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温铁军:在座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91年的中国多糟糕,但为什么没崩溃呢?

温铁军  著名三农问题专家

你们不知道91年中国当时多么糟糕。那是一个相当于大衰退的状态,世界上都在讲中国崩溃论。我91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进修的时候,做一个演讲。当时很多人就说你都不用讲了,你们中国人撑不过三年。

在座的很少有我们这个年龄的人了,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所以你们不知道91年中国当时多么糟糕。那是一个相当于大衰退的状态,世界上都在讲中国崩溃论。我91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进修的时候,做一个演讲。当时很多人就说你都不用讲了,你们中国人撑不过三年。铁幕已经垮了,下一个一定是竹幕。你们肯定会垮掉。

500

确实,中国所谓依附和去依附并不是我们主观地、自主地怎么着,而是被动的。当年西方资本全撤,美国带领西方国家制裁中国。西方资本全撤正赶上中国工业化高涨时期,工业化是一个资本不断增密,不断排斥劳动的过程。这是规律,不是什么好坏,工业化一定是资本追加的过程。突然,外资归零。

当时制裁的政策要点就是,所有用于中国建设的投资,全部撤。中国突然进入了一个外资归零,而自己的内资,当时我们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大量增发国债,大量增发货币,还没有这样做。那时候金融控制和债务控制还是非常严的,最早发国债,只敢发40亿。今天大家听了觉得小儿科,40亿算什么呀?但当年就是40亿,也不敢直接卖到社会上去,怕老百姓反弹。所以40亿一半由机关干部购买,另外一半向社会出售。

500

那是80年代,刚刚开始负债,我们在此前是严格的防止经济是负债经济。到了90年代,换了李鹏当总理。因为90年代整体上经济上不去,没有投资能力,于是不得不增发国债来投资刺激经济增长。这时李鹏当总理了,这个时候的国债多少?400亿。翻了十倍,同时开始增发货币。外资撤了,但因为当时中国是严格金融管控国家,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自己的国债市场也不对外,我们的股票市场刚刚开始也不对外。因此就出现了中国使用自己的国家主权、向纸币系统作赋权增发纸币,然后用增发出来的货币去投资。同时增发国债,用增发出来的国债去投资。

西方把你封锁、西方资本撤走,这是一次被动的去依附。你原来是以吸引西方资本投入来发展工业化,这时去依附了,怎么办?靠自己的国家的主权货币系统和主权债务系统来扮演投资人的角色。这是90年代中国当时的一种改变,在被动地实行去依附的情况下,中国是怎样增长的。经过了90年代渐进地自己靠自己的能力来形成投资,渐进地改出外资撤走之后的困境。当你没有垮,本来是中国应该崩溃嘛,可你活过来了,这时候西方的制裁就停了。如果你真的能有效地去依附,西方的制裁就停了,因为他不能失去中国这么大的市场,于是又纷纷回来了。

500

从90年代中期开始,大概是94年前后,美国宣布停止对中国的制裁,中国又开始融入西方主导的全球化。这时候中国正在复苏的阶段,突然又出现另外一个重大的国际事件。1997年,发生了东亚金融危机。东亚金融危机把所有按照西方自由市场制度来发展本国经济的四小龙、四小虎几乎扫平了。只有中国没垮。四小龙、四小虎都垮了,按说中国应该比他们问题更严重。大家如果愿意的话,你们可以搜索当年的资料。1997年,朱镕基召开中国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清理银行的不良资产的时候发现,银行的不良资产占比高达三分之一。按说超过8%的资本充足率就该破产,莱曼兄弟银行破产的时候是六点几,不到七,破产了。中国的当时的大银行,国有银行全部是超过三分之一的不良率。按说应该怎么着?破产。中国在97年东亚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台账,发现比东亚金融危机的爆发的国家,我们的问题还严重。好了,没垮。没垮的原因是什么?

500

还是因为这个时候你有货币主权,你有财政主权。这时候财政金融是不分家的,所以由财政直接把金融的坏账剥离,当时叫做坏账剥离。我想你们现在注意搜集一下当年的资料,都能找到这个过程,这是公开的。把所有的银行的不良资产全部剥离,然后财政出面建立四大资产公司,包括大家都知道什么长城、信达等。每一个资产公司对应一个大银行,把银行的坏账全部剥离下来以后,由大的资产公司来替他处理坏账。然后由国家外汇管理局用当时刚刚形成的一点外汇盈余向银行重新注资,满足8%的巴塞尔协定,资本充足率,然后推进市场。这就是中国处理问题的办法,所以中国的金融尽管问题很严重,但是他没有出现东亚金融危机的局面。当国家可以直接来管控金融,这一招使中国在97东亚金融危机幸免于难,这个变成一个很重要的现象的时候,西方的舆论发生重大改变,变成了中国威胁论。中国崩溃论是苏东解体,大家认为中国一定崩溃,结果你没崩溃,你缓过来了。不仅缓过来了,而且在其他的按照西方模式开展所谓工业建设,金融建设的这些国家都垮掉的时候,中国反而倒站住了,是靠着你自己的这套体制站住的。于是当时西方对中国的评价很清楚,叫你们之所以过来了,是因为你们有capital control,资本管控。其他的过不来是因为capital flow,资本自由流动。

这时候,中国崩溃论转化成了中国威胁论。

500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