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新型冠状病毒伊朗局势ACG垃圾分类军事

到底什么是孔子学院

作者:吴默

最近一部电影《假孔子之名》在台大某社团被放映,并由此引发了关于国家汉办和孔子学院的一些讨论。就台湾的同学而言,绝大多数人没有接触过汉办或孔院,因此也无法了解,所以根据“孔子学院”四个字望文生义,产生了诸多误解,再加上被有心人利用,就从“不了解”发酵成了偏见与诋毁,或有言过其实,或有妄自揣测。对孔院的质疑和诘难一直都有,但这些声音

 “孔子学院不是真的院校”

Fb上有主页说:“孔子学院不是真的院校,而是政府部门汉办的分身,难怪越来越多的国外院校不愿意合作。”这样的说法引起了一些不明所以的人对孔院的恐慌和抵制。因此需要厘清一下,孔子学院到底是做什么的?它是政府机构吗?

它确实是。但是这是一个正常的情况,如果要把语言的推广当成一个国家的战略,那么自然就需要有公信力的机构来做语言推广的工作。这在国际上也早有先例,官方的语言文化推广机构众多,例如西班牙的塞万提斯学院、德国的歌德学院、意大利的但丁学院和意大利文化中心、法国的法语联盟、英国的英国文化协会、丹麦的丹麦文化中心还有韩国的韩国文化院和在建的世宗学堂等等。

孔子学院也和这些机构一样,致力于推进世界对自己国家的了解,推广自己的语言,推广语言的背后,当然是为了文化,文化就是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所以和所有建立这类机构的国家一样,我们的孔子学院也是为了软实力的输出,这是完全正当的。除了语言教学作为基本任务,增进文化了解作为附加任务,孔子学院还要做的就是和在地国家进行一些文化交流,因为唯有沟通交流,增进了解,才会减少摩擦,加强世界的联系。

《孔子学院章程》明确规定,孔子学院作为非营利性教育机构,其宗旨是增进世界人民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了解,发展中国与外国的友好关系,促进世界多元文化发展,为构建和谐世界贡献力量。孔子学院的主要职能是:面向社会各界人士,开展汉语教学;培训汉语教师;开展汉语考试和汉语教师资格认证业务;提供中国教育、文化、经济及社会等信息咨询;开展当代中国研究。

500

附:世界主要的国际文化推广组织

美洲

美国:美国之家(仅对德国)

巴西:巴西文化中心

哥伦比亚:卡洛与格埃佛学院

亚洲

中国大陆:孔子学院、中国文化中心

中国台湾地区:台湾书院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

韩国:世宗学堂、韩国文化院

印度:印度文化关系委员会

菲律宾:黎刹中心

欧洲

英国:英国文化协会

法国:法国文化协会、法国文化中心

德国:歌德学院

西班牙:塞万提斯学院

意大利:但丁协会、意大利文化中心

丹麦:丹麦文化中心

瑞典:瑞典对外交流委员会

芬兰:芬兰文化学术学院

瑞士:瑞士文化基金会

捷克:捷克中心

希腊:希腊语中心、希腊文化基金会

波兰:密茨凯维奇学院

爱沙尼亚:爱沙尼亚学院

匈牙利:鲍洛希学院

葡萄牙:卡蒙斯学院

罗马尼亚:罗马尼亚文化学院

俄罗斯:俄罗斯世界基金会

土耳其:尤努斯·埃姆雷学院

加泰罗尼亚:拉蒙·尤依基金会

 现存问题的产生

孔子学院作为文化推广的机构,并不像台湾同学或者其他地区和国家的人们的误解中那样,肩负什么“意识形态的输出”,但是确实存在一些和在地国的小问题,但是这些小问题被有心人利用来做文章的话,就有可能将小摩擦放大,扣上类似“意识形态”等大帽子。所以通过小问题的产生厘清,就可以明白其实际的运作,也可以帮助孔子学院今后走得更坚定更长远。

01 与在地国的摩擦

500

James Liszka

多年来,在美国、加拿大、欧洲及其他地方存在的有关孔子学院的论争已不再是秘密。了解这些争议对促进孔子学院的发展是有益的。

就以中方在美国的孔子学院为例,首先,中美两国在法律、行政和管理框架上的差异导致建设和管理孔子学院的过程中会有一些摩擦。比如两国的法律法规不同,中国汉办签发的正式协议就有可能对美国大学的律师造成困扰,因此就需要多做一些协商和修改,才能满足美国的法律要求。这一过程中需要沟通也需要专业人员的处理。其次,中美两国对管理人员与教师的角色、责任设定方面的不同理解,也同样会引起误解。但是这并非中美双方,而是放在任何一个国家,放在任何一个组织,都有人事和职员行为方面的问题,所以如果人事方面出现紧张或冲突时,每个国家甚至每个机构都有自身的管理观念和法律程序方面的不同处理。

02 教育方式与课程设置上的实际问题

每个国家都有自身的教育理念,这来源于自身的文化背景,因此当孔子学院开设在世界各地时,当然会遇到教育理念或是课程设置等实务上的问题,这应当是歌德学院、但丁学院等所有的机构都会遇到的问题,这不过程度不同而已。总体而言西方课堂比较活跃,较少关注材料的讲授和记忆。而亚洲的教育理念则相反,因此,如果孔子学院的老师用汉语讲授一些文化背景的相关知识,并且以比较传统的教学方法进行时,自然会引起学生的一些误解或者是同行的当地老师的误解,我认为很多对意识形态或者文化强硬的错误观点就是在这一点上产生的。

03 志愿者的才艺取向

孔子学院的志愿者数量众多,但是报考分配到世界各国,每个国家都有当地的国情和文化,因此志愿者的体验差异性极大。但是近几年总体趋势有过于重视才艺而忽略实际语言教学本身的倾向。台湾的同学普遍对孔子学院不了解,而在台湾学习相关语言本体与语言教学的同学对孔子学院的认知就是“剪纸和做游戏”,这也正是孔子学院目前可以补足的缺口。因为这一取向直接导致了文化泛滥而语言萎缩的现状。

真正的文化不在古代,而在现代,学习中文的学生需要了解的不仅是古代中国,更是当代正在崛起,正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当代中国,真正的文化不在剪纸、中国结、春节和太极拳,而在语言,在思维方式。只要语言本体教学提升了,目前所关心的所谓的“中华才艺”自然而言会被熟知,而如果只强调这些孔子学院志愿者的中华才艺,从剪纸到中国结到太极拳到儒家文化,那么难免会招徕外界的“意识形态输出”、“文化强势输出”等误解与偏见。

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参考英语的学习。我们选择学习英语时,并不是想学英国的马术文化或者英国的下午茶文化,对于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我们最快速联想到的应该是雅思考试,而不是英国下午茶品鉴可或者英国皇家礼仪课。所以虽然现在的孔院志愿者和教师的主要任务是教语言,但因为形式的原因,如游戏教学、才艺、各类活动等,导致语言本身教学变了味,因此容易遭人误解。其实我们的文化,无论传统还是现代,都足够吸引人,不能只守着传统的东西给别人看,觉得那是我们独特的东西,其实中国的现代更是在兴起,也有足够的吸引力。

500

孔院的发展

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全球146个国家(地区)建立525所孔子学院和1113个孔子课堂。孔子学院138国(地区)共525所,其中,亚洲33国(区)118所,非洲39国54所,欧洲41国173所,美洲21国161所,大洋洲4国19所。孔子课堂79国(地区)共1113个(科摩罗、缅甸、瓦努阿图、格林纳达、莱索托、库克群岛、安道尔、欧盟只有课堂,没有学院),其中,亚洲21国101个,非洲15国30个,欧洲30国307个,美洲9国574个,大洋洲4国101个

——汉办官网

孔子学院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但是孔子学院的背后是一个个志愿者、教师、工作人员们的努力与付出,他们奉献自己的时间、自己的精力、自己的爱心和爱心,克服着身体的水土不服和心理的水土不服,为的只是让世界都了解一下中国,这件事情本身就足够有价值。

 至于孔子学院现在的发展和评价,我想台湾或者其他地区的同学们,你们不能只看别人让你们看到的,你们也要看看其他的评价和声音。

汉语的课程有助于学生们在未来的发展中更具竞争力。了解和体验文化的方式有很多种,但学习语言可以有助于更全面、深入地了解文化,所以学习汉语让更多的孩子了解世界,了解不同的文化,成为二十一世纪领袖人物。

——德克萨斯州南方大学孔子学院美方院长罗杰·哈特

理解中国,是学生们国际化经历中必不可缺的部分;我希望学 生们可以自信地成长,理解他们作为世界公民的重要性。

——美国西肯塔基大学校长格里·兰斯戴尔

这不仅可以让美国学生有更多的机会了解中国,学习汉语,从而对中国的历史文化有正确的认知和感受。同时还可以为推进汉语教学发展提供一种新途径,这会给我们的学生提供到中国学习的机会,也会将中国学生带到我们的校园,从而使我们的大学进一步国际化。

——阿拉斯加大学安克雷奇分校院长James Liszka

从语言政策的基本观点而言,国家汉办和孔子学院一体两面,是国家全球战略推广的一环,最主要的就是推进国际文化之间的相互了解和交流。孔子学院它是一个在借鉴英、法、德、西等国推广本民族语言经验的基础上,探索在海外设立以教授汉语为宗旨的非营利性教育机构。这些年它的快速发展,已成为世界各国人民学习汉语和了解中华文化的园地,中外文化交流的平台,加强中国与世界各国友谊合作的桥梁。

(完)

免责声明

站务

  • 【投票】你想跟谁在风闻唠唠?

    各位用户老爷,过年好!2020已到,感谢大家在过去的一年对风闻的支持,未来,我们将继续与你们并肩同行。因为疫情的爆发,这个春节,格外“肃杀”。观察者网风闻始终与大家一起共度时艰。这个假期,风闻推出【过年唠唠】套餐,红人大V齐上阵,每天一位安排上,陪大家聊天吐槽,建言献策,舒筋活血,随时等你来撩~(已......
  • 全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实时更新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人民日报、各省市卫健委)截止到北京时间2020年1月26日16:49 ,确诊 2033 例 疑似 2684 例 治愈 49 例 死亡 56 例。传染源: 野生动物,可能中华菊头蝠病毒: 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传播途径: 未完全掌握,存在人传人、医务人员感染、一定范围......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