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的孩子到底有没有未来?

“中产”这个词一直比较模糊。本来源于美国的“Middle Class”,也就是“中间阶层”的意思。如今在中国和美国完全不是一码事。

一般来讲,在美国,家庭月收入5000刀以上,那毫无争议就是中产。这部分人占到整个社会80%以上。

在中国,家庭税前超过5万,平时逛山姆,穿始祖鸟,有套五六百万以上的房,有辆30万以上的车,才能被大家看作是“伪中产”。在总人口中占比不到5%。

那啥是“真中产”呢?

可能大家心里“真中产”是月薪十万以上,一千万以上资产,更关键的,还得有“生产资料”。大概就是类似于一个工厂或者一个公司什么的,你在家躺着,一群人在外边给你赚钱。

前段时间看到一篇文章就是说这事,聊中产孩子的,大意就是“中产没有生产资料,没法传递给下一代”,所以他们的孩子没未来。

首先要说,这个说法没啥问题,我完全同意。

如果你一出生,你爹就给你留了一排三里屯的门店,还在大裤衩附近有一栋楼出租,那你这辈子大概率是很爽的。就跟微博上一个博主似的,十来年前花了1600万买了套商铺,现在租出去,每年稳定赚一百多万房租,那自然是爽得要死。他的孩子大概率是有未来的。

说到这里,大家估计也发现了,好像这种说法比较对,又哪里不太对。

如果有一大套可以传递给下一代的“产业”或者“生产资料”,那还叫“中产”吗?这是社会中间阶层该有的样子?

而且大家经过这么多年的社会毒打,应该也反应过来了。“生产资料”这东西,在不同的时代也不是同一个东西。

十几年前,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作坊是生产资料;几年前,在河北有个钢铁厂也是生产资料;电商崛起之前,商铺也风光无俩,可以“一铺养三代”,哪像现在这样到处“旺铺转让”。

正如大家所见,一二十年这个尺度上,绝大部分东西都得重新估值,现在那些牛逼玩意,再过二十年大概率都没人提了。很多人觉得特别神圣的“生产资料”,可能几年之后就啥也不是了。

一代版本一代神,世界上很少有什么东西能持续二十年以上赚钱,毕竟你赚钱了,别人看懂了,也参与进来,用不了多久利润就归零了,最明显的就是河北的钢铁行业,曾经那么暴利,硬是被大家干成了微利行业,而且日常亏损。

这些年沿海地区也出现了这种情况。老爷子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正值壮年,响应国家号召开工厂。现在六七十了,要退休了,发现工厂没法传递给孩子了,因为按照国家的标准,现在的工厂属于“落后产能”,利润薄,订单减少,半死不活,看样子就撑不远。二代们宁愿天天玩车也不愿意接班。

那重新投资新产能搞产业升级可以不?

当然可以,不过那就不是“传承”了,属于二次创业,难度和风险大得离谱。之前有机构统计过,哪怕二代创业,成功率依旧不到5%。好处是他们创业失败可能只是财富缩水一部分,普通人创业失败就得翻看我上一篇文章《快要当老赖了,还有救吗?》。

可见以“代际”为尺度观察,90%的生产资料都会失效,并没有多少东西可以稳定增值。美国那边有个调查,1919年美国前五百的超级富豪,能维持到现在的不到50个。大部分都跟范德比尔特似的,老头是美国首富,真正意义上的富可敌国,第四代就把家族资产败光了。

顶级富人资本家在这个问题上都没啥办法,只能给下一代留钱或者房地产,更别说绝大部分中产了。欧美那边多一个信托可以传递财产,中国这两年信托崩了一地,就在咱们写文章的时候,赫赫有名的平A信托也崩了。

你说那不还有10%吗?

这就既是运气也是实力了,毕竟炒股也有10%的人能赚到钱。

也就是说,钱可以传递下去,赚钱套路或者说“生产资料”代际传递成功的比例并不高。毕竟这个市场上每天都有一堆企业走向了死亡,我大学时代极其辉煌的房产巨头们,这不几年间就不成样了。还有南京的那个家电巨头,接班人刚上岗,就得面临企业半死不活的状态,刚查了下,股票也跌掉了90%。

所以说,中产最大的问题可能还不是什么生产资料,生产资料的传递对谁来说都巨难无比。

中产的问题是单纯就是钱不够多,没法给下一代提供一个确定性的未来,这让没啥安全感的老百姓非常痛苦。

那为啥我对“中产的孩子没有未来”很反感呢?

因为哪怕按照网上对中产阶级最低标准,那也得是家庭资产五六百万以上。按照胡润的说法,中国这类人只有514万户,中国总共有4.9亿户,中产在人群里占1%。

这已经是金字塔顶点的人了,如果他们的孩子继续没未来,其他人趁早了断算了。

这已经不是讲道理了,这简直就是传播焦虑了。

中国新富起来、却还没成为巨富这些人,最大的问题不是没有生产资料,而是太过追求确定性。

这种对确定性的极致追求,最后形成了两股力量,以海淀妈妈为代表的鸡娃派,还有以山东老铁们为代表的“考公派”。这里只是笼统地说,不代表其他地方的爹妈不鸡娃,也不代表其他地方的家庭不考公。

客观公允地讲,富裕家庭孩子确实在社会竞争中占据很大优势。

比如B站的很多UP主,家里有钱,也没好好学习,考了个垃圾学校,毕业后也不去找工作,到处溜达,搞点费钱的爱好,顺便拍点视频,一不小心成网红了,更不用去上班了。这些人在成网红之前可能很多年都没收入,纯靠家里养着。

此外最明显的就是开饭店,毕竟绝大部分人提到“创业”,就是去开饭店。很多倒闭的饭店其实并不是他们选错路了,单纯是因为资源不够他们死扛三年。

大部分行业都是一样的,都需要经历很长时间才能过了“盈利折返点”,如果家里能帮一下,可能结果完全不一样。

这也是为啥这两年出现一个词,叫“江浙沪独生女”,说的就是那些家里有一些钱,能给孩子足够的支持,让她在一个相对轻松的氛围里长大,不用为了各种琐事闹心。

说到这里,又想延伸一下,我们这个社会到底存不存在相对稳定的代际传递?

其实跟大学里的老师们随便了解下,大家就能知道一个现实,这些年名校主力一直都是传统“铁三盘”和大城市白领家庭的小孩,还有少数偏远地区的高天赋孩子。

“铁三盘”就是“医师公”。比如教师这个群体在中国总人口中占比并不高,但是他们的孩子在高考中上好学校的占比却很高,可能受父母耳濡目染,多少有点影响。

其次是公务员家庭,占比也很高,可能工作相对没那么忙,有很多时间陪孩子。

医生家庭相对来说差一些,可能医生们工作太忙,疏于教育,但是依旧比他们这个群体在社会里占比高得多。

而且医生家庭是“子承父业”概率最高的一个行业,当然了,这个是良性的,跟“三代烟草人”不是一码事。全世界所有正儿八经的国家医生都呈现家族式,医生后代不一定全去做医生,不过确实做医生的概率高得多,也可能是耳濡目染。

再往深处想想,这三个群体本身就是这个社会受教育程度比较高的群体,他们的后代从概率角度讲确实是占点便宜。也就是说两个中等偏上资质、整体差不多的孩子,出生在医师公家庭可能长期就会积累优势。

但是“医师公”的孩子毕业之后又重新陷入了危机,因为他们的父母都在相对封闭环境中生活和工作,并没有教会太多社会经验。

大家在这个逻辑上再深入思考下,就懂了为啥会有“海淀妈妈”这么一群人。

海淀妈妈们绝大部分都是顶级做题家,从小一路开挂,重点高中重点大学,毕业后进大厂、进外企拿高工资,过一些年,确实混成了月薪三万以上的中产或者网友说的“伪中产”。

但是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满意吗?

能满意有了鬼了,他们盯着的不是普通人,是他们同学里那些一年赚几百上千万的。你可能纳闷,这个世界上就有那么多高薪的?本来没有,但是在一线城市,在各个名校,几乎每个班都有,这些人成了同学的噩梦,成了他们使劲折腾孩子的动力。

海淀妈妈们通过学习改变命运,但是觉得改变的依旧不够多,路径依赖觉得是学习依旧不够好,所以往死里逼孩子。

不过这两年明显开始降温了,主要也是因为学历贬值,让家长们重新思考把孩子的整个童年砸进去,换一个越来越贬值的东西到底值不值。学区房暴跌也是这个背景。

此外刚才提到了,“生产资料”传递下去是很难的,毕竟这个世界上能持续赚钱的东西并不多。但是江浙和广东那边确实有那种几代人都在做买卖,除了历史上比较特殊的那段时间,他们一直都比较富裕,甚至特殊那几年他们比较惨,一放开又重新起来了。

大概率是跟一些有用的“心法”有关,比如从小教育孩子发掘稀缺性,把一个地方不值钱的东西搬到另一个比较缺的地方卖,还有一些讨价还价技巧,观察别人微表情等等。而且父母平时讨论问题,类似分析别人说的话,讨论明天进货多进点啥,这些都会潜移默化影响孩子。

更重要的是心理素质,比如从小锻炼孩子不太在意面子等等,其实这个特别关键,绝大部分人最大的问题就是脸皮太薄,严重影响了潜力发挥。大家可以参考任正非的一句话,他说他创业开始的时候,面子就喂狗了。

文章就写到这里吧,文末总结几句:

1、就别纠结什么“生产资料”了,长时段来看,没几样生产资料能跨越代际,甚至大部分生意赚钱都只有短短的几年时间。

2、高学历高净值家庭在很多方面对于普通家庭都是有一定优势的,这个没啥可说的,不过整体也有限,智商遗传不稳定,绝大部分人的赚钱套路也不稳定,只能是给孩子提供一个相对宽裕的环境。

3、如果有什么真正可以稳定遗传给下一代,那肯定是你自己的生活习惯和父母们的思维方式。孩子跟你一起生活十几年,你的各种优点缺点,都会慢慢传递给下一代。这就是为啥说女孩年龄越大越像妈,儿子年龄越大越像爹。

4、社会在长时段来看还是倾向于奖励那些积极上进、肯努力、运气好的人。观察美国这样的成熟社会,社会固化一直在提,整体也没大家想象得那么固化,现在美国顶级的那些富豪,比如贝索斯那种,绝大部分出身中等家庭,真二代并不多。咱们社会还早,也没必要纠结出身什么的。


站务

  • 观网评论4月爆款文章↓

    4月初,美国财长耶伦访华,一时间“中国产能过剩论”被炒作起来,观察者网专栏作者陈经从“三个美国女人”的独特角度,阐释了中国产能包括新能源产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还对美国政......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