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我想与你好好谈谈——来自一个大陆普通人(一、关于自由)

500

香港人,冷静,放松。我们来聊聊好吗?

作为大陆人,尤其是横跨过回归前与回归后两段时期的人,我对你们的感情有点复杂。

我承认你们过去所持有的优越感,但如今我敢说,我们内地的生活品质不逊于你们,发展前景甚至在你们之上。

我们的年轻人对未来充满了憧憬,他们也有足够的自信,知道自己能做出一番大事业。

我们面对的是极其宽广的多元化的社会,这种多元化,包括地域、科技、文化、艺术、宗教、职业、产业种类等。只要我们不给自己设限,社会能包容我们的绝大多数选择。

尤其近几年,内地的新兴行业,新的发展机会,新的创业浪潮,正在一波接一波地出现。

你敢于让自己发挥多大的潜能,你就能在这世界上站到多高的位置。

这就是大陆的现状。

为什么我想要说这些?因为我在谈论的,是自由。

我能理解你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对内地所定义的自由不屑一顾,觉得经历过“英式民主”的香港更有资格谈论自由。然而先不说殖民时期英国政府给予过香港本土居民几多自由,只说自由的衡量标准和基本规律,请问香港人,你们的理解有多深?

自由的衡量标准,是选择的权限;自由的基本规律,是基于纪律。

所谓的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生存自由、各种各样的自由,其实都在诠释一个重点,就是你有多少选择余地?而你拥有自由的最大前提就是,你同时也在履行自己法定应尽的义务。

而所有自由都建立在同一个基础上,那就是国家的健康状态。

一个国家公民的自由人权,不仅取决于法律对公民自由的诠释尺度,更取决于社会的稳定度、活力和发展潜力。

毫无疑问,中国内地的社会稳定性,活力度和发展潜力都在逐步提升。我生长在广州,如今广州有两座大型博览中心,专门用于举办各种展览和交易会,广交会举办至今已有百年历史,每年两届,总吸引了数以万计的客商从世界各地涌来,而交易的商品从过去单纯的低端加工品、手工品、传统艺术品、原料到现在加入了高精密度、高价值的科技产品和技术专利,让包括西方发达国家在内的各国客商惊艳。这种越来越丰富,越来越大型的交易活动,没有充分的贸易自由,根本支撑不起来。

我知道你们想谈论言论自由、宗教自由,那我想问,你们是从哪里听说中国没有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你们理解的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是什么?是只要我作为公民,我在任何场合以任何名义采取任何方式所发表的任何言论,都应该受到保护?是我以宗教的名义对社会现实和自然的客观规律进行曲解,并以此影响其他公民,也应该受到保护?

错了!言论自由,宗教自由,或者所有形式的公民自由,都不能违反的一个原则是:保护自己赞同的权利,也保护他人不赞同的权利!

在我生活的环境里,也会经常遇到一些发表过激言论的人,有些我认识,有些是陌生人,他们在私人场合发表不当言论,不会有人干涉;但如果在公众场合这么做,引起别人不便,就会被举报,有人去调查。那有如何?这并不是压制言论自由,而是别人在保护自己的权利而做出的行为,我们的政府立法保护这种行为,并一直致力落实它,这是一个任重道远的过程。

所谓宗教自由,那就更简单了,请问你有见过我们的政府明令禁止哪一个合法的宗教吗?政府所取缔的,哪一个不是牵涉到恶意危害人身,妨碍司法公正等明显罪行的?为了保护无神论者和其他宗教人士,甚至是非法宗教内部被迫害的人的人身权利,依法取缔这些非法宗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我们并不否认我们过去有过那样的黑历史,几十年前的文革时期是我们绕不过去的痛,但却不应该由现代的中国去背负,因为如今的中国已经走出来了,已经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现代化大国。如果你还宁愿揪着几十年前的旧貌来质疑现状,那我能不能说香港还是个小渔村,根本不是如今的国际化大都市?

所谓自由和人权,标准并不是唯一的。山孩子会爬树,海娃娃会游泳,没有放诸四海皆准的自由人权。在中国过去的发展史,我们已经清晰看见,走英美模式的民主路线只会让国家更加分裂,更加贫弱,我们今天的生活品质更加不能想象。难道为了符合西方标准的“自由人权”,我们必须继续保持自己落后受迫的地位?

如果那些少数人在你们面前肆意讲我们政府的坏话,说我们没有自由,不尊重人权,但你有否清晰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的行为损害了其他公民的权利,被法律制裁了,为了掩饰自己的过错而颠倒黑白,那能不能说他们以个人言论影响了你对事物的判断,损害了你的知情权?请问你们信奉的英美法律,对此是怎么处理的?

在中国实行最适合中国的法治,是历史规律所决定的结果。这使得中国从过去积贫积弱的病虎骨架子变成如今敢于直面美国挑衅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足以证明历史规律的不可违逆。

500

而同样不可违逆的也是香港的前途,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是同源文化,同源血脉,有着休戚相关的命运。哪怕过去大陆在许多事情上被香港所误解,沟通上有所隔阂,但如今内地正放开怀抱,希望把自己的勃勃生机分享给香港,达到共同富裕,继续繁荣。

哪怕现在香港乱象不平,以内地的力量,出面平乱全无难度,内地依然不干涉,只是不断鼓励,不断关怀,不断寻求沟通,这不也是出于尊重香港本身法治环境和其独有权利的表现?这难道是一个你想象中的落后封闭国家能做得到的事情?

只要智商正常的人都会想到,如果还是那个落后封闭的中国,哪有能力从殖民者的手里把香港和澳门要回来?哪有能力为香港挺过两次金融浩劫,一次非典危机?哪有能力建设起深圳、上海、北京等城市,短短四十年就从一无所有变得比香港更好?这些都是现实,现实里隐藏着更多现实,请思考一下。

我们需要的并不多,依然是出于对你们的尊重,只需要放下成见,停止割裂,开放沟通,全面观察,独立思考。我们正在不断地这么做,为了理解你们,也希望你们这么做,来理解我们。

因为我们是兄弟姐妹,我们是一家人。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