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论述」有差异赖清德试水温?

  据台湾媒体报导,就在大陆渔船在厦金水域被台湾海巡署驱追而导致翻覆的事件延烧之际,民进党中国事务部主任吴峻鋕前日在一场由两岸及海外华人学者共同与会的线上讲座中,发表题为《民进党的诉求》的主题报告,介绍民进党的主张。对于当前民进党当局的两岸政策,吴峻鋕声称「台独党纲」「已是历史文件」,实质由一九九九年通过的《台湾前途决议文》所取代,并成为全党共识。二零零五年「修宪」已落实台湾「主体性」主张,即任何「修宪」都需经台湾地区人民「公投」决定。

  吴峻鋕还声称,民进党中国政策的最终目标,是要和中国建立互惠而非歧视、和平而非冲突、对等而非从属的关系。他引述赖清德在一月十三日的胜选演说内容,指「在对等、尊严的前提下,和中国展开交流合作」,也指赖清德将持续蔡英文路线,「务实地认定台湾已经是『主权独立国家』,没有另外再宣布『台湾独立』的必要,『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互不隶属。」

  又名吴振嘉的吴峻鋕的民进党中国事务部主任之职,虽然是由当时兼任民进党主席的蔡英文任命,但在蔡英文辞去党主席、赖清德补选、当选并出任党主席,对中央党部中高层干部进行大整顿之后,仍能继续出任中国事务部主任,这证明他也是赖清德所信得过的人,甚至已经被赖清德收编,以至已经加入「新潮流系」。——吴峻鋕的妻子、台北市议员简舒培,就是「新潮流系」的「流员」,并长期受到「新潮流系」的重点培养,先后出任「新潮流系」干将田秋堇的「立委」办公室副主任、徐佳青的台北市议员办公室主任,现为还是民进党发言人。

  吴峻鋕的这个「定位论述」,是在由环球两岸关系研究会、全球华人政治学家论坛主办,台湾中流文教基金会、上海东亚所赞助的两岸热点系列讲座上发表的,而点评人则为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研究员朱磊,因而被台湾媒体视为蔡英文上台将近八年来的首次「民共对话」。因而不排除这是民进党中央以至是党主席赖清德,利用这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机会,向大陆方面施放试探气球,释放赖清德在「五二零」就职讲话中的「国家定位」及两岸关系论述的定位,从而窥测大陆方面的反应。

  当然,不排除赖清德也是要籍此机会,向美国「试水温」。实际上,美国虽然出于其「围遏中国」的战略目标,支持民进党继续执政,但却始终对赖清德「台独工作者」的「独派」背景不太放心,担心其「台独」所为将会打破「不统不独,维持现状」的美国台海政策。因而赖清德在酝酿其「五二零」就职讲话的主调时,也得消除美国对他的疑虑。但问题是,倘赖清德按照美国的思维逻辑,在强调「拒统」的同时也声明「弃独」,就将必然会引发将其视为「台独金孙」的「独派」元老们的强烈反弹。因此,赖清德抓住「民共对话」的难得机会,让其心腹吴峻鋕,施放自己对「国家定位」及两岸政策的「试探气球」,侦探大陆和美国的反应。

  表面上看,吴峻鋕的这番「试水温」论述内容,是「蔡规赖随」,亦即将会继续实行蔡英文以「中华民国台湾」为体征的「B型台独」政策,这也与其在竞选过程中,尤其是在「胜选之夜」的那番谈话一脉相承。——据民进党内部流传,党内认为蔡英文的台海政策是成功的,既能维持民进党的「B型台独」原则,又能避免大陆方面发动「惩独战争」,这让美国方面颇为满意。因此,赖清德也将继续实行蔡英文的政策。

  而蔡英文的「国家定位」是《台湾前途决议文》,因而吴峻鋕在前日的主题报告也突出了《台湾前途决议文》,并采用了蔡英文有关「《台湾前途决议文》已经取代了『台独党纲』」的论述。不过,仍然有着明显的差异。那就是蔡英文在强调「《台湾前途决议文》已经取代了『台独党纲』」的论述时,是搬出了「后法优于前法」的法理学原则的,但吴峻鋕不知是刻意还是疏漏,没有提到「后法优于前法」的法理学原则,只是一味强调「台独党纲」已经是「历史文件」,实质由《台湾前途决议文》所取代,并成为全党共识。

  吴峻鋕的这个提法,变成了有「论点」,没有「论据」。因为说「台独党纲」已经是「历史文件」,实质由《台湾前途决议文》所取代,只是口头宣示,没有法律原则作依据,可以说是「人治」而不是「法治」的表现,难以服众。

  吴峻鋕为何避提「后法优于前法」?这可能是与赖清德与游锡坤、「新潮流系」与「正国会」「唔啱KEY」甚至是对立有关。这是因为,在民进党一九九九年「全代会」通过了《台湾前途决议文》之后,二零零七年游锡坤出任民进党主席时,主导「全代会」通过了《正常国家决议文》。这个《正常国家决议文》是「台独党纲」的具体化及细则化,等于是否定了《台湾前途决议文》。后来,游锡坤还成立了「正常国家促进会」(简称「正国会」),成为民进党内与「新潮流系」抗衡的大派系。

  此前,在蔡英文兼任民进党主席时,几乎是民进党每逢召开「全代会」,都有党代表连署提案「冻结台独党纲」。但总是被蔡英文以「后法优于前法」的法理原则,阻挡过去。当时,笔者就曾多次撰文评议,按照「后法优于前法」的法理原则,「毒性」更强的《正常国家决议文》,也已经取代了《台湾前途决议文》。后来,可能是连民进党高层也发现了这个「法理漏洞」,于二零一九年的「全代会」,由党主席卓荣泰主导通过了《社会同行世代共赢决议文》。按照「后法优于前法」的原则,算是「盖过」了《正常国家决议文》,但也「盖过」了《台湾前途决议文》。

  赖清德似乎是采用了「选择性取巧」的手法,为了强调《台湾前途决议文》,不认同党内派系政敌的《正常国家决议文》,而避提「后法优于前法」。但如不提「后法优于前法」原则,又无法证明《台湾前途决议文》已经取代了「台独党纲」。在无法可施之下,就只好抬出了「『台独党纲』是『历史文件』」的说法。

  当然,即使是《台湾前途决议文》,也是不折不扣的「台独历史文件」,只是因为其以「中华民国」的「外壳」,掩盖「台独」的实质,成为「中华民国台湾」的理论依据,可能对一些台湾民众具有一定的欺骗性。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