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舔”说起,聊聊互联网的“大词小用”和“坏词滑坡”

张雪峰锐评文科又一次火了,诞生了“文科=服务业=舔”这样一个层层递进的公式。

500

我其实理解,互联网时代的传播主打一个对人注意力的强刺激,不用“舔”这么扎眼的词怎么让你情绪波动、受到刺激从而本能地因为激烈的情绪而认同这个观点呢?

但是,你仔细想一想,“文科=服务业”“服务业=取悦别人”“取悦别人=舔”这三个等号都是有问题的。

第一个咱先不说,但“服务他人=舔”你代入“公务员为人民服务”显然就出问题了,难道人民公仆是“舔人民”吗?

其实问题就出在“舔”这个既夸张又形象的词上,这个词在今天这个时代显然是被滥用了,当大家为了吸引注意都说着玩儿的时候好像很幽默没有什么问题,但一旦大家都习惯了事情就不那么好笑了。

“舔”其实是一个缩写,作为动词它代表着“跪舔”,作为名词它指代“舔狗”——太有画面感了,是不是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一个一脸谄媚没有人格尊严的人撅着跪在地上给一个上位者舔鞋的画面,真的是太恶心了。

这个词可以用,它的正确指代是指为了利益毫无原则和自尊的逢迎和取悦,以致丧失了人格自尊。现在由于在互联网传播中越用越滥,包括张雪峰在内,和那些“他说得没问题啊,现实就是这样的”文科生都默认了,只要是“取悦别人”都叫“舔”。

那我就觉得很好笑。人是社会动物,你学啥专业、做啥工作、是啥背景,谁能做到一直“不求人”“遗世独立”,不用服务他人、取悦他人、迎合他人?如果这样就是“舔”,就是错的,是不应该做的,是活得失败,那这个世界上古往今来所有的人都不配活着了,都“选错专业了”。你孝敬父母、取悦父母叫“舔父母”吗?你对同事和领导笑脸相迎,说几句恭维和夸赞的话叫“舔同事”“舔领导”吗?非要摆个臭脸对谁都冷冰冰的才是高贵独立吗?你带孩子说实话也得“舔”呢。“舔”可不是底层文科生的专利,太子在成为皇帝之前不也得小心地“舔”皇帝、“舔”老臣呢,功夫不到家可能还活不到顺利继位(历史上的太子成为皇帝的比例大概1/2吧)。那皇帝也得“舔”,刘备三顾茅庐按照现在的逻辑也是做了“舔狗”了(介于诸葛亮会做木牛流马,算不算文科生注定要舔理科生哈哈),唐太宗李世民刚继位时也不得不“舔”突厥人立下渭水之盟……

最好笑的是恋爱中的“舔狗滑坡”现象:本来,“舔狗”形容的是恋爱中一方明明拒绝了,另一方还要热脸贴冷屁股无原则迎合,感动自己最后人财两空,这种确实是令人鄙视的舔狗行为。但是现在“舔”的标准不断提高,变成了正常的一方追求另一方,送送礼物哄哄对方就叫“舔”,再后来哪怕是相亲中一方主动联系另一方都叫“舔”了,甚至一方喜欢另一方,连互动都没有,只是另一方对自己没感觉,没有主动“察觉到心意向我示好”,暗恋的一方都能给自己封个“舔狗”当当,好像自己多么不容易,多么被错付了一样。同理还有“接盘”这个词,短短几年,在互联网上从“和怀了别人孩子的女人结婚做便宜老爸”一路滑坡成为“我喜欢的女生曾经喜欢过别人”。同样被滥用的还有“卷”这个词,本来那种资源总量不变,恶性竞争导致大家都没有好处的才叫卷,现在变成了你只要努力了、竞争了、奋斗了,哪怕没有侵害到别人的实际利益,都有可能被人阴阳怪气地叫一声“卷王”

以上这些例子,都是毫无意义地把一些非常负面的形容词在运用中不断滑坡到很正常很普通的,甚至是正面的行为当中,“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开始大家只是自嘲给自己解解压,久而久之却无缘无故给大多数人的正常行为套上了沉重的道德枷锁,让本来就压力很大的现代人变得更不快乐,活得更有负罪感——我就谈个恋爱,咋就成接盘侠了;我就social一下,咋成了舔狗了;我就学习充实一下自己,咋就成卷王了?

之前在念本科的时候,我们的语言学老师曾经说过,大众用一个好词来指代负面的东西,然后被滥用之后一定会找一个更好的词来代替前一个已经被“污染”的好词,如此循环,坏的意向总是在不断地“污染”和侵占正面的词语。比如说,“小姐”这个词,小姐被默认指代妓女后,又有了“公主”,后来公主都变成KTV服务员了,“仙女”这个词又拿来丑化女性……在自媒体时代,这种演化速度和夸张速度只会越来越夸张。

举几个最近流行的“大词儿”:

赞扬你做得好,贡献大不能说“干得漂亮”,得叫“配享太庙”

得到了好处和利益哪怕其实也不算什么,都得叫“泼天的富贵”

大家嘴里不拽点大词儿好像不会说话了,那词儿用得吓死老祖宗的程度。让我想到了南朝鲜随便拉一个女明星都得吹“宣扬国威的美貌”,北朝鲜骂人动不动就是“万古逆贼”……

都长点心吧,收着点,别给自己找不痛快了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