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把火,给美国舆论机器CPU干烧了

大家好,我是乌鸦。

2月25日在以色列驻美大使馆门前自焚身亡以抗议美以在加沙进行种族灭绝的25岁现役美空军亚伦·布什内尔,以身证道,成了近期震惊世界的事件。关于这位义士的生平简介、抗议行动本身和以后的价值、意义,这两天想必各位也听了、看了不少了,今天乌鸦来谈谈这次自焚抗议事件发生后,也许更加值得细品的一些状况。

500

1

相比于“阿拉伯之春”导火索——突尼斯小贩自焚事件(2010)中西方主流媒体报道的连篇累牍和明确的导向,此次事件后,这些“专业”、“客观”而且“敏锐”的大媒体,报道分析突出一个缓慢和低调。以至于在英国媒体报道此事时,有不少英国观众/读者误以为美国媒体尚未报道,还感到奇怪。

500

英国天空新闻电视台报道下方的评论区,

高赞评论误以为当时没有美国媒体报道此事

如何做到“低调报道”?显然我们并不需要什么新闻专业知识,也明白首要的是在标题上做文章。

正常一则报道,标题最好是能以最高效的方式聚合“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诸要素(因为是“新闻”,时间要素反而可以选择弱化),而在西方主流媒体对这次自焚抗议事件的第一批报道中,标题基本都只有“地点人物结果”三个要素,即《某人在以色列使馆自焚》这样的表达,最多会加一个“空军”或“现役空军”的人物身份。

各位看出问题了吗?“起因”,它们不约而同地忽略掉了这个因素。

500

4家主流媒体的报道标题:(按四象限顺序)路透、纽约时报、CNN、华盛顿邮报

其中纽时的标题最为极品——《警方表示:一男子在华盛顿的以色列使馆外自焚》

在周一也就是26日,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的报道中,还这样表达:“截至今晨,NPR尚无法独立证实此人(布什内尔)的(自焚)动机。”(NPR was not able to independently verify the man's motives)

WTF?到了第二天你们居然还能说出“我们不知道起因”?

我们回顾一下布什内尔实施自焚前,在直播镜头中对自己这种选择“起因”的明确描述,也是他的“遗言”:

500

“我将不再参与种族灭绝,我即将采取极端的抗议行动。但与巴勒斯坦人民殖民者手中的遭遇相比,这一点也不极端,这就是我们的统治阶级所认定的正常现象。”

随后他点燃航空汽油并多次高喊“Free Palestine”直至倒下。

以西方各路主流媒体的“专业水平”,他们当真可能对这些一无所知吗?

500

或许正是因为他们“足够专业”,才能集体性采取最有效的方法来规避“起因”这个因素

实际上,因为布什内尔在直播中的话有非常多的政治标签,标题想要体现自焚事件的原因本来是非常容易的。但在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标题中,最能直观表明布什内尔行为原因的三个关键词——“加沙”(Gaza)“种族灭绝”(genocide)乃至“抗议”(protest)字样均未出现。

报道正文的内容当然要比标题更加详细,但西方媒体人们也是花了心思的,大部分(首批)报道中没有录入布什内尔自焚前在直播中的话(美国主流媒体对这段话的首次公布应该是在CNN的电视节目),当然,更不会录入布什内尔生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那段带有“体制批判”色彩的留言:“如果我生活在奴隶时代会怎么样?是在吉姆·克劳法下继续受种族压迫?还是被种族隔离?如果当前我的国家正在实施种族灭绝,我该怎么办?”

500

有的美国博主都在调侃:“美国主流媒体的报道标题,还赶不上西班牙的体育报纸(指马德里的《马卡报》)的信息全面啊!”

500

《马卡》历史地位飙升的一贴——

《美空军在以使馆自焚为巴勒斯坦发声:

“我不会再当种族灭绝的同谋”》

除此之外,报道内容中还有些巧妙的“曲笔”安排,人家布什内尔明确表示在抗议“对巴勒斯坦的种族灭绝”,但不少报道中,巧妙地将他的抗议转化为“反战”,是在抗议“哈以战争”(Israel-Hamas war protest)

比如美联社:

500

维基百科也将“亚伦·布什内尔自焚事件”词条列为“在美抗议哈以战争活动的一部分”(词条正文则没有任何提及“哈以战争”的内容):

500

2

而比这些挖空心思想方设法进行的“低调处理”更可悲的是,美国的“主流舆论”很快发现了更狠的应对办法——干脆抹黑亚伦·布什内尔这个人

其实不少人都已经分析过了,布什内尔这次自焚抗议行动,做得已经是非常冷静,避免留下被攻击的把柄了。比如他未采取任何攻击行为,除了自己没有伤害任何人;在直播镜头前非常清晰地公布自己的身份和行动的原因;未直白地反对美以政府和制度等。但毕竟死无对证,主流媒体想搞你那怎么都是能搞的。

其中的一个方向就是给你贴一些在美国“政治不正确” 的标签。华盛顿邮报这篇尤为典型。

500

标题为《自焚的空军在宗教场所长大,有无政府主义的过往》。显然,这样的标题在强烈暗示布什内尔的行为可能受到极端宗教和极左思想的影响。

其实华盛顿邮报这篇文章的正文内容,并没有标题这么唬人,不过就是讲了讲布什内尔的生平而已,也许作者自己也明白,想在一整篇文章中把“极左”和“极右”安在同一个人头上实在有点难度吧……

更好用的泼脏水帽子,则是“精神问题”。虽然布什内尔自焚前充分展示了自己的镇静,但这丝毫不妨碍大媒体们对他的精神状况做出种种“猜测”。

《国会山报》在这一期视频封面,公然打出了“英雄还是精神病?”的标题:

500

相比于这种攻击性过强容易招来反效果的表达,有一些媒体就表现得聪明多了。

我们来看看MSNBC对此事的视频报道是怎么操作的。

前面还挺正常,就是对事件的报道,画面也在播报员和现场镜头之前互相切(顺带一提MSNBC的说辞也是“抗议哈以战争”),然后话锋突然一转:“如果你发现有人有心理健康风险,请及时拨打预防自杀热线XXXXX……”

500

500

这在暗示什么,还用多说吗?你还没法跟它杠。人家新闻里也没说你可能是精神病啊,报道内容“公平客观”,我就是提一嘴让观众关爱心理健康、防范自杀风险不行吗?

这招显然是更好用,不少西方主流媒体都开始用了。咱们前面提到华盛顿邮报的那篇文章,中间也给你插一条预防自杀热线的“小贴士”。

500

另一家媒体《新闻周刊》,现在则会在每一篇有关布什内尔的文章文末附上预防自杀热线的信息。比如下面这篇文章只是关于美国左翼议员伯尼·桑德斯对布什内尔事件的评论,内容跟布什内尔本人其实无甚关系,也要附上这么一段……

500

此情此景,这让我想起了之前在写西方各国驻外部队残杀当地平民的文章中,曾经去看了这样一个案例。

2012年3月11日凌晨3点,驻扎阿富汗坎大哈的美陆军上士罗伯特·贝尔斯离开营地,闯入附近两座村庄,先后开枪射杀16名阿富汗平民,包括9名儿童和3名妇女。

这,就是著名的“坎大哈屠村事件”。

此后,在阿富汗民众的强烈反对之下,美方仍将贝尔斯送回美国关押受审。

500

审理一直到第二年6月才结束。

这中间一年多,美国主流媒体对此人进行了大量的舆论洗白

就在贝尔斯屠杀暴行发生后一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惊天地泣鬼神的洗白奇文。

文章称贝尔斯是一个“尝试做正确事情、令人喜爱的年轻人”:

朋友说他“受欢迎”,战友叫他“好士兵”,他是妻子眼中的好丈夫,孩子心中的好父亲。

邻居看了他暴行的消息,都说:“那不是我们的鲍比,他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才这样的。”

500

同一天,美国广播公司(ABC)也说贝尔斯“并非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他们丧心病狂到什么地步呢?回头去翻纽时从当年3月17日发布报道以来,三天时间内,就这一家媒体,密集发表了10篇相关文章,除了两篇纯资讯报道,另外8篇全部是从各个角度给贝尔斯开脱洗白

500

你要是真点开文章细读,你会发现好像内容也没那么逆天,但是,标题往往代表着媒体想要引导读者去往的方向。这些文章的创作,无不为了证明在阿富汗屠杀平民的贝尔斯本性不坏,只是压力太大,怪你就怪那些该死的战争。哦,你还不能提这些“该死的战争”是哪个混蛋发动的。

同样是对美国军人,对自焚明志的英雄,它们掘地三尺、无中生有也要找出他的黑点来;而对于滥杀无辜的杀人犯,它们绞尽脑汁、没活影整也要挖出他一点闪光点来。也许,英雄和罪犯,终点都是被归为“精神病”,这也许也能算一种“公平”?

3

之前其实乌鸦有不少朋友,并非出于反驳或者杠的因素,向我真诚地肯定过西方主流媒体的“公平客观”,他们如此判断的依据是:它们会列出各方面的说法,不会忽略正反两面的观点。

而从这次的事件报道评论,我们且不说前面提到的“标题的引导性”问题,咱来看华盛顿邮报网站上的两篇“对立”的评论文章。

500

一篇题为《自焚不是政治抗议的表达手段我们不应为之庆祝》,另一篇为《同样是自杀抗议为什么有的是英雄有的却是疯子》。

后一篇中提及了很多中文媒体中提到的对布什内尔和“阿拉伯之春”自焚事件的“双标”问题,看起来是为布什内尔说话了。好了,看起来邮报这是公平公正,让正反方辩手都上场辩论,各显其能。

500

但实际上呢?前一篇文章那是毫不留情地批判布什内尔;后一篇却相当拧巴,虽然说到了“双标”问题,又批判布什内尔的政治主张“极端、荒谬、愚蠢、找骂”,末了来一句“虽然他的行为不对,但是这个美国也要反思啊”来和稀泥。

敢问这正反辩方对等吗?

这种“技巧”乌鸦之前介绍已故国际主义记者弗尔切克时,就曾经提到过。边芹老师的著作、中国不少学者接受西方媒体连线采访时的遭遇,都给过我们证明:正反双方确实都出场了,甚至都说话了,可那就意味着“公平客观”吗?

500

以《自焚不是政治抗议的表达手段我们不应为之庆祝》为代表,有些美国人反对布什内尔的一个原因是:这外国人的事,你扯美国干什么。

这恐怕跟现在还存在于不少美国人脑中的几种观念有关:其一,不知道美国对以色列的实际支持力度;其二,知道美国对以的支持,但觉得支持得对;其三,知道这些,但不认为美国应受指责。

这连“共轭父子”的英国网友也疑惑不解:

“美国人居然嘲讽布什内尔,老美也太奇怪了吧。”

500

有人在回复中用美国人引以为豪的“上帝选民”来阴阳:“天龙人是这样的。”

500

但最近的消息,显示布什内尔可能不是认为美国“间接”帮助以色列种族灭绝,而是直接参与了。这些消息由《纽约邮报》(注意纽约邮报是偏右媒体,真实性自辨)披露,称布什内尔的朋友说“(布什内尔)告诉我,我们在那些隧道里有军队,美国士兵参与了杀戮”,“(情报)出现了美国军方参与种族屠杀的情况”。

500

500

当然,这个所谓朋友说法真实性待考,不过我们不妨看看其他主流媒体是怎样“转述”纽约时报这篇报道的。

国会山报这期节目的标题是这样的:

《纽约邮报报道:朋友声称,亚伦·布什内尔有内部机密显示美军正在加沙作战

500

它还特意标注了来源——纽约邮报,它真的严谨我哭死,但是你们媒体之间这颗粒度没对齐啊:人家原文明明白白写的“killing”“genocide”,怎么到你这就“fighting”了?可以说是把避重就轻发挥到极致了。

500

说破大天,正如布什内尔自己说的那样,说我极端,跟加沙人民受种族灭绝的情况相比,这也算极端?

要知道,去年12月就已经有美国人在以色列驻亚特兰大领事馆门口,拿着巴勒斯坦国旗自焚抗议,而这位女士至今没有报道提到过她的姓名。很可能布什内尔这次事件的策划,是吸取过亚特兰大自焚案教训的。即便如此,他也躲不过恶意的编排。

他不“极端”,行吗?

500

参考资料:

The Humanist Report:Media’s Tone Deaf Coverage of Aaron Bushnell’s Death Omits Crucial Context

天空新闻:US airman who set himself on fire in front of Israeli embassy in Washington DC dies

华盛顿邮报:Airman who set self on fire grew up on religious compound, had anarchist past

纽约邮报:US airman Aaron Bushnell claimed to have classified knowledge of US forces fighting in Gaza tunnels on night before setting himself on fire: pal

新闻周刊:Bernie Sanders Breaks Silence on Aaron Bushnell Self-Immolation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