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本是高山》遭围攻,看网上“极左”声音膨胀之风险

《我本是高山》遭到“故意忽略张桂梅校长共产主义信仰”的指控,出现这种争议也不奇怪吧,有关部门没有搭理这样的偏激指控,电影放映未受影响,这最重要。

500

▲《我本是高山》电影海报

这部主旋律电影票房不高,拍先进人物事迹的片子,票房低的风险一直就有。开始有一拨人从“女权”的角度批评该片,已经够奇怪了。后来又出一批人质疑该电影“丢了共产主义信仰”,更是奇葩。电影里张桂梅在很多场合佩戴了党员徽章,片中有入党宣誓仪式的镜头,还有学生们一起把被洪水冲倒的旗杆扶起来升起五星红旗的镜头,那些批评者仍然声称“共产党员的信仰被置换了”,指控张校长送山里女孩上大学改变命运的目标太实际了,“用人性代替党性”。老胡不能不说这些人对党性、对共产主义信仰的认识非常浅薄,模仿式地、人云亦云地飘在了意识形态层面,严重脱离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奋斗目标,脱离广大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再进一步说,这些人是在把共产主义信仰空洞化,把党性与人民性对立起来,这就是 “极左”思潮的典型表现。这种思维方式不仅是光说不练型的,而且客观上形成对做实事者打击的偏好,如果它蔓延开来,对党带领人民群众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是有害的,必须坚决反对。

500

▲张桂梅接受央视采访视频截图

互联网上从来都有左派力量,当自由派在网上形成巨大声势时,左派力量对后者起到强有力的制约、平衡作用,那显然是一种建设性。如今,自由派在网上的力量大为减弱,互联网生态出现变化,左派力量中的一些人没有与党在新形势下的大政方针进行自我对齐,而是以强化自我影响为目标,将自己的左派观点无限膨胀,展现出“极左”倾向,他们开始越来越频繁地攻击主流元素,试图为自己的一些偏激观点在互联网上获取支配地位,让自己成为互联网上的主导性舆论力量。必须指出,我们的社会不能够在舆论生态发生变化后,放任这种新的失衡,使这一动向不断扩大。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对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对应党领导全国人民到2035年和2049年所要达到的现代化目标,它必须占绝对主导地位。极左观点相当于无处不在的“政治放大镜”,挑剔地审视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各种事务,那些观点的一再强化,会在互联网上塑造一种偏离国家大政方针的所谓“政治正确性”,产生偏颇的影响和压力,从而对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产生严重干扰,甚至形成某种破坏性

500

老胡是不反对左派力量继续在互联网上正当发声的,一个多元、健康的舆论场就应当有各种声音的存在和博弈,但是无论左派还是自由派,都不能试图主导这个舆论场,当他们顺利时,应展现出应有的克制,这种克制就是我前面所说的“对齐”。他们不应致力于构建一种压倒性强势,不应对各种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有益于提升动力和活力的元素发动联合攻击,实施网暴。各地政府千万莫受网上极左言论的影响,更不能被它们吓住。对过度膨胀、经常散布极左观点的那些账号,要看到它们的复杂性,要提醒它们发挥正能量作用,而不是搞极左,当那些账号散布破坏改革开放的言论时,应当及时提出警告。我们的舆论场应当是建设性的,积极的,自由化的价值取向要不得,极左的东西也不能假借“正能量”标签无限膨胀。最后我想说,我们大家都应该有维护社会和谐、服务国家高质量发展的意识和觉悟,每个人各具特色,但互联网作为整体,应当持中守正。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