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清逆贼到扶清大将,刘永福的黑旗军,为什么会被朝廷招安?

500

黑旗军

近代清朝和列强之间爆发的直接战争,唯一打赢的一次就是中法战争,这次战争和以往不同,清朝依靠的乃是反清的刘永福黑旗军。说起刘永福,他是可以和李定国齐名的民族英雄,李定国在明,刘永福在清,二人都是反朝廷的农民义军出身,但在民族危亡面前,毅然接受朝廷招安,并忠于自己的国家,愿意扶大厦之将倾。今天就来了聊聊刘永福是如何从“反清逆贼”到“扶清大官”的。

一、逃亡外国的“逆贼”

刘永福,广西钦州农民出身,1857年加入天地会,立志反清。但义军内讧,刘永福险些送命。此后刘永福不断辗转在各种反清组织之间。1866年,刘永福在广西靖西拉起了一支200多人的队伍,以黑色七星旗为旗帜,黑旗军初建。

1867年,刘永福独立,面对大陆各路起义的失败,刘永福决定率队伍进入越南,谋求发展。此时越南正在内乱,退入越南的队伍,除了刘永福部,还有黄崇英部。刘永福分析越南局势后,决定站在越南国王一侧,成了越南半官军,而黄崇英则成了越南反政府武装,成了土匪。

500

反清组织

刘永福入越后,替越南王清剿了一批盘踞在中越边境的不安势力,1868年4月,越南王封刘永福为百户,这样,刘永福就有了越南官方身份。

二、成了越南官军?

刘永福成了越南官军后和黄崇英的矛盾越来越大,1869年,双方正式交战。黄崇英败退,根据地保胜(老街)被刘永福占据,黄只得向中国方向移动。结果在1870年,黄崇英又遭到广西将军冯子材的堵截。在刘永福、冯子材似有默契的配合下,黄崇英部被全歼。冯子材为了感谢刘永福,特意赏赐刘永福五品蓝翎功牌,而且当时的广西巡抚徐延旭在《越南世系表》中说“刘永福来降”、“改邪归正”,可见在地方层面上清朝官僚已经认为刘永福不再是威胁。刘永福的事迹也被上报到中央,刘永福就这么半为通缉犯、半为越南官军的身份驻扎在北越。

500

《黄飞鸿之凌云壮志》中的刘永福

1873年11月,法国总督安邺攻占河内,越南王求刘永福出兵帮助。刘永福自驻地保胜星夜疾驰,翻过宣光大岭,骤然出现在河内城外,致使安邺措手不及,河内光复。12月,在纸桥之战中,刘永福更是阵斩安邺,刘永福和他的黑旗军一跃成为越南抗法主力,一下子成了中越两国的英雄。刘永福成为越南王的救命稻草,1874年,越南王封他为权充三宣副提督,自此刘永福就成了在越的中国高级将领。

1879年2月,刘永福又替越南王剿灭了李杨才(原本是冯子材部下,后来叛逃至越南割据,积极联系越南政府的反对派,是越南王的心腹大患),越南王实授刘永福为三宣副提督、赐予其土地和活动范围,至此刘永福在越南有了自己正式的根据地。

500

法国侵略军

三、清朝内部争论

纸桥之战,让洋人大为震惊,这是洋人入侵东方以来,第一次在正面战场被中国人击败,自此刘永福成了洋人的眼中钉。法国通过威逼利诱的手段逼迫越南断绝刘永福补给,并围剿刘永福。加上刘永福本身就是中国人,越南王也怕刘永福做大,所以对刘永福的态度趋于冷淡。在洋人入侵、国家危机和个人生存危机面前,刘永福终于放下包袱,开始正视和清朝的关系。

1881年,刘永福向清朝上奏,希望回乡省墓,以此试探清朝的反应。当时的两广总督张树声了解刘永福战绩后,认为他是有家国情怀的人,遂积极联系中央招降刘永福。张树声是两广最高长官,他说刘永福“系情中国官职,蓄志来归”,他的话对清朝中央有很大影响。在中央,以张佩纶为首的官僚认为可以招降刘永福来反法;而以李鸿章为代表的一批人则认为刘永福土匪习性不改,不过是穷途末路之下的诈降而已,“土寇伎俩耳”,且他们战力不强,无法抗法。

500

李鸿章

在中央陷入争执过程中,法国加强了对中南半岛的侵略,在一线的两广官员敏锐察觉到了危机,遂搁置中央异议,开始或明或暗地支持刘永福抗法。比如广西巡抚、正白旗的庆裕就给予刘永福军火、补给;两广总督张树声、张树声的继承者张之洞、云贵总督刘长佑等,都让官军给刘永福提供方便,“驾驭刘永福使为官军犄角”。

李鸿章的幕僚薛福成也极其赞同招降刘永福,他曾大赞刘永福“辅积弱之邦,纠散旅,撼坚城,抗方张之强敌而不栗,伟哉刘永福,盖豪杰之士也”。他极力劝说李鸿章授予刘永福官职、发给饷银,在外交层面还要“始终当以全力护之”。随着法国侵略的加剧,清朝内部大部分人都认为刘永福是可用之才。曾铁血镇压过金田起义、云南回民之乱的官僚岑毓英,对百姓造反是极其厌恶的,但在民族危机加深这种背景下,也极力上书表明,“刘永福断不宜逐”。

可见在国家危机面前,清朝部分官僚还是能放下阶级仇恨的,不管刘永福以前是否要反清复明,在洋人面前,他依旧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是大清国民。

至1881年,光绪帝接到了庆裕的报告,声言越南局势已经极其危险,如果清朝再不干涉,越南外藩将要沦陷,云南、广西等内地将成为洋人的下一个目标。此刻清廷发的上谕,终于出现了招安刘永福的字样:“该抚尤当加意慎密”。但清廷对他还是存有戒心。

500

法军

1882年8月,清朝正式下旨让云贵总督刘长佑招安并强调一定要保护刘永福,“刘永福一军,果能始终扼扎,越南尚可图存”,“如能保护北圻,即以固吾疆域”。一个过去的“反贼”,现在已经成了事关清朝西南半壁安稳的国家柱石了。

四、成为官军

1883年8月,法国和越南签署了《顺化条约》,越南朝廷成了洋人的朝廷。清朝分析越南政府已经不能指望,只有刘永福的黑旗军“捍卫北圻,究为彼所顾忌。倘能统率义兵,出奇制胜,恢复河内要区,于大局尚可补救”。于是朝廷正式下旨,如果刘永福攻下河内,保全北圻,清朝可以全面提供后勤、军火并不吝赏赐。但为了避免刺激法国,让法国误以为刘永福是中国派到越南的军事顾问,所以清朝的圣旨中都将刘永福称为“越官”。

1884年4月,随着黑旗军在北圻等地屡败法军,刘永福的地位更加重要,于是清朝方面开始将之收编为清朝正规军。清朝派岑毓英不断接济黑旗军,并询问刘永福是否愿意“率众来归”。刘永福毅然同意。至此反清复明的黑旗军成了西南扶清的重要力量。

在收编黑旗军后,7月6日,光绪帝正式下达了对法宣战诏书,诏书有理有利有节地回顾了中越宗藩关系、中国对越南的保护义务、法国侵略越南和中国台湾等地的罪行,同时正式宣布收编刘永福,以粤海关关税为刘永福军费,助其恢复河内。当圣旨传达到刘永福处,刘永福“叩谢天恩”,其麾下黑旗军将领都被赐予了游击、都司、守备、千总等官职,刘永福更是被赏了“伊伯德恩巴图鲁”称号。

500

刘永福

文史君说

至此,黑旗军终于从人人得而诛之的“反贼”成了国家仰仗的民族英雄,黑旗军上下也光宗耀祖。被招安后,刘永福在国家危难面前,真的放下了个人成见,同明末李定国拯救大明一样,刘永福对清朝也算是不离不弃。越南沦陷后,黑旗军又在台湾参加甲午战争、反割台斗争。清朝放弃台湾防务后,黑旗军成了防台主力。在彰化一战黑旗军付出巨大伤亡,主力基本丧失。独木难支之下,刘永福撤回厦门,黑旗军自此也消声匿迹。

参考文献

廖宗麟:《中法战争史》,天津古籍出版社,2002年。

刘悦斌:《刘永福接受清朝招抚略论》,《钦州学院学报》2018年第6期。

(作者:浩然文史·紫橘)

点击「浩然文史」阅读原文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