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本文由“事上炼”推荐,来自《如何看待马督工在外网自称“无产阶级教主”?》评论区,标题为事上炼添加】

以下摘自韩毓海著作《马克思的事业——从布鲁塞尔到北京》

……1846年3月30日,在布鲁塞尔召开的一次共产主义者会议上,马克思曾经对裁缝出身的工人活动家威廉·魏特林大发雷霆,当魏特林滔滔不绝地炫耀他自己在工人群众中“圣徒般”的形象时,马克思这样打断他说:问题不在于如何给受苦者以空洞的希望,问题也不在于资本家对于工人的剥削,真正的问题在于无产阶级为什么会相信资本家,从而心甘情愿地受剥削。这是因为资本家总是把自己打扮成圣徒和慈善家,使得工人以为正是资本家施舍给自己工作和口粮。

而作为“工人领袖的”魏特林现在要扮演的“圣徒形象”,他所采用的宣传手段,其实与资本家制造幻象的伎俩没有什么不同。马克思说:“仅凭空洞的宣传伎俩,只会制造出虚幻的偶像,如果只是唤醒空洞的希望,不但不能解放那些受苦受难的人,反而会徒然给他们带来灾难。”

当魏特林炫耀工人是如何把他本人、而非任何理论当作“救星”时,马克思干脆指责说:“无知完全无济于事”!(艾德蒙·威尔森,《到芬兰车站》,刘森尧译,台湾麦田出版社,2000年,第188页。)

马克思这样指出:传播社会主义并不是“行善”,社会主义事业绝不等于社会慈善事业,社会主义者也不是基督徒,工人阶级的组织更不是红十字会那样的慈善组织。

与马克思同时代的社会主义者——无论魏特林、巴枯宁、拉萨尔还是普鲁东——甚至包括恩格斯本人,其实都是这样不同程度上的“好人社会主义者”。

恰恰是在这一点上,马克思与他同时代的社会主义者们完全不同。为了与这些“好人社会主义者”相区别,马克思甚至不惜这样宣告:“我本人并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在马克思看来,人类历史发展的真实恰恰是:“坏的一面”总是战胜“好的一面”,这意味着:没有破坏,也就没有建设,不破坏一个旧世界,新世界就无法产生,更谈不上什么历史发展。不破不立——这就是辩证法的实质,而“普鲁东”们对于历史辩证法的真谛,实质上完全一窍不通。 回顾历史,马克思这样说:资产阶级恰恰忘记了,他们自己就曾经是封建社会的破坏性力量,是封建主义“坏的一面”。 当资产阶级被视为社会上“坏的一面”的时候,它倒是进步的,而当资产阶级装模作样“变好”了的时候,他反而成为社会上的保守力量。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