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ACG

光线、头条入局,中国漫画行业将如何走出自己的道路?

500

题图 / 画漫画太难了!

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键问题还是在于漫画与媒体的适配,让漫画的传播更有效率

2019年,中国漫画行业又迎来了两个新玩家。

今年暑期,光线旗下彩条屋影业推出的原创漫画平台“一本漫画”APP悄然上线,与此同时,头条也发出了漫画相关的岗位招聘信息。虽然这两家新漫画平台的发展方式和最终想要达到的目的尚未明晰,不过光线这家电影行业巨头以及有流量的头条介入,对于在去年经历过“寒冬”的中国漫画行业来说,巨头的介入确实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毕竟,中国漫画行业的发展方向,仍然需要不断探索和作出重要的抉择。

美日成熟的漫画行业,是依靠纸媒的黄金时代发展而来

当我们提到中国漫画行业的未来发展潜力时,美日两国庞大且发达的漫画产业链,一直都是不少创业团队或者资本所期望的最终发展目标。不过现实情况是,纵然是有资本的推动,中国漫画行业在短期内却很难达到那样的高度。细数美日两国漫画行业的发展史,这种利用绘画讲故事的艺术形式,在商业层面始终都与纸媒紧紧联系在一起。

早在19世纪下半叶的美国,漫画就开始以专栏的形式,成为诸多报业巨头争夺读者的重要内容。从《捣蛋鬼》再到《花生漫画》,这些美国的经典漫画作品,都是采用一条先在报纸上连载、后又出单行本发行的商业路径。

500

另外,从1930年代开始,杂志期刊开始成为美国漫画的重要发行渠道。例如《超人》最早就出现在《动作漫画》第1期上,《蝙蝠侠》则于漫画期刊《侦探漫画》上与读者们见面。

500

依靠纸媒实现漫画发行的情况,在日本也同样存在。

随着手冢治虫于1947年创作的《新宝岛》奠定了现代日本漫画的基本表现形式,并成为日本漫画行业的起点后,各大出版社相继推出了旗下的漫画杂志。如小学馆发行的《周刊少年SUNDAY》以及讲谈社发行的《周刊少年Magazine》,就都是于1959年相继推出的;由集英社发行、目前为日本发行量最高的漫画杂志《周刊少年JUMP》,则是于1968年创刊。

500

在纸媒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大量漫画作品依靠报纸、杂志期刊这种主流的媒介,通过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积累起了大量的漫画读者。漫画作品本身,也能够从纸媒的商业发行获得相应的市场回报,读者从一开始就养成了良好的内容付费习惯。

正是凭借这种庞大的市场基础,才会有越来越多的创作者投身于漫画的创作,漫画IP的价值才能在文创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得以体现。时至今日,美日两国的漫画作品早已成为了文创产业最重要的IP来源之一,这其实是拜漫画行业曾依托纸媒的“黄金时代”所赐。

所以,美日漫画行业在过去几十年时间里的蓬勃发展,归根结底还是在于“时势造英雄”。依靠大众流行的传播媒介,逐步培养用户看漫画、并为漫画付费的习惯,再通过产业链上下游商业资源的运作整合,让漫画IP释放出更多的商业及文化价值——而这显然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

互联网与漫画如何适配,是中国漫画行业在当下需要重点探索的方向

相比起美日发达的漫画市场,中国漫画行业的差距其实显而易见。虽然中国也有《三毛流浪记》《老夫子》这样在报刊杂志上连载的漫画,但这种在主流纸媒上进行漫画发行的方式并未延续下来。实际上1990年代开始,许多新生代的漫画都是在《北京卡通》《知音漫客》《漫友》等面向青少年的杂志上与广大读者见面。

500

然而问题在于,这些如同雨后春笋般诞生的大量优秀且专业的漫画杂志,却因为网络媒体的兴起逐渐走向了衰落。漫画读者的消费习惯也因为互联网传播的便利性(尤其是盗版内容的传播),从付费转变成了更倾向于免费阅读。这不仅让中国漫画行业一直存在的人才缺失问题迟迟得不到改善,也让整个行业陷入了很难自我造血的困境。

依靠纸媒进行漫画发行的传统路径,显然已经行不通了。

2006年,有妖气的成立标志着中国漫画行业迈入了互联网时代,网络漫画开始进入广大读者的视野。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漫画如何与这种新媒体进行内容适配的新问题——如何依靠网络的传播特性,让更多人感受到漫画带来的独特魅力?

500

一些网络漫画平台,开始尝试在漫画的内容表现形式上做文章。无论是条漫这种更适合手机阅读的纵向阅读多格长条形漫画,还是腾讯动漫在2019年初开始推出的漫动画,这些新内容形式,本质上还是希望漫画能够依附最流行的网络内容形态进行传播,让更多人能够以更低的门槛接触到漫画故事。

另外一些网络漫画平台,则希望把漫画作为切入点,探索漫画平台的社区化发展。2019年8月,快看在获得腾讯1.25亿美元投资时,陈安妮在内部信中就明确指出了坚持“IP+社区”的战略,要搭建起一个高活跃度的00后内容社区,这或许能让漫画的创作呈现出更加多元化的发展方式。

当然,一些平台也开始让漫画成为完善IP内容矩阵的重要环节。例如2018年初在网易漫画、腾讯动漫上连载的漫画《阴阳师》,就是同名游戏剧情故事的漫画演绎;2018年6月在爱奇艺漫画上连载的《爱在西元前》,以及2019年10月于哔哩哔哩漫画上连载的《天官赐福》,则都可以视为是同名动画作品上线之前的预热。漫画,显然已经不仅仅只是原创动漫IP的孵化手段,它也能在互联网时代,满足不同粉丝的个性化内容需求。

500

在各大网络漫画平台的运营下,漫画所起到的作用其实都是不太一样的。不过我们也必须清楚地认识到,当下绝大部份网络漫画作品,仍然无法像传统纸媒承载的漫画那样,能够利用内容付费或者IP授权,直接产生相应的商业收益。

也因此,目前绝大部分的漫画平台,都还处于向资本讲故事的阶段。相信光线已经上线的“一本漫画”APP,以及头条将在未来上线的漫画业务,大概率也会呈现出类似的发展方式。

剩下的问题就是,资本和广大的漫画爱好者都期望中国漫画行业能够快速发展,但至今我们仍然没有找到一个能让漫画与互联网较好适配起来的方式。再加上互联网时代短视频、直播、手游等新兴内容载体不断分散年轻人的注意力,优质漫画内容的孵化与读者群体的培养,在效率上可能就很难达到大家心中所期望的那样了。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