要说到福岛县的食物,那么福岛县的产品到底有没有网传的基因突变神马的那么严重呢?

500

(草野宪二)

草野宪二是一位在福岛县农业综合中心安全农业推进部工作的老先生,也是福岛本地人,2011年3月,地震后的海啸就与他擦肩而过,幸好他一家人都住在半山腰处,死神饶了他们一命,现在回想起来已经很可怕,他回想着说。

草野宪二老先生非常喜欢吃福岛当地的野菜,但是因为地震后核泄漏的原因,当地的野菜摘菜被禁止采摘了八年之久,如今终于被解禁,他说能再次尝到了生长在福岛田间怀念熟悉的野菜味道,非常幸福了。

在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严格监督下,福岛县农业综合中心对当地农林水产品进行抽样检查。其实对于食品所含的辐射量的标准,每个国家各有自己的指标。

比如欧盟

对饮用水的认定标准是1000 Bq/kg

牛奶是1000 Bq/kg

婴儿食品是400 Bq/kg

普通食品为1250 Bq/kg

美国,所有食品的审核标准全部统一,

所有食品的审核标准为1200 Bq/kg

日本在核辐射之后,因为受到全世界各地的质疑,所以把审核提高到非常严格的标准,

饮用水为10 Bq/kg(比欧盟严格100倍)

牛奶50 Bq/kg(比欧盟严格20倍)

婴儿用品50 Bq/kg(比欧盟严格8倍)

普通食品100 Bq/kg(比欧盟严格12.5倍)

Bq/kg为放射性核素度量单位

单位质量物质中的放射性活度来衡量,称为活度浓度。

其单位为每千克贝可(Bq/kg)

500

为了恢复福岛县农渔业产品的正常销售不再受外界质疑,草野宪二和中心的其他员工要日以夜继的不停检测送到这里来的样本,仅在2018年到2019年间他们共检测了921万袋大米,2455件蔬菜水果,4336件畜产品,6187件海产鱼贝类,发现超标数为0。

他们还对野生山菜食用蘑菇进行了788件采样,仅1件超标(占比0.13%),对河川湖泊鱼类进行了886件采样,5件超标(占比0.56%)。


目前来看,在有人工检测进行的耕种或养殖的环境下,农渔业产品已经恢复到了正常标准。

500

(各国来福岛取材考察的次数图)

上图的地图由浅到深代表每个国家来日本福岛考察次数的频率,越深代表来的次数越多,对福岛越关注越重视也越谨慎。草野宪二老先生给我介绍说,中国各界已经来检测中心考察取材了数十次,也是全世界各国当中最频繁的,说明中国对国民的食品安全问题非常的在意,他表示了敬畏,也欢迎更多的中国考察团来考察访问。

500

(鲍里斯·约翰逊)

福岛县土特产最出名的就是桃子和大米(著名的越光大米),说桃子我本人并非对桃子像对樱桃草莓一样那么的执着,但是自己搜了一下福岛县产的桃子,找到了一张网上很火的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喝一款福岛县产的桃汁饮料的照片,于是在当地疯狂的寻找这一瓶叫“桃の恵み”的罐装饮料。口感还是十分赞的,是属于那种当地产的鲜桃榨汁出来的味道,在开盖儿的一瞬间就能闻到桃子的芳香,并非像其他饮料明显是勾兑的赶脚。临走前还刻意买了几瓶带回去给朋友做お土産。

我第二晚是住在一家名叫J-VILLAGE的宾馆,据负责人介绍说,这里是以前是日本一家大企业给员工的疗养用的设施,后来地震时变成了当地居民的避难所,地震时为当地居民避难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灾后现已被改造成为足球训练基地,用于足球训练和比赛场馆,一部分房间也开放为宾馆让游客入住。

500

(上图为现今,下图为2011年地震时临时做停车场避难用)

在这里透露一个消息,J-VILLAGE将成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火炬手的始发站~~~!!!

东松岛市

这次前往东日本大地震受灾地区的沿途也去了宫城县东松岛市,途中还并未回想起这座城市,而是在去到当地一所学校时勾起了我的回忆。灾后2年,记得有一天大学下课后,路过学校公告栏,看到了一张募集去受灾地做公益活动的海报,没有多想也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只觉得应该力所能及的做点什么,于是就报了名。

500

( 2013年青年君参加东松岛公益活动照 )

当时负责人给我们介绍这间小学说,311大地震发生那会,学校里的学生都紧急的撤到了体育馆里避难,后来发生了海啸,老师们带领着学生们逃到楼顶,但海啸的高度超过了建筑高度,很多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灾难带走了。说着说着,那个负责人就开始哽咽了起来。

 500

( 地震时在学校天台求救的学生 )

如今这里焕然一新,被改造成了食堂料理店,供附近的上班族或居民使用,也成为了灾后当地人的交流中心。

那时去做公益活动,主要任务是清理搬运海啸后的小型垃圾,因为大型的垃圾已经被专业清理部门处理,所以工作量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消耗体力。但在清理的过程当中也发现了很多生活物品,特别是有一张被海水浸泡过已经泛黄的全家福照片让我记忆犹新,虽然不曾相识,但还是祈福那一家人现在依旧平安幸福。

当然除了体力劳动以外,公益活动中还包含了对当地受灾居民的慰问,在被海啸摧毁过家园后,日本政府在安全地带搭建了大量的临时住所,我们要去每家每户进行沟通安慰(当然是在居民接受的前提下)。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一位老奶奶听说我是中国人,热泪盈眶的拉住我的手,她的丈夫这次地震海啸中被冲走,儿女至今下落不明,现在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好了,更不会认为有外国人会来受灾地帮助他们,而且是中国人。她说,日本以前对中国犯下了错,日本应该道歉,希望中国人民能够原谅,也希望中日两国能够友谊长存。

写在最后

到现在为止还是可以在网上看到一些关于日本地震后的一些夸张性的谣言,添油加醋,甚至还有一些网友的恶意谩骂日本受灾居民活该倒霉。其实喜欢日本也好讨厌日本也罢,完全是个人的判断,不需要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更不需要恶意的渲染,或者唱衰你讨厌的人。就算你真的把日本当做是敌人,我们就更应该学习它,吸收它好的地方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而不是做一只沙漠中把自己头埋在沙子里鸵鸟。

正因为自己在日本真实经历了大地震,我感受到了日本人对他们脚下这片土地的无奈,但又对大自然的敬畏。也感受到了在大地震来临时他们的慌乱,但他们又在慌乱中井然有序。世界这么大,我们有机会应该多出来走走瞧瞧。身边很多曾经对日本不抱有好感的朋友来过后,都对日本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自己的眼睛是不会欺骗自己的。

东京新青年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