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未明子对马督工的看法

未明子这个人,分析问题的方式偏意识形态点,可能是跟其涉及的工作有关。我个人是不介意在分析之中加入意识形态标签,但是这东西不宜加多,加多了会掩盖事物的底层逻辑。

500

不过未明子也不是一无是处,他的观点里有可取之处,也有不恰当之处。

可取之处为:

1)未明子将马督工的定位点得很清楚:城市小资产阶级;将城市小资产阶级生活的起点,描述为无产阶级奋斗的终点---这些其实就是他所描述的“现代生活”,我很早也说过这种现代生活是有局限性的,未明子所描述的无产阶级“大城市退潮”生活恰恰给予了我一个例证,这种生活方式,在当今遍布农村的五通基建的加持下,也算是另外一种现代生活。

2)未明子说,无产阶级不能通过幻想靠媒体第四权这种虚幻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利益。这话我觉得倒是说得挺到位的。

媒体本身就是资本掌控的,要么国家资本掌控,要么社会资本掌控。想让媒体完全代表无产阶级说话,这在逻辑上说不通。

而我向来对所谓的媒体第四权无感,毕竟说得再牛逼哄哄,但真干这活的,至少在中国,都是一群连合纵连横都玩不明白的驴马烂子,烂泥扶不上墙,自会圈地自萌围绕着流量自嗨,跟西方大资本豢养的专业媒体机构根本没有可比性。

未明子以无产阶级“大城市退潮”来加剧城市端的压力,这跟乡村振兴后所需要的市民下乡的内在逻辑是殊途同归的,比起马督工那些天马行空的社会治理构想,更有有现实基础。

什么基础呢?就是我们国家对于乡村振兴的基建投入。五通下乡,村里也能上网,比如对于像我这样的重度宅男来说,其实就已经能够满足我的生存需要。

并且,未明子的构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具备可实现的路径,而且一旦实现,会反过来对城市端造成巨大的经济压力,迫使他们不得不妥协。虽然这种做法在我看来有诸多风险,但方法本身仍然是务实的。

不可取之处:

1)意识形态味道太浓,把社会阶层划分得太细碎,这也是西学还原论思维最大的bug。我的建议是融入温老的思维体系,让无产阶级的“大城市退潮”与国仁的乡建事业结合起来,这样兴许能获得更大的能量。

2)对于马督工的受众分析有误。未明子认为马督工的受众是那些渴望无产阶级进城给他们打工的城市小资产阶级,对于无产阶级的同情也是建立在希望他们来打工的前提下。这种看法显然是把身份标签玩魔怔了。

首先,马督工的受众并不是优秀的城市小资产阶级,更多是郁郁而不得志的城市小资产阶级,以及摇摆的无产阶级和反贼恨国党,我将这群人归纳为“失败主义者群体”,说得直白点,就是社会上的loser。

其次,他们同情无产阶级,也是因为其被大城市现代生活解构掉的生命情感无处释放,这与他们“爱狗魔怔”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虽然我经常批判马督工,但说实话,他在这个社会上真实的影响力远没有其结晶粉吹的那么大。

毕竟,一群loser能有怎样的社会影响力。事业有成的人,人家兴许看的是曾仕强,学的是驭人术。

500

不同阶层的精神需求是不一样的,那些成天盯着社会负面消息看,企图发泄自己对社会的不满的人,会是这个社会主流的“既得利益者”?

所以我认为马督工的媒体定位是有问题的。

你说他偏向无产阶级嘛,但他向下被未明子这样的人怼,视为不纯粹;你说他维护国家产业力量嘛,他唱衰光伏,内涵华为,成天没吹,因此向上又被被爱国的民族资产阶级怼;而在国际问题上反复站边美国立场,这就让那些爱国、混得还不错的小资产阶级对其嗤之以鼻。

最后划来划去,其受众就只局限于郁郁不得志的城市小资脑袋没被未明子点化的无产阶级以及恨国党反贼身上。

而这类人群,我对他们有一个统一的标签,就是社会上的loser,或者叫,精神上的失败主义者

以失败主义者为其粉丝基础,就决定了两个事实:割韭菜的上限低与社会影响力的上限低。

前者是这群人的支付能力有限,给他变现的空间有限;后者则是将这群人团结起来,并不能形成有效的社会影响力,只会成为一群结晶粉的自怨自艾与圈地自萌。

未明子对马督工的批判,恰恰说明那些内心纯粹的无产阶级是不买他的账的。而我对马督工的批判,却说明无论是爱国的民族资产阶级或者小资产阶级,他们一样能被马督工恶心到。

​虽然我不太喜欢过于意识形态标签化的叙事,但从事实上来说,确实就是这么一回事。

而且未明子对于马督工的判词,还有可以补全的地方:马督工其实是一个投机性极强的小资产阶级。

这点,从他做视频过于追求效率而忽略深度和严谨性的以及其曾经汉改满上同济的操作就能看明白。

但就从实际的行动上来说,未明子却比马督工更加务实。

马督工是飘在天上的自媒体表演者,没有对一件事情深耕细作的心态和意愿。他通过媒体上的表演来收割其结晶粉,也就是那群loser的钱包,以供养其在发达城市的现代生活。其粉丝之所以能够忍受其光说不做,就在于这些粉丝更需要的只是一个发泄窗口,而不是真要改变这个社会。

所以无论是马督工还是其粉丝,他们都是活在当下的,图的是玩暴论的一时嘴快。

而未明子把问题想得更长远,他的想法和行为倒是有点冲着改变社会的方向去做的味道,也可以在当下就跟乡建的趋势相结合。

虽然我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的所作所为甚至可能在未来影响到我的生活质量,但我仍然尊重他的自知之名,尊重他的务实,尊重他的深谋远虑以及其沉得下心的一面。

躺平也许很荒诞,但躺平真能给当下社会造成巨大的伤害,其效力已经超越了舆论层面,到达了冲击社会经济结构的地步。而马督工的暴论仅存在舆论层面的影响,听上去很热闹,其实对这个社会整体的发展并没有什么卵用。

正如未明子所说,批判马督工让他感到羞耻。对我而言,批判马督工纯粹就是没事找事。但话说回来,目前也确实没有比批判马督工更愉悦的消遣方式,所以批判还是会继续批判下去的,谁叫我是欢愉命途的忠实信徒呢?

500

戏雕!

500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