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是一位精致的政治玩家

许家印是一位精致的政治玩家

 许家印无疑是中国历史上对社会危害最大的害虫,没有之一。他的贪腐规模超过和珅,后果比和珅严重,社会影响恶劣,几十万购房客欲哭无泪,坑惨了无数供应商和承建商,他转移到国外的巨额资金极难追回,他的国外巨额借款还要由国家支付,最终其实会分摊到每个老百姓头上。

 许家印造成的2.5万亿的债务意味着中国在战场上被敌方击沉86艘航空母舰的经济代价,远超过二战总共损失的44艘航空母舰,可以说是经济战场上由许家印造成巨大损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2.5万亿的债务大厦不是一天盖成功的。这是一项浩大的系统工程,需要有人为它宣传造势,有人为它打开金库,有人为它送来AAA,无保留意见报告书和特殊政策,有人把“慈善家”,“企业家”“全国劳模”的光环送上门,有人把说真话的爆料者赶出去。当然主角永远是超级影帝许家印,他的演技一流,能把假话说得比真话更逼真。他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更是超一流的政治玩家。

许家印的恒大公司不是投资失败,而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经济犯罪。他把公司注册在海外,在香港上市,在国内圈钱,把资金转移国外,把债务和烂尾楼留在国内。加上假离婚闹剧和信誓旦旦的“保交楼”骗局,许家印演绎了一个“精致政治玩家”的完美人生。

这些精致政治玩家最善于揣摩领导心理,见风使舵,最会玩弄先弃后取的手段,吃小亏占大便宜。他们善于钻政策上的空子,把国家政策变为自己发财的阶梯。

许家印在中国横行了二十多年,几乎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许家印是精致的政治玩家,我们没有改变许家印,许家印却改变了我们。

预售制房产制度是从香港引进的,香港“卖楼花”和这边的预售制存在根本区别。香港的“卖楼花”,本质上就是购房者预付了三成定金,后面七成的房价尾款则是现房交付的正常交易。所以,香港购房者充其量只承担了三成“楼花”的烂尾风险损失。而我们的购房者在房子造完前,已经全额贷款付按揭了,烂尾风险损失放大了两倍多。让人拍手叫绝的是,恒大竟然只盖了个小区大门,就拿走全部预付款。

许家印善于包装自己,他的所谓“慈善捐款”并不来源于自己的口袋,得到无数头衔和慈善光环后,便能得到许多好处如优惠的地价和贷款的便利。这才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许家印有了底气后,越来越肆无忌惮地踩政策的底线,大搞高杠杆和影子银行,以及所谓“内保外贷”把资金转移到国外。把风险和责任留给中国的银行。

许家印用骗来的钱过上帝王式的生活,还要继续把就自己宣传为“穷人的孩子”,以及创业时如何艰辛。

2021年9月10日,许家印在“恒大财富专题会”上明确表示,要确保所有到期的财富产品尽早全部兑付,一分钱都不能少。“我可以一无所有,但恒大财富的投资者不能一无所有”。

现在许家印光身子进了班房,也许一无所有,但是至少500亿人民币元以上资产已经转移到国外。加上23亿美元家族信托。而被恒大骗去的理财资金已经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说得比唱的好听是精致政治玩家的本能,在大会上许家印口吐莲花妙语连珠说道:

“扶贫济困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消除贫困、实现共同富裕是我们全社会的共同责任。”

他不知道正是许家印自己让买房客欲哭无泪,血本无归!他的“共同富裕”更是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言。

2022年9月12日,恒大会议室又拉起横幅,掌门人许家印再立“军令状”。半年前,类似的场面曾在同一地点上演过,但那一次,许家印食言了。

这次,许家印再立保交楼“军令状”。许家印强调,“我们要切实履行好企业主体责任,大干苦干,竭尽全力做好复工复产保交楼工作。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让业主满意,才能恢复销售、恢复运营,才能偿还各类债务,走出困境。”

这纯粹是一场滑稽戏,保交楼的关键不是口号,而是支付所欠工程款,你把该付的工程款付了,自然进度上去了,交楼指日可待,现在是恒大连设计费都拖欠,设计单位哪肯在竣工资料和报告上签字,设计单位不签字,你办不了竣工验收,你交个P房

其实,许家印玩弄的是“口号换时间”的把戏,为了有足够时间搞假离婚,把财产转移国外。

我们知道许家印在保交楼上说谎,他也知道我们知道他在说谎,但许家印还是把谎话继续说下去。

虽然许家印最终失败了   但其实他非常成功,至少,他已经独领风骚二十年,还当过“首富”。

现在,许家印的闹剧已经谢幕,但类似许家印这样的人物不会绝迹,他们将继承许家印的衣钵,把精致的政治玩家的演出继续演下去。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