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港台ACG军事电影

药酒中毒事件:传统医学能和民间“爱好者”划清界线吗?

几天前,重庆璧山区发生一起突发公共卫生事件,15人因为饮用药酒中毒,其中五人不幸身亡。原因是药酒里含有一种名叫“雪上一枝蒿”的中药,含有剧毒。

500

图源:重庆网络广播电视台

“雪上一枝蒿”为什么有毒,观察者网的新闻里第一时间就解读过了,不必赘述。但部分网友对事件的议论,却生发出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到底如何定位这些民间的传统医学爱好者。

虽说死者为大,但在网上匿名留言的情况下,他们却难逃众人之口。

有的人对中毒事件冷嘲热讽,认为都是传统医学的锅。一是传统医学的药剂本来就有很多毒性、副作用不明的情况,中毒很正常;二是对传统医学吹捧过度,盲信的人很多,出事也很正常。

一些传统医学的拥趸则要坚决“划清界线”,认为这些“爱好者”都不通医理,自己瞎搞才会倒霉,完全不能指责到传统医学头上。

诚然,绝大部分医生都不可能这样用药,但也别忘了,在一些对民间“神医”的颂扬中,往往会宣扬如何敢于突破用药禁忌,或者敢用猛药甚至毒药。由此看来,在这个关于传统医学的奇特舆论场里,喝“毒药”本身并不说明什么。

传统医学在当今中国,依然有广大的民间实践群体,这些“爱好者”只不过是其中或学艺不精、或胆子过大的不幸一员。传统医学是否真的能与这些民间实践完全切割?至少从历史上看是很难的。

传统医学是怎么长起来的

过去的医学教育是学徒式的,非常粗放,学的时间有长有短,“带教”或者说让其帮工的内容也各有侧重,比如有的人带徒弟可能多给点临床实践机会,有的可能是抄、看病历更多,有的可能草药认得多些、炮制学的多些。

当师傅觉得学徒能出师时,一般都要让他跑到比较远的地方执业,避免抢师傅的饭碗。学徒在那里做的有年头了,自然也会带出自己的徒弟。

有些祖师爷的东西可能传着传着就传丢了,但同时会融入师傅这辈的理解与实践。

甚至有些地方的行医者没有什么传承,就是“民间爱好者”,比如自己看医书琢磨的,或者从各路游医那里零零散散学的。像自己泡药酒的,自己尝试配药的,也大有人在。

但他们也可能“出道”,在乡间积攒起名声,开过的方子也可能在当地流传开来,甚至被收录到某本书籍中。

有些积极实践的“爱好者”自己有其他营生,未必会正式开业,但在非正式的传授后,“徒弟”也有可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开业,成为新的医术起点。

另一方面,即使老师傅带出来的徒弟,也可能有传承不好,成为医术终点的。

这次的两条新闻下面,很多人引用“遂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当段子用。这固然是笑话,真这么死的医生恐怕极少,起码很多医生确实遵循“医不自医”,“良方”大概率是喝死别人……但古代医者大部分只是个人诊所,成为终点的可能性并不小。

总体上讲,不管是师父,还是培养出的徒弟,水平都参差不齐。现在流传下来的知名流派、名字号,只是凤毛麟角,全中国的大部分医生,要是放到现在某些“中医粉”的严苛标准和美好想象之下,最好的评价大概都只能是庸医。

这里要说明一下,以中国之大,传统医学历史之长,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上述只是提供一些基本的框架,欢迎进一步的探讨。

可在有些“中医粉”看来,传统医学就是字字珠玑,堪称完美的瑰宝,神乎其神,这当然是错误的。

一块完美的瑰宝认识有误,那么传统医学是不是一块有微瑕的美玉呢?

也不对。

因为传统医学根本就不是“一块”,也不是若干流派拼成的“几块”,而是在各地实践中有频繁涨落,缓慢累积生长的“有机体”。

限于古代对疗效和副作用的认定水平,知识的积累与传播水平,以及学徒式传承的低效,这确实是传统医学的无奈,但它就是这么长起来的。


现在如何面对民间“爱好者”

所谓“博大精深”,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没有“博大”,是不可能“精深”的。民间爱好者与基层医生之间的分界线,并非现在这么鲜明,遇到民间爱好者出了什么事就切割,实在是太绝情了些。

不要说古代,就是现在也有不少爱好者干着医生的活儿。我就认识几个朋友,时不时在朋友圈里声称,自己拟了个什么方子,治好了某某的什么病。

他们确实是实心替人看病的,有些药也用了几个月,不是自我吹嘘什么药到病除的“神医”。但现在毕竟是法治国家,他们是否涉嫌非法行医?我想,只要没出事,自然不会有人追究。

与民间爱好者切割固然是自欺欺人,没有必要,但在当今社会,我们也不能坐视一些民间爱好者害人害己。

对民间实践禁是禁不住的,可还是要引导社会舆论理性看待传统医学,普及常识,劝导他们减少这些实践。

对民间的“师徒传承”也不能鼓励吹捧,因为即使这个师傅是正规的传统医学从业者,也未必能保证学生学习的质量。对于正规名医的经验传承,国家现有的教育体系是能做到的,就算有不足之处,因而受到一些“中医粉”的攻击,也不可能逊色于民间传承。

有人或许会问,既然你前面说,博大才能精深,不鼓励民间爱好者从事实践活动,岂不是要重创传统医学?

我想,毕竟时代不同了。古代的那种博大精深,只能在长时段上给我们带来缓慢的发展,现在再这么搞,已经不能满足人民群众对传统医学的需要了。

在当今条件下,“博大”应该理解为扎实的基础研究、广泛的病例汇集,这才是发展的方向。民间爱好者没有接受过正规训练,在这方面能提供的力量不多,意义已经不大了。

只是,对民间爱好者们,哪怕仅仅作为一种历史遗存看待,也还是应该有一定的尊重,冷嘲热讽或无情切割,都不足取吧。

站务

  • 第三期|风闻之问优秀回复评选结果出炉,有你吗?

    期待已久的风闻之问第三期获奖名单出炉了!!!接下来的路数应该很熟悉了。请点到名的童鞋,将自己的账号信息私信发给我。然后安心等待……………………只要账号信息无误,奖金或早或晚都会抵达您的账户。您需要发给我的信息包括:银行账号+开户行(具体到支行)+开户名(和身份证保持一致)+身份证号码新来的童鞋,想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