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当科学家还在研究量子力学的时候,有些培训机构已经拿量子波动教速读了

苍茫宇宙,奥秘无穷。你不知道宇宙的边界在哪里,你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御剑飞行。

爱因斯坦、尼尔斯·玻尔、哥本哈根诠释、波粒二象性、薛定谔的猫、态叠加与坍缩……人类的探索之路同样无边无际。

但在中国,有这样一个培训组织,发现了未成年人和宇宙神秘力量联结的奥秘,并把这种神秘的力量应用在了阅读上:

它的名字叫做——量子波动速读

500

它的力量,足以让正在颁发的诺贝尔奖羞愧;它的发现,足以让美国颤抖;它的本领,足以让外星人都惊呆了;它不仅仅是一个民族的复兴,更是整个地球的觉醒!

只要你快速翻书,书的内容就会通过量子波动进入你的脑海,你只需要感悟这种波动的力量,你就能实现快速记忆和复述,1分钟10万字,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500

近期举行的“量子波动速读比赛”,就是这种宇宙力量的比拼:

这段来自两个月前北京的现场视频,集中讲述了量子波动的传奇与伟大。

如果你稍加搜索,还会发现,它持续多年,它遍布全国。哪怕在刚刚过去的国庆假期,它的招生、结业、宣传也紧锣密鼓:

500500

它让我发自内心地感慨——

电子书是阻碍人类吸收宇宙能量的绊脚石。

我还有些羞愧。毕竟相对文科来说,我理科略差一些,量子力学的科普书籍,我大概翻过一翻,但翻着翻着就困了。只有刘慈欣的《球状闪电》能让我看完。

后来想一想,如果我学会了量子波动速读法,清华大学的《量子力学》我两分钟就能读完。

真是少年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你看,那么多培训机构,看上去年纪也不大的老师,都能捕捉到量子波动的奥秘,并且传授给孩子,我们的教育专家、学科带头人、意见领袖,能不能感到一点羞愧?

下面这些足够影响人类未来的本领,我们的能不能搞定?

500

量子波动就能。伟大的宇宙力量就能。每个孩子都是具有超能力的光能使者,可以打开脑部的“松果体”,联结宇宙量子,打开你看不到的“第三只眼”:

500

我刚刚知道,那个主要影响生物钟,导致年老早起的松果体,原来拥有着联结宇宙的力量。它让孩子可以蒙眼识字、蒙眼辨色,如今,可以让孩子翻书背诵。

尽管有记者说,“蒙眼识字”是一场骗局:

500

尽管有记者说,“全脑培训”是一场忽悠:

尽管有记者发现,这些培训背后的公司要么已经注销,要么不符合经营范围;

尽管有市场人士指出,他们“入会-加盟-拉下线”的商业模式属于传销……

但媒体的“偏见”永远无法阻止他们对于人类潜能探索的步伐。

这次,他们发现了量子波动

我就不带任何偏见,确实想体验一下量子波动。毕竟我很想读完《量子力学》。于是我就在朋友圈里发布了我对这个培训的疑惑。

然后发生了这样一些事情:

在朋友圈,真有一位微信好友在认真为孩子的“超能力”做推广。因为没有得到她的截图允许,我就转述下文字:

“通过对六岁以上儿童松果体的刺激,开发右脑和全脑,有的还被开发出的透视功能,听说这本书30秒就读完了,岂止是前浪死在沙滩上的问题啊,各位爸爸妈妈可以过来考虑一下。”然后配图是某慧教育的门头照片。

在群里,我希望群友们“科学地探讨一下”,结果他们真的很认真地探讨了:

500

你们一帮学霸在搞什么鬼

在私聊中,有个做幼儿培训创业的小伙子说,“这个试图和我们合作过!”,确实展示了“蒙眼认字”的环节,他说“曹,我就搞不懂怎么拆穿。”

500

但更值得期待的,是曾我联系过的一个商务媒介。因为没询问她是否可以把对话记录截图,我这里也转述一下。她说,这是“七田真理论指导下的真实案例”,“因为怕被认为是邪教,所以故意不宣传”,“培训行业内的很多小孩都上”。

我太期待了。我说我想去看看。她说“寒假班的时候邀请你”。我掐指一算,也不久。我昨晚联系了一位华师大的老师、一位魔术师、两位同样有兴趣的号主、加上之前那位做幼儿培训的朋友,如果那时的邀请依然有效,我们一定会去。

毕竟,我还是想读完那本《量子力学》。

后来有一位老师提醒我,“对你可能没用,你没看到吗,搞培训的都说,超能力只存在于孩子身上,等过了12岁就没用了,更何况你都40了。”

我说这还搞啥啊,那我们的学习就该在成年前全部结束啊。会透视直接去高考啊,前排的考卷直接抄啊;会量子阅读的直接当人肉硬盘用啊。

老师一乐,说,“你知道为什么选择这个年纪吗?”

因为年龄太小不配合,年龄太大就懂事了。

在密闭空间里的“高强度单一行为集中培训”,一般会引导什么?“你应该猜得到”。

500

当然,我不会像这位老师说的,“有啥好去的,一群大骗子”;也不打算指责那些心情迫切的家长。毕竟说服一个成年人,是一件很掉头发的事。

我的想法很简单:

如果它真的致力于孩子的学习成长,哪怕水平有限,也不应当被嘲笑;

但是,如果它教孩子撒谎,哪怕这种撒谎可以换来“家长的喜悦”——

不管它是不是有宇宙的力量,不管它有没有量子的波动,不管老师是不是知道尼尔斯·玻尔,它都一定该死。

一个背景声

“希望在我去体验前,它还在。”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