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达成停火协议,国内有帮小可爱急了

胳膊拧不过大腿,形势比人强。在经历了长达一个多月的疯狂泄愤和滥杀无辜之后,由内塔尼亚胡所领导的以色列政府,似乎终于出现了一点要恢复理智的迹象。

据新华社综合多方渠道消息,当地时间11月22日,以色列和哈马斯均已证实,他们已就由卡塔尔牵头的加沙停火提议达成了一致。根据以色列政府此前所发布的一份声明,哈马斯将向以方释放至少50名被俘人员,作为交换,以色列政府会将目前被囚禁在监狱中的大约150
名巴勒斯坦妇孺一一释放,并同意暂时叫停国防军在加沙地带的空中和地面行动,同时允许更多人道主义援助进入加沙,为期4天。

500

此项停火协议预计最快将于11月23日开始执行,此后哈马斯方面每向以色列释放10人,以色列就考虑将停火时间延长一天。

这是本轮冲突爆发以来首次。

对于这条新闻,我这两天在上网的时候留意了一下外国网民的评论,虽说悲观的声音也不在少数,但大家对于此次巴以停火,总体而言还是持积极看法的。打仗毕竟是要死人的,巴以双方那么多无辜平民的性命哪一条不是命?只要能多挽回几条人命,别说是转瞬即逝的4天,巴以双方的停火协议哪怕只能维持短短一天,我觉得也是值得的。

这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你要获得这样的认识并不需要有多么什么深刻的思想,也不需要对巴以局势的来龙去脉有多么深刻的理解,你只需要有身为人类最最起码的共情心理就行。国防军和哈马斯再怎么打得头破血流,冲突的战火都不应该殃及巴以两国的无辜民众。能不能做到且另说,至少我觉得身为人类我们都应该具备这样的基本共识。

舆论场那么大,公婆各有各的理,挺巴挺以都有说法。但是不管怎么说,不管谁挺谁,我认为我们都不应该把无辜的人牵扯到残酷的战争里来,如果有人能为阻止这样的浩劫而出一份力,不管它有多绵薄,也不管那个人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我觉得我们都应该肯定并鼓励他/她的行为。

对,没错,我这里说的这个人,指代的其实就是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500

有看我这段时间出的节目的同志和朋友都知道,我现在对于内塔尼亚胡这个人是非常不待见的,但凡是能逮着哪怕一点可以批判他所领导的犹太复国主义实体的机会,我冲他和他所在的利库德集团开起火来都是绝不会口下留情的。

可即便如此,至少具体到这一次的巴以双方达成停火协议以交换人质的这件事情上,我也不得不承认,内塔尼亚胡的确算是难得干了件人事。我不在乎他这样做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也不介意他到底是受到了何种力量的驱使或迫使,只要他和他手底下的人能够老老实实地按规矩办事,能在协议生效期间按捺住自己的杀人欲望,把巴勒斯坦人好生放回去,让以色列人能平安回来,并对进入加沙的人道主义救援队伍和物资网开一面,那他就是在做正确的事。

如果内塔尼亚胡因此而遭到来自国内外的舆论质疑,我非但不会抱着隔岸观火的心态对他冷嘲热讽,反而还要为他发声辩护。尽管他此前也曾面向广大媒体,公开说过“在加沙停火就等同于向哈马斯投降”这种看起来似乎怎么也无法挽尊的混账话,但如果有人试图将这句话当成是扔回去打内塔尼亚胡脸的回旋镖,这种言行我也是要提出明确反对的。

内塔尼亚胡终究只是一介政客,我们看一个政客不光要看他说过什么,更要看他做了什么。如果他现在肯做正确的事情,哪怕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即便他以前再怎么口无遮拦、胡言乱语,那我们也应该肯定他所做的好的一面。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越是形势危急,就越是应该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哪怕这种团结只是暂时的,哪怕这种团结其实是建立在脆弱的共识之上。

短暂的平静之后或许还将迎来更加猛烈的暴风雨,但至少现阶段救人才是第一位的,这是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先解决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有解决就好过不解决,不管能解决多少。

话虽如此,但如果以色列国内要是还是有那么一帮人,尤其是信奉犹太复国主义的利库德集团里头的那帮贵物,他们要是仍然坚持不应对哈马斯作出让步妥协的固执观点,坚持要撕毁停火协议,继续勒令国防军对加沙地带狂轰滥炸、坚壁清野,将包括以色列人质在内的加沙被困平民屠戮到底,我在某种程度上倒也不觉得奇怪。

因为以色列肯定会有这种人,而且这种人大概率会在停火协议执行期间想方设法对其横加阻挠,否则它们就不是锡安主义者了。它们的存在本身就代表了以色列这个国家在意识形态领域最为偏执极端的一面,而以色列从某种程度上讲又是这种激进意识形态具象化的一个实体,一种集合,所以特拉维夫那边会有人出来骂内塔尼亚胡是赵构,这在我看来完全属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100%不支持这类人的言行举止,也谈不上理解,但从他们一贯做派和所处的立场来说,我起码不会太为他们的偏执感到疑惑。

真正让我感到疑惑不解的,是我们中国这边,在我们的舆论场上,居然也有那么一帮子人,他们也学着特拉维夫那些极右翼人士的口气,针对此次巴以好不容易才谈拢的临时停火协议,对内塔尼亚胡的一时让步提出了无比尖锐刺耳的批评,说他的行为是“一时心软,遗祸万年”。此情此景,颇有一种“臣等皆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的抽象美。知道的知道他们只不过是中国舆论场上一帮吃瓜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给内塔尼亚胡贴身端尿壶的太监呢。

500

我估计就连利库德集团中最偏执的那帮贵物自己都想象不到,在当今世界上,最能和他们共情,又或者是自以为最能和他们共情的精神锡安主义者,居然有一伙是来自于遥远的社会主义中国的。也不知道当他们得到这一消息之后,内心会是什么想法。这算什么?以色列版的“海外有孤忠”吗?

这种事情如果是发生在印度,我都不说什么了(印度的卑微肉眼可见:Sir,求您把印度国旗挂上!我们也支持以色列)。毕竟包括莫迪政府里头的那群神棍在内,很多印度人,尤其是信奉所谓的大印度主义的印度教狂热民族分子,身为有神论者的他们的思想主张本来也是极右的,和利库德集团里头那群类人生物不能说是远房亲戚吧,至少也可以说是一丘之貉。

但是你说你一个中国人,图什么?我们的社会主义事业搞到现在已经有70多个年头,在今天的中国,你哪怕是一个有神论者和民族主义者,也不应该就着如此严肃的话题,公开说出如此不堪入耳之语来。

这也就是在中国,在中国人的社交媒体上,如果换做是美国,换做是推特(现在叫X)、Facebook或Ins,我简直无法想象美国社媒审核人员或机制会允许这样放肆乖张的观点在平台上大行其道。我们的舆论环境确实是太宽松了,宽松到了能够容许如此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极端主张,也能堂而皇之地广而告之的程度。

我不觉得这是什么左右之争。左右之争是用来形容人的,人才分左右。我觉得这是人鬼之争。人的方向感对于伥鬼而言并不适用,因为它们不存在什么左右一说。连敬畏生命这种人类最起码的共情心理都不具备的,就是鬼,哪怕他们看起来再像人也是鬼。而鬼就是鬼,无论左右。

500

我不知道那些在我们舆论场上的伥鬼,都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来替特拉维夫的恶虎张胆的。但不管那是一种什么心态,我觉得这群伥鬼都不过是一群可怜鬼罢了。他们那么声嘶力竭地在我们的人群中哗众取宠,仿佛只要嗓子扯得足够大,特拉维夫和华盛顿那边就能注意到他们,就能给他们发放新谢克尔和美元似的。

这帮人似乎从来都没有认真思索过自己在恶虎眼中的真实定位,总以为只要当着我们这群人的面把裤衩子给脱了,然后当众手起刀落,锡安主义者就能高看他们一眼,就能恩赐他们给自己端尿壶的机会似的。

你们拉倒吧,也不照照镜子瞧瞧丫那尿性。你们配给他们当太监吗?不,你们不配,你们在他们的眼中什么也不是,你们充其量不过就是他们在宰牲燔祭时,摆上祭坛的两脚羊罢了。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