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祖上“富不过三代”的过程

【本文由“南山”推荐,来自《富二代看不上自己父母苦哈哈的生意,甚至不太看得起没什么文化的父母,蛮普遍的》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你说的事情很正常,以前也一样,讲个故事,我家长辈的故事。

  我祖母1914年生人,属虎,家庭几辈生意人,有钱,不是一般的有钱,家中男丁不少但缺女孩儿,所以从她爷爷那儿就特别宠爱她以及家中有限的几个女孩,宠到什么程度呢?我听她老人家亲口讲的,未出阁在娘家做姑娘的时候,长辈承诺:绸缎不敢说,只要是棉布制成的,不用穿下水洗过的衣服,也就是说一年四季只穿新衣服。说完她老人家补充道,绸子缎子衣服,也一样没穿过下水洗过的。

  以上是背景,她家干什么买卖这么有钱呢?先说她爷爷,批发倒卖干草的,家里有专用的码头和货场,那年头人吃粮牲口吃草,特别是军队,需要大量的草料供应,这就造成足够规模的草料贸易,市场大且被少数几家大型供货商把持,按现在话说就是“躺赢”。她家姓张,人称“干草张家”。等到了她父亲以及哥们兄弟的时代,家族企业开始脱离原先行业,一是嫌草料行业低端粗俗,更重要是嫌此一行业没有未来利润有限,他们投身金银首饰行业,那年头管这行叫“金店”,爷几个分别开设了当时天津有名的金店,日进斗金不敢讲,最厉害的时候她最能干的一个兄弟家里的银砖,能从地板码到顶棚,这是多少什么概念,我到今天也没搞明白,总而言之一句话,老有钱了!据说一直到日据时期之前,天津地区金店理事会的头目是她大哥(二哥?)到此,她家成功转型为“金店张家”,尚在人世的爷爷虽然对自己年轻时候的干草生意念念不忘,但对子孙能继承发扬家族生意表示赞同了。

  据说再后来家族中有人涉足后来被称为“买空卖空”的期货业,又赶上了民国三十年代早期的“XX十年”,继续发了一大笔财,到达家族事业顶峰,抗战开始后逐渐走下坡,一直到后来四几年,几次大小打击和看起来是个人失误造成的结果,终于家财散尽成为城市平民,完成“富不过三代”的过程。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