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4000万爸妈须知:脊灰衍生病毒诈尸,孩子急需补种疫苗吗?

内容摘要:

1. 对于四川凉山当地的孩子,请根据当地的应急补种通知去补种2剂脊灰灭活疫苗,增加对脊灰Ⅱ型疫苗衍生病毒的免疫力。

2. 对于新疆的孩子,也请根据当地的通知去补种1剂脊灰灭活疫苗,增加对Ⅱ型疫苗衍生病毒的免疫力。

3. 对于其他地区,接种自费脊灰灭活疫苗或五联疫苗的孩子,对Ⅱ型疫苗衍生病毒会有足够的免疫力;接种免费脊灰疫苗的孩子,对Ⅱ型疫苗衍生病毒的免疫力不够,但因为当地并没有发现这种病毒,目前不需要做什么。

4. 正在备孕或是宝宝还不到2月龄的爸妈们,如果觉得太复杂,到宝宝满2月龄时直接选择方便、效果好、又安全的五联疫苗就可以放心了。我家陶妞就是接种的五联疫苗。

2019年7月4日,四川省卫健委网站宣布,在凉山州雷波县的急性驰缓性麻痹病例的粪便中分离到1株脊灰Ⅱ型疫苗衍生病毒。脊灰,就是小儿麻痹症,是指野生脊灰病毒引起的永久性肢体瘫痪。

500

这是事隔6年且我国停用相关脊灰疫苗3年后,我国首次在人类标本中分离到这种衍生病毒,病毒来源扑朔迷离,此事件属于中度风险的公共卫生应急事件。对于这种Ⅱ型疫苗衍生病毒免疫力不够的孩子,全国估计有超过4000万。

在四川省卫健委公告前,中国疾控中心已经紧急向凉山地区调拨160万支脊灰灭活疫苗,准备给当地儿童进行应急补种。当地某乡政府发布公告称:如果不配合这次应急接种,将被追究危害公共安全罪。

500

世界卫生组织消灭脊灰进程网站7月2日数据更新,确认中国发生了一起循环型Ⅱ型脊灰疫苗衍生病毒,使中国的排名一下子从第17位上升到第1位。这起Ⅱ型疫苗衍生病毒事件,使中国消灭小儿麻痹症的目标面临巨大挑战。

500

其实,全球消灭脊灰进展也很不乐观。著名的Science网站在7月10日发布最新的文章称:激增的病例使2019年根除脊灰的希望破灭。

这篇文章忧心忡忡地提到: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脊灰野病毒根深蒂固,导致的脊灰病例正在激增,今年的病例几乎是2018年同期的4倍。与此同时,非洲出现了大量疫苗衍生病毒导致的麻痹病例。消灭脊灰还看不到尽头。

文章还指出,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主要问题是:每隔几个月举行大规模的脊灰疫苗强化免疫接种运动,仍然没有惠及每一个儿童。

500

在巴基斯坦,缺乏自来水、卫生设施和基本保健服务,人们面临的其它健康威胁远远超过了脊灰。家长们不明白为什么疫苗接种者只接种脊灰疫苗。父母藏着他们的孩子,或者用假的手指标记来假装他们已经接种了疫苗。

巴基斯坦脊灰强化免疫失败的原因,陶医生深有感触。我国的脊灰疫苗强化免疫活动也开展了20多年,包括新疆。然而新疆还是在2011年从巴基斯坦输入了脊灰野病毒导致20人发病,1人死亡。发病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当地的脊灰疫苗接种率太低或是接种记录造假。

所以陶医生强烈批评一刀切式的强化免疫活动。这种活动无法精确定位真正漏种的人群,反而让没漏种疫苗的孩子反复接种额外剂次的疫苗,最终让家长们对疫苗的效果产生质疑,进而成为拒绝疫苗的力量。中国应该吸取教训,不要再做任何经不起质疑的一刀切式强化免疫,而是应该搞精准的查漏补种。

好了,言归正传。中国和世界的消灭脊灰进展都不太乐观,但中国还不算太糟糕。在《脊灰病毒诈尸了,就问你怕不怕?还好有补救措施》中,我介绍了脊灰Ⅱ型疫苗衍生病毒诈尸是怎么回事,以及整体上的应对策略。

但是限于篇幅,我没有针对不同孩子的情况给出建议。很多家长的留言需要个性化的接种建议,本文将努力满足这种需求。

这次疫情需要每一个家长关心的是:孩子对于Ⅱ型疫苗衍生病毒是否有足够的免疫力。然后再根据孩子已种疫苗的情况,决定是否需要补种疫苗。

家长需要了解:孩子接种了哪些脊灰疫苗,各接种过几剂。

首先必须熟悉我国使用过的脊灰疫苗种类,一共有7种,有图有真相,表格加疫苗实物来解释。

500

500

500

先说活疫苗,序号A~D都是口服的活疫苗,英文缩写是OPV。

以2016年5月1日为界限,5月1日之前使用的OPV,几乎都是包含全部3个型别疫苗病毒的3价疫苗,细分简称为tOPV。

tOPV同时有糖丸和滴剂,糖丸应用最普遍,口感最好(奶油味的糖);滴剂里不含糖,还含有苦涩的稳定剂硫酸镁,不过只需服用2滴,小婴儿味觉也不是太敏感,尚可接受。

为了应对2011年新疆出现输入脊灰Ⅰ型野病毒疫情,同时为了尽量避免滥用OPV以及提高疫情阻断效果,我国特地生产了只含有Ⅰ型疫苗病毒的单价OPV(mOPV),和tOPV一起使用来扑灭这次疫情,之后就再也没有用过mOPV。

2016年5月1日,中国迎来大日子。在此之前一天,全国所有tOPV都用统一的黄色回收袋封存回收退市,从5月1日起用bOPV替代退市的tOPV,同时第1剂脊灰疫苗使用IPV,这个新的脊灰疫苗接种程序简称为1+3程序(1剂IPV+3剂bOPV)。

500

再来说说灭活疫苗,缩写是IPV。序号E、F、G都是IPV,按上市的先后顺序排列,F是含有IPV的联合疫苗。

IPV就是将脊灰活病毒杀灭后,直接用死病毒做成的疫苗。目前为止,全球的IPV里都含有全部3个脊灰型别的死病毒,也就是说接种IPV是可以预防全部型别的脊灰病毒。

不过,生产IPV的脊灰活病毒有两种,一种是野病毒,就是在自然情况下导致脊灰的病毒;一种是疫苗病毒,是用野病毒经弱化后几乎失去致病力的病毒。野病毒生产的IPV,细节简称为wIPV(w=wild);疫苗病毒生产的IPV,细节简称为sIPV(s=sabin,sabin是脊灰活疫苗的发明者)。

E和F是进口疫苗,成分都是wIPV;G是国产疫苗,成分是sIPV。如果将来还有进口IPV和国产IPV上市,估计大概率还是这种情况,进口的是wIPV,国产的是sIPV。

好了,疫苗知识介绍完了,下面谈重点。

第一,在2016年5月1日前,完成脊灰疫苗4剂者

这些孩子肯定接种的全部是tOPV或IPV,对全部3个型别的脊灰病毒都有足够的免疫力。

如果接种的是4剂tOPV(最后1剂是通常4岁接种),这些孩子大致是2012年5月1日前出生者;如果接种的是IPV(最后1剂通常18月龄接种),这些孩子大致是2014年11月1日前出生者。

第二,在2016年5月1日起,开始接种或后续接种者

这个情况非常复杂,大致分为两类:

第一类,2016年5月1日前已种3剂,之后接种第4剂者

接种证上第3剂脊灰疫苗接种日期在2016年5月1日之前者。

这些孩子,前3剂脊灰疫苗肯定是tOPV或IPV,第4剂绝大多数是bOPV,少数是IPV。

目前,有证据表明:3剂tOPV或IPV,对3个型别的脊灰病毒均可以产生良好的抗体水平,第4剂脊灰疫苗属于锦上添花,可以进一步提高抗体水平和理论上延长保护期。

这一类孩子,不管第4剂接种的是bOPV还是IPV,基本可以放心。

第二类,2016年5月1日后才开始接种者

接种证上第1剂脊灰疫苗的接种日期不早于2016年5月1日者。

如果是全程4剂接种五联疫苗者,那么也无需担心。

绝大多数孩子按国家的1+3程序去接种,他们目前只接种了1剂IPV(wIPV和sIPV都有)和2剂bOPV(第4剂要到4岁才接种)。针对Ⅱ型病毒的疫苗只有1剂,这个就比较悬了。这样的孩子,全国估计有超过4000万。

目前,陶医生还没有看到sIPV接种1剂的预防效果研究,但是在塞内加尔的一次Ⅰ型脊灰野病毒疫情中观察到:1剂wIPV的保护效力为36%,2剂为89%。虽然不是针对Ⅱ型病毒的保护效力,但也很有参考价值。大致的结论是:wIPV接种2剂的保护效果还不错,接种1剂的保护效果堪忧。

由于sIPV刚上市没几年,其真实世界保护效果的数据远远少于上世纪50年代上市并不断改良的wIPV。综合看来,sIPV和wIPV有细微区别,sIPV似乎对于疫苗病毒的效果更好些,wIPV对于野病毒的效果更好些。

目前,还不知道1剂wIPV或sIPV对于本次Ⅱ型疫苗衍生病毒的保护效果,这是每个家长最担心的。不过,我国停用tOPV后,Ⅱ型疫苗病毒诈尸成了疫苗衍生病毒还是极为罕见的,加上这次一共2次,上一次是在2018年新疆污水里也发现过。

中国疾控中心目前在四川凉山地区用IPV开展应急接种2剂,就是让接种1+3程序的儿童补足3剂IPV。前面提到3剂IPV效果很不错,这就基本可以放心了。

同时,中国疾控中心还同意了新疆执行2+2程序,近期新疆将对接种1+3程序的儿童补种1剂IPV,即补足2剂IPV,解决对Ⅱ型疫苗衍生病毒保护力不够的隐患。

500

参考前面提到2剂wIPV的保护效力为89%,看起来新疆也不必太担心了。陶医生希望新疆不要再搞一刀切式的bOPV强化免疫了,一方面可能重蹈巴基斯坦的覆辙,一方面只要不停用OPV,疫苗衍生病毒的风险就永远存在。

细节决定成败。为何凉山补足3剂IPV,新疆补足2剂IPV,其他地区暂时没有补种的说法呢?

陶医生认为,凉山的Ⅱ型疫苗衍生病毒分离自患者(目前似乎痊愈了),所以其危险系数更高,需要更加保险的3剂IPV;新疆只是从污水里分离到这种病毒,所以是2剂IPV;其他地区没有发现过这种病毒,暂时还是1剂IPV。这个逻辑大致没问题。如果哪个地区发生类似风险的可能性很大,中国疾控中心一定会调整当地的疫苗接种策略,请大家放心。

看到这里,我希望所有家长们松一口气。凉山、新疆当地的家长,配合IPV应急补种活动,其他地区的家长耐心等待接种程序调整的通知。我个人认为,发生了两起Ⅱ型疫苗衍生病毒事件后,我国很可能在今年就实现2+2程序,IPV的产能基本是够了。

在稍微松口气的情况下,我仍然建议:家长尽量给孩子选择更让人放心的IPV,我相信任何一个家长都不差这点钱。针对1+3程序,就是把后面3剂bOPV都替换为IPV,这个没有任何不可以,只要当地提供自费的IPV。

如果任何一个接种门诊或疾控中心声称,已经接种过bOPV就不能再接种IPV,这肯定是违背中国疾控中心的脊灰疫苗接种意见,应该明确指出这一点。

500

北京的接种门诊似乎不知道中国疾控中心的规定

我呼吁各地疾控中心抓紧采购自费IPV,既是应对这次疫情的合理动作,也是充分满足家长们的选择权。勿以善小而不为。

最后,我要提醒家长们:目前的规定下,IPV只能用于替代1+3程序或者2+2程序里的bOPV,想自费再多接种1~2剂IPV增加对Ⅱ型病毒的保护力,这个非常困难。科学上,陶医生认可这种做法,但除非国家明示允许,否则接种医生不太可能同意这样做。

(完)

延伸阅读:

不怕脊灰病毒诈尸,这个接种方案既省心又全面

脊灰疫苗衍生病毒事件,欧茜医生们的辟谣简直是高级黑!

陶医生警告:这种宝宝千万不能口服脊灰疫苗,就算是先注射再口服也不行!

脊灰疫苗需要接种5~9剂么?

终结强化免疫:专业人员口述真相!有录音

京虎子的“额外剂次疫苗无害论”没错么?

免责声明

站务

  • 张维为《这就是中国》节目观众招募(9月2日、3日录制)

    《这就是中国》,邀你来见证——东方卫视《这就是中国》节目观众招募活动介绍:东方卫视、观察者网、观视频工作室联袂打造的节目《这就是中国》于2019年1月7日开始在东方卫视上线播出,节目由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担任主讲。节目中,张教授将分享关于建国70年来逐渐形成的中国道路中国模式的研究分析,......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