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胡锡进很不待见,但在反对极左分子和文革余孽方面很赞同他

任何一个关注中国舆论场的人,都不能忽视胡锡进。

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悲哀。

作为中国舆论场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胡锡进有句名言,叫做复杂中国。

500

这个观点,我倒也赞同。中国很复杂,因为中国人太多,阶层也太多,富人很多,穷人更多;各种利益集团太多,各种失意者也很多;也因此,持有各种思想潮流的人就特别复杂。

经常有人说胡锡进和稀泥,135胡锡进,246胡锡退,今天的胡锡进,反对昨天的胡锡进。看起来胡锡进很没有立场?

其实胡锡进立场一直都很鲜明,你要明白他的身份,以及他所代表的阶层,就知道他说的话目的是啥。

就比如胡锡进一直在给某些人喊话,让他们低调点,不要炫富,不要随随便便显示“实力”

500

这就很能代表他内心真实想法。

再比如胡锡进面对各种热点事件,总是和稀泥,这又是为何呢?其实胡锡进总的目的就是要维稳,维持稳定局面。这是胡锡进,以及胡锡进背后所代表的利益阶层最真实想法。

当前社会已经很美好了,要稳定,不要改变,就维持住这种局面(让利益阶层能一直获利,生活一直这么美好)。

所以,不管当前社会出了任何矛盾,胡锡进都不希望带来动荡,带来变革。

最好是某些人吃点亏,苦一点,累一点,总会过去的嘛。

500

但是千万不要捣乱,不要闹事,安分守己做个老实本分人,多好?对不对?

这就是我为何不待见胡锡进的主要原因。

任何一个社会,都需要变革,都需要阶层流动,不能让既得利益集团一直高高在上,吃香的喝辣的,尤其是很多利益集团亲属、子弟,以及他们的附庸,完全是尸位素餐,是寄生在上层社会的毒瘤。

典型的,像北极鲶鱼,像深圳50辆宾利官太太,像南昌周公子,......

这些人不学无术,没有任何能力,完全就是因为血统和身份,寄生在利益集团周围。

他们吸了太多血,他们本身就是中国继续变革继续强盛下去的强大阻力。

任何一个社会,都有既得利益集团,任何一个人当权,都难免要照顾子女,亲属,这是人之常情,也可以理解。但是要有一个度,要收敛,伸的手不能太长,不能攫取太多利益,不能给整个社会带来太多不公平。

要给其他人希望,要让其他人看到阶层流动希望,要让其他阶层有奋斗的希望。

如果都是利益集团附庸一直盘踞高位,让其他人看不到奋斗的希望,那么咱们这个社会还有什么希望?

好了,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今天咱们主要说说胡锡进最新动向,他最近2天在网上发言很多,主题都是一个,要防止极左思维。

主要是针对电影《我本是高山》引发的争议。

500500

很多评论指责这部电影故意弱化张桂梅老师“对党的信仰”。指责这部主旋律电影党性不够。

这是胡锡进有此言论的原因。

胡锡进认为网上有这么多指责这部电影言论,就是极左思潮如今太泛滥了。

看看胡锡进原话,

这些人对党性、对共产主义信仰的认识非常浅薄,模仿式地、人云亦云地飘在了意识形态层面,严重脱离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奋斗目标,脱离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再进一步说,这些人是在把共产主义信仰空洞化,把党性与人民性对立起来,这就是 “极左”思潮的典型表现。

这些话说得挺重了。胡锡进说极左思潮把共产主义信仰空洞化,把党性和人民性对立起来(主要指的是电影《我本是高山》里面张桂梅老师怀念亡夫镜头,被某些人指责党性不足)。

那么,胡锡进为何会连续发表类似言论呢?

要知道,胡锡进可不会随随便便说话,他的经历,他的身份,都说明了,他要说的话,其实是代表了某些人的话。

胡锡进解释了网络上所谓左派过去10多年来的发展演变。

互联网上从来都有左派力量,当自由派在网上形成巨大声势时,左派力量对后者起到强有力的制约、平衡作用,那显然是一种建设性。如今,自由派在网上的力量大为减弱,互联网生态出现变化,...将自己的左派观点无限膨胀,展现出“极左”倾向,他们开始越来越频繁地攻击主流...必须指出,我们的社会不能够在舆论生态发生变化后,放任这种新的失衡,使这一动向不断扩大。

胡锡进说10多年前,自由派在网上形成巨大声势时候,网络左派曾经对自由派起到了制衡作用。

什么是自由派?其实就是所谓的“公知”,即南方系为代表的,亲美国,亲西方,喜欢说民主自由的那批人。

代表人物曾经有很多,10多年前,微博最初兴起的时候,最早一批大V,几乎都是公知,像什么薛蛮子啊,李大眼啊,以及某些律师代表....

但后来,自由派逐渐失势。尤其是南方系很多代表人物都被....

500

沈颢,就是当年南方周末那篇著名新年献词《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作者。

10多年过去了。

随着这批自由派公知逐渐被打压,网上自由派声音越来越少,越来越式微。

这就是胡锡进所说的“自由派在网上的力量大为减弱,互联网生态出现变化”。

古人都知道,狡兔死,走狗烹。既然网左对抗自由派分子的历史作用已经完成了,那么,接下来如果网络左派继续往极左方向发展的话,自然也就不能被上面所容了。

因为,相比起自由派对中国社会危害,极左分子和文革余孽,对中国社会伤害更大。

胡锡进本身,就是文革受害者。

500

所以,胡锡进自己也对红卫兵,对极左和文革余孽深恶痛绝。

胡锡进和他所代表的背后利益集团,想要的是稳定,既不希望自由派得势,真的搞什么选票,当然更不希望极左分子和文革余孽再来一场动乱。

这次电影《我本是高山》那可是新华社出品,官方喉舌最高代表拍摄的主旋律电影,代表的是什么?不问可知。

其实我对这种主旋律电影也不感冒。因为这种主旋律电影就不可能拍好。

但我也更加反感网上那些极左分子,动不动说没有党性,没有信仰。

新华社出品都没有党性没有信仰了?某些人比新华社还官方呗?

所以不要小看围绕这部电影背后的舆论争议。这可能是一个明确信号,代表最近这些年网络极左思潮可能已经尾大不掉了。

那这样的话,上面某些人其实更不愿意看到嘛。

尤其是,联系国际局势,中美部分和解已经是大势所趋。前两年网络上动辄都是反美声音,以后随着局势缓和,还能不能允许这么多反美声音?还能不能放任某些大V打着爱国旗号高喊反美?那都不一定了。

所以胡锡进有话说了(注意划线部分)

500

某些极左分子会在互联网上塑造一种偏离国家大政方针的所谓“政治正确性”“,这句话,大家仔细体会吧。

什么是偏离国家大政方针的“政治正确性”?请大家一定要仔细想想。

所以,胡锡进给地方政府喊话了,不要被这些极左言论影响了,极左的东西不能假借“正能量”标签无限扩张。

500

还是那句话,胡锡进的发言是一种信号。尤其是他密集发表某些言论的时候,肯定代表背后有一些变化。

我想,这也是好事。

这些年来,网络极左分子确实太泛滥了,各种打着“正能量”旗号,实际上搞极端化,不允许任何批评声音的极左分子,确实有点可怕。

就拿最近这次亮亮丽君夫妇事件来说。

亮亮丽君事件实际上反映了地方城投债危机,这是当前中国最大内部矛盾。这个问题必须要妥善解决。不解决好,会给未来经济发展带来很大负面效应。

但有些人就说亮亮丽君事件是别有用心,是想闹事,是想用问题解决国家。

某些极左分子,打着“正能量”旗号,已经到了不允许有任何批评(政府)声音的程度了。

500

他们比胡锡进还要可怕。

所以,就这一点来说,我赞同胡锡进。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