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金瓶梅,而是西厢记,黄在脑子里——解读西方社会的贪腐本质

人说《金瓶梅》是天下第一淫书 ,这说法肯定是不对的,《金瓶梅》的绝大部分内容写得都是普通人间社会的人情世故,其笔法老辣,直击人心。极小部分才涉及情色,而且若评天下第一,肯定对我中华古典文化修为不够。与之相对照《西厢记》,虽登得上大雅之堂,在骨子却是黄得很,此处没有任何贬意,人有七情六欲这是天经地义,况且文字功力的确优雅之至。《西厢记》完全证明了大脑才是人体最大最好最重要的性器官。只可惜,绝大部分人对这部中华瑰宝误解太深,如同绝大部分人对西方社会的理解。也一样,许多人也误读《金瓶梅》,只因身在此山中。

500

西方社会是不是贪污腐败的社会?这个问题是个大哉问,简单而言,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这个人的悟性,这是老天爷给的礼物;或者悟性不够,则靠教育和学习来补;哪怕这个人的悟性再高,说到底也是取决于这个人所处的社会阶层和个人阅历。一个普通的留学生,哪怕在美国名校念了几年书的人生体验,对比于一个在美国西方社会已经扎根几十年、在职场打拼到大企业的中高层,并且有孩子参与到种种的社会教育体系之中,而非仅仅是高等教育,这样的对西方社会的认知,当然是完全不一样的。最最重要的是,要有批判精神,敢于否定自己的精神,这不光光是要对中国,也是要对世界。说白了对这个问题真正感兴趣的人,而不是要寻求某种情感上的共鸣,他所关注的是,他能够所认知的真相,而这真相比立场更重要。在我人生的这个阶段,先说结论,西方社会是不是一个贪污腐败的社会?从社会结构而言,它是下梁很正,而上梁很歪。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坦率而言,对任何一个来到西方发达国家的普通人而言,他们是感受不到社会的腐败的。这腐败指的是,譬如在封建社会里,所有有权力的人,有了哪怕是再小的权力,也必须要用这个权力为自己捞好处。“宰相门前七品官”,要办事,各个层级都要有好处,上上下下都要用银子打点。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封建社会里的普通人,当然觉得很烦。但不幸的是,它的制度设计就是这样。

与此相对应,在西方的发达社会里面相对简单很多,普通人的生活都是用钱搞定。一定程度上,国外的权力关系已经全部用金钱来代替。所以对普通人的生活就简单很多,第一,没法行贿,别人也不收;第二,也没法受贿,别人根本也不送。所以当年,我们高中的校长就宣称,这个社会不是权力社会就是金钱社会,但金钱社会要比权力社会好。老校长的说法有道理,但是他还忘掉了一个类型,就是权力和金钱勾结的社会,这才是最恐怖的社会。

在西方社会公司里上班,公私的界限是非常明确的。首先,上班的社交圈和下班的社交圈是基本上不相交的;不像中国,经常是混在一起的;其次,它对金钱的管理是又简单又直接的,基本上看不到有人把公家的物品拿回家用,除了某些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人。大概算有点公私混用的情况,就是商务出差时,旅馆的积点和飞机票的积分,可以用作私人旅游之用。但据说在德国的政府,这样的行为也是被禁止的,但是在美国,我看到所有人都这样干,这算是一个在道德上的灰色区域吧。

这样的黑白分明,会让人觉得特别舒服,这就是明确的与公司的行为就是一个金钱交易行为,不存在什么忠诚度的问题。员工对自身的每一个利益都会很在乎,反正是丑话说在前头,你不说你放弃了就没有了,也没有人会特意惦记你,事后会给你补偿。譬如,这就好比西方人谈恋爱的时候,基本不会把自己投入很深,双方保持适当的距离,甚至夫妻之间也分开算账,好处就是大家缘分尽了,分手时候也很少看到人会要死要活。中国人的传统爱情观念则是不一样。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上面说的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在西方社会的上层,腐败程度是令人瞠目结舌的。这让刚刚踏入西方社会的普通留学生们看不到,也想不到。这里面有几个层次的问题。

500

西方社会的妙处是把腐败制度完全法制化,它把一种本质上的贪污行贿,完全合理化,而且层层包裹,让受贿者心安理得。举个例子,我所敬佩的现在拜登政府中少有的人士,财政部长耶伦耶奶奶,她的上一个职务是FED的主席,而在两个职务的空窗期,接受了许多商业机构的演讲,一次演讲两个小时,收费就是几十万美金。说白了,这钱商业机构送出去,难道就是这么干净?她的公开的发言就是这么真金白银?这里面就是一种利益交换。只是它被规范化了,把它放到台面上来。另外一个例子,就是美国的名校的录取制度,那些富人们完全用种种手段,把自己的小孩塞入名校,不然小布什总统是怎么上的耶鲁?还进了骷髅会?且不说像布什家族这样的名门望族,就是一般的小资本家也在玩这样的游戏。譬如,名校的录取中都有许多小众体育的特招生,譬如骑马,养一匹马有多贵啊,一般人一个月的工资可能也就够买几车胡萝卜吧,还要教练、还要场地,这就是很文明地很优雅地把普通人家的聪明小孩的受教育的机会给“贪污”走了。

在西方社会类似的例子多了去,只要你有一双不带偏见而且有批判精神的眼睛。我在美国大公司混迹多年,我可以很放心地说,在美国公司要快速升迁的捷径和中国是大同小异,一要自身努力,二要靠命,说到底是看你站在哪个团队里,基本上都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否则则只能熬年资,看看天上是不是会掉下一个馅饼砸到头上。当然最大的不同是,在中国社会你跟对了老板,跟老板成为兄弟或姐妹,你做得再烂,只要忠心,老板总会罩着;而在西方社会,你跟对了老板还不够,还要为老板创造价值。所以在西方的公司里,我也看到了太多的例子,老板提拔了一批亲信,也因为亲信不能发挥效用而亲手砍掉的故事比比皆是。

言而总之,上梁很歪,但是白手套很多。

 

看山又是山,看水又是水

500

有位学者去了英国,他的体验是西方的教育体系分两种,一种是遵守法律的人,一种是制定法律的人。这个说法其实很精辟,在八零年代就有这样的看法很了不起。制定法律的人一定程度上就是那种无法无天,视法律无一物的人。这样你才能理解英国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鲍里斯·约翰逊这样的一个人物。他是贵族出身,是伊顿公学牛津毕业,从政前从事媒体专业。一方面装得十分亲民,以搞笑形象穿得邋里邋遢,头发也不梳。而在疫情期间,他一方面颁布法律要老百姓遵守隔离法案,而他自己和阁员们开Party,天天晚上喝酒聚会,根本不把自己制定的法律当回事。你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会在乌俄战争有和平希望的时候,会出面去阻止泽连斯基,让他继续打下去,视乌克兰老百姓生命如涂炭。英国的所谓贵族教育就是培养出这种人,你真的希望你家的小孩是这样的吗?套用我们中国人的说法,有了这样的孩子都是伤了阴德的,怎么可以忍心那么多人就白白地去送命,祖上的功德都被他们毁了。

我们也必须加以肯定的是,西方的统治技术确实有高明的地方。譬如在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同样是殖民者,日本人就满街的找花姑娘,而英国人在香港就像样得多。当然也根本看不到他们背后干了些什么。如今多亏了有信息世界的发达我们才能一窥真相,譬如英国皇室的种种丑闻,譬如爱泼斯坦的萝莉岛事件里面经常光顾的嘉宾,不光有克林顿,英国皇室梅根的小舅子,甚至还有四肢瘫痪的科学家霍金,大家玩得都很嗨啊。

相比而言,我们的土豪就玩得比较粗糙。什么海天盛筵之类的,就在众人的眼皮底下。不过这也是我们社会的优点,套用鲁迅的话说,“中国的坏”是比较浅显的坏,如同浅浅的小溪,大家都看得到;而外国统治者的坏,则高深很多,根本看不透。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其实是褒义

为什么说“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这句话是褒义?其实并不是要认同这种说法,而是说相对而言,在一个社会里比较起来,上梁不正,下梁也不正,而至少下梁正了对普通老百姓而言也简单很多。

我们东方社会对“高薪养廉”的理解是错的。我们往往把它理解成是对政府官员的高薪养廉,但更加重要的是对社会的中产,尤其是对社会的下层高薪养廉。这样形成的一种制度就是下层捞不到钱,时间久了也不会捞钱了。对社会的上层没有必要高薪养廉,他们的眼中是家国不分的。所以你看得到蒋经国很廉洁,李光耀很廉洁,他们当然很廉洁了,家国天下,连国家都是他们的,他们根本不会在乎这些小碎银。“高薪养廉”只是对社会中上层这一个阶层才有用。

这里也必须肯定资本主义社会虽然对上梁管理很无效,但是对下梁管理很有效。因为都是私有财产了,大家互相都看着自己的钱包,狗咬狗一嘴毛,让他们斗来斗去,自然监督,社会就清廉了。这用西方的一句谚语说,“让狐狸来看管鸡窝”。当年小罗斯福总统就用这一招管理好了美国腐败横行的金融市场,他居然用了以在市场投机倒把著称的商人做证监会主席,而这人做得卓有成效,真把一帮奸商给管住了,让奸商管理奸商小罗斯福的确有手段。而这个证监会主席就是肯尼迪总统他爹。

500

本文由公众号:【明州花公子】(ID:yuqihua_578)原创,喜欢我就点击关注我吧。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