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恩师、忘年交阮西湖教授

500

我国著名社会人类学家、民族学家、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终身会员,世界民族学研究奠基人、中国都市人类学研究创立者阮西湖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2月20日凌晨与世长辞,享年94岁。

我和阮教授有着34年的友情,他是我走入学术殿堂的领路人,也是我的恩师,所以,我要在这里写写阮西湖教授。

1984年,我从北京民族文化宫调到国家民委办公厅外事处,当时的工作比较清闲,我也有些迷茫。后来听说社科院民族研究所举办一个为期三个月的“世界民族培训班”,经领导批准,我报名参加了这个学习班。当时一拿到教材一个响亮的名字映入我的眼帘:阮西湖。主要是他的文章特别多,而且都是英语国家的,所以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后来他来讲课,我们就认识了,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特别的谦逊和和蔼。我告诉了他我的困惑,他说:你可以先翻译国外的民族资料,我那里有一个世界民族研究室,还有一个杂志叫《民族译丛》,你可以投稿到《民族译丛》。他的话点醒了我,我回到办公室找出加拿大印第安人代表团曾经访问民委留下的资料,开始了翻译国外民族资料的工作。我记得我的第一篇文章叫《加拿大的特林吉特人》,很快在民族译丛上就登了出来。此后,我一发不可收拾,翻译了大量的国外民族资料。后来,阮教授又告诉我说,你可以找几本民族学的书看看,以后也可以写一些有关国外民族的文章。听了他的话,根据我的学习和调研,写出了《加拿大印第安人自治初探》等文章,编辑到了他主编的关于世界民族的书里。就这样在教授的引导下我一步步地走进了民族学的学术殿堂,2001年我第一本专著《真实接触----一个民族工作者眼中的世界》出版,我请阮教授为我的书作序,他欣然同意了。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民委的外事工作非常少,对外联系渠道几乎没有,这个时候,阮教授主动利用他海外的关系,帮助我们联系出访。1988年,我们组织了首个国家民委民族政策考察团访问加拿大就是阮教授帮我们联系的。当时联络设备特别落后,我们用的是电传,再加上时差,我经常是晚上工作,阮教授知道我的难处,主动从家里赶来帮我联系。后来我们一起出访加拿大,有一次在加拿大境内坐火车,我没有休息好,第二天会谈,阮教授主动替我翻译,我很感动。九十年代初我们又以同样的方式去了一次澳大利亚,在访问的路上,他向政法司司长杨侯弟建议成立中国都市人类学会,并以这个学会的名义加入国际人类学民族学联合会。杨司长采纳了这个建议,回来后很快成立了中国都市人类学会,并以这个学会的名义加入了国际人类学民族学联合会,把台湾挡在了外面。1993年在墨西哥召开的国际人类学民族学联合会第十三届世界大会上,阮西湖教授当选为该联合会的执行理事,一干就是十年。可以说阮教授为该联合会第十六届世界大会2009年在中国召开立下了汗马功劳。

为了迎接世界大会,中国都市人类学会改为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在该会最近的换届选举中,阮西湖教授被授予终身会员的荣誉。阮教授千古,一路走好!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