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福利陷阱中越来越穷,阿根廷选出极右总统拿国家当实验耗材

来源:微信公众号“远方青木”

阿根廷新总统被选出来了,米莱当选,这是一个极右派的总统,非常极端的那种极右。

这是一个超级喷子,全方位无脑喷政府,任何社会问题都归咎于政府的那种极端喷子,而且疯疯癫癫,为了更具有互联网传播能力有话都不好好说,非要吼着说,甚至还在公开演讲中说脏话。

为了感受下这位阿根廷的新总统有多疯癫,大家可以先看一看米莱竞选的现场录像,他曾经在选举人群中手持一个油锯挥舞,宣称要把阿根廷给“锯开”。

管理一个国家的政客理应老成稳重,而米莱这种行为和老成稳重那是一点不搭边,但好处却是特别吸引眼球,一下子所有人都知道了那个手持电锯要锯开阿根廷的米莱。

成功当选后,米莱兴奋的当众狂舞,支持者们不仅没觉得这种行为有失总统风范,还觉得很酷。

这么一个疯疯癫癫的人能当一国总统?阿根廷人是怎么想的?

实际上米莱可不止是外表疯癫,他的政治主张更疯癫,阿根廷人要的就是这样疯癫的总统。

他宣布即将在阿根廷实施的政治承诺包括:

1.废除阿根廷央行,废除阿根廷货币比索,改用美元为阿根廷货币,取消外汇管制,允许私人资金自由流动。

2.宣布女权主义是谎言,世界上不存在男女薪酬差距这种东西,堕胎应该被严厉禁止,人类婚姻制度理应被废除。

3.人民拥有对自己身体做主的自由,卖淫应合法化,毒品应合法化,人体器官交易应合法化。

4.阿根廷政府25个部委将被裁撤至只剩8个,解雇全国大多数公务员,绝大多数政府职能将交给市场私人老板来履行,包括养老、医疗、教育以及监狱。

5.因为取消了政府的公共服务,所以对应取消了90%的政府税收。

6.阿根廷所有的国有资产全部变卖,出售给私人。

7.废除劳动法,废除劳动监察部门,因为在市场经济下老板一定会主动善待员工,无需政府瞎干涉。

8.开放枪支买卖,允许阿根廷私人持枪。

9.宣称要逐步切断和阿根廷第一大贸易对象巴西的贸易关系,退出南方共同市场,冻结和阿根廷第二大贸易对象中国的合作项目,完全停止和俄罗斯的合作关系。

10.放弃和英国有主权争议的马岛,把这片领土送给英国,公开赞扬出兵攻打阿根廷马岛的撒切尔夫人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领袖之一”。

11.废除阿根廷义务教育,废除阿根廷国家统一考试,把教育完全交给私人,并允许私人学校自由招生。

12.废除对阿根廷所有科学研究的拨款,取消科技部,取消国家对技术人才的补贴,因为私人老板会高效率的进行科学研究。

看完了以上这些米莱的政治主张,你会发现手持电锯进行公开选举这算个啥啊,这里面任何一条政治主张都比挥舞电锯要疯狂的多。

基本上米莱的政治主张就是彻底废了阿根廷,然后全面投向美国和以色列的怀抱。

500

这个方案是米莱的竞选操盘手提供的,这位米莱的经济学“导师”是一位犹太拉比,提供的方案是比当年弄死苏联的“休克疗法”还要激进的方案。

这么做基本等同于相信美国和以色列把自己的财富积累吞干净之后,还想继续吃阿根廷,所以一定会给自己安排一个出路来维持阿根廷的再生产能力,至于怎么安排那完全看怎么对美国和以色列最有利。

而阿根廷选民支持这种做法,是相信无论美国给安排了什么样的结局,都会比阿根廷的现状强。

是无穷无尽的绝望,才会让阿根廷选民支持这种自杀式的政治主张,试图依靠美国和以色列吃光自己后的施舍来博一丝希望。

这种绝望,是长达一个世纪的折磨积累出来的。

1914年的阿根廷是世界头号富国,人均收入超过德国和法国,仅略低于美国和英国,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繁华程度在整个美洲只稍逊于纽约。

“你富得像个阿根廷人”这句话,是当时已经极度富裕的欧洲用来形容有钱人的专属俚语。

但阿根廷的富裕是因为其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导致的,本国的主要经济动力来源于农产品出口。

一直到今天阿根廷的经济结构都主要以农业为主,是世界上唯一人均农业产出比人均工业产出高了90多倍的国家,甚至连非洲国家都没那么依赖农业产出。

这种奇葩的经济结构一方面是因为阿根廷的工业太弱,一方面是因为阿根廷的土地太好,农业太强。

但30年代的时候人类遭遇了全球大萧条,欧美打起了关税战,疯狂提升进口关税,导致阿根廷的农产品销售困难,进而导致没钱进口,整个阿根廷直接陷入了经济危机。

政府没处理好经济危机,引发了军队政变,但军政府也处理不好经济危机,阿根廷人在十几年的经济危机中变得极度不满,军政府的统治维持不下去了。

1946年阿根廷人把贝隆选成了总统,这个人的政策一直到今天都在影响阿根廷。

贝隆是个左派,他上台后宣布反资本主义,反外国资本,宣布贫民和工人阶级才是国家的主人,甚至直接没收了英美资本家在阿根廷的资产。

贝隆大力推动阿根廷的工业化,集中全国资源发展重工业,限制外国商品的进口。

这个没问题,但贝隆不仅是个左派,还是个极左,他实际上是依靠宣布了令竞争对手目瞪口呆的高福利政策才当选的。

搞工业化需要牺牲整整一代人的生活水平,贝隆的各种改革政策到底对自己有没有好处,值不值得去做,绝大多数阿根廷人都搞不清楚,但因为改革而发展工业导致自己生活水平的下降那是立竿见影可以明确感知到的。

为了降低自己改革的阻力,讨好选民,贝隆开启了高福利政策这个阿根廷的魔盒。

通过给国民大撒钱,贝隆成功拿到了大量选票,前无古人的社会福利带来的是前无古人的支持率。

谁不喜欢一个给自己发钱的总统呢。

但国家没有钱,也不可能说先收老百姓的钱再发给老百姓,于是贝隆就只能大量对外举债借外国人的钱,对内超发货币,以此来凑够发给选民高福利的钱。

很快阿根廷的经济就崩溃了,老百姓的实际生活水平哪怕在计算了领到手的高福利后还是在急速下降,贝隆被赶下台。

新总统上台后第一时间停掉了贝隆的高福利政策,大幅削减福利开支,开始打算缓慢恢复经济。

但高福利政策整个东西是民选制国家的癌症,一旦患病再也不可能拔除,开始高福利政策简单,终结高福利政策难如登天,在民选制国家近乎于不可能。

削减贝隆高福利政策的新总统,引发了阿根廷选民的极度愤怒,大家迅速把这个新总统给投下去了,然后再度把贝隆给请回来。

贝隆重新上台后继续发高福利,然后国家财政又崩溃了,国家重新恶性货币通胀。

然后愤怒的选民又把贝隆给投下去了。

简单的说阿根廷的选民想要的是一个低税收低通胀的国家政府,但同时要求必须发高福利。

新总统做不到,那就滚蛋,换能干的人上来。

于是就冒出了很多人宣称自己能同时满足阿根廷选民的这两个目标,要啥我都能做到,以此来换取选票。

等真上台了,选民发现这个人其实做不到自己的承诺,感觉被欺骗,于是就愤怒的再换人。

半个多世纪以来,阿根廷的政府换了29届,平均一年半换一个总统,法定货币换了好几次,面值共删去了13个0。

都说治大国如烹小鲜,但阿根廷的治国者就是在颠大勺,整个阿根廷在极左和极右之间反复切换。

极左没满足选民需求那就选极右,极右没满足选民需求那就选极左。

想好好做事的中间派也有,也多次上台过,但都干不长。

因为想改革阿根廷,重振阿根廷的经济,那需要很长的时间,至少要整整一代人的努力才有可能见效。

就算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被事实证明为全球近40年来最完美的执政方针,在80年代的经济双轨制时期也有巨大的混乱和腐败,在90年代也有国企大下岗的全国阵痛。

如果是在阿根廷这样的选举制国家,那当政者在这20年里已经不知道被选下去多少次了。

但熬不过这20年,就不可能有日后中国经济的辉煌。

而阿根廷选民没有一个人愿意等20年,耐心极限一般只有半年到一年,要求选上台的新总统在一年内立竿见影的把阿根廷变富变强,做不到那就滚蛋。

同时,高福利政策一个都不能少。

世界上如果真有这样的灵丹妙药,人类早就共产主义了。

实际上这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每一任阿根廷政府都在为了给选民发高福利而疲于奔命,每一任政府的选择都是透支阿根廷的一切,把自己任上的高福利给发出去,然后就导致阿根廷每一年都在被透支。

连恢复根基的时间都没有,哪来的什么经济发展。

曾经的世界顶级富国阿根廷,如今的社会平均月薪为4.55万比索,按官方汇率计算约为2300人民币,按民间黑市汇率计算约为750人民币。

过去12个月,阿根廷比索的通胀率为142.7%。

过去4年,阿根廷比索的通胀率为814%。

过去10年,阿根廷比索的通胀率超过8300%。

500

整个阿根廷的贫困率超过了40%,外债规模为2767亿美元,而全国外汇储备只有320亿美元,严重资不抵债。

对于这种悲惨的情况,米莱说所有的责任都在于政府,阿根廷人民的一切苦难都是因为政府而导致的,只要炸掉央行,阿根廷就不会货币贬值,只要锯掉政府,阿根廷人民就能立刻过上好日子。

米莱鼓吹的口号是:“我并非是在引导羔羊,我只是在唤醒雄狮”,只要灭掉那些压迫雄狮的政府和货币,觉醒的老百姓就能立刻变成雄狮,过上好日子。

原来自己这么强,原来自己混的不好不是因为自己不行,而是因为阿根廷政府和阿根廷货币的存在。

大量的选票立即投给了米莱,阿根廷选民期待米莱赶快把阿根廷给锯了,早点让自己这个雄狮过上好日子。

但实际上米莱当选能给阿根廷带来的只有毁灭,彻底的毁灭。

人类之所以进入文明社会就是因为诞生了政府这一组织结构,如果取消政府就能更强大,那最强国家应该是非洲的原始部落而不是美国。

而对于阿根廷的恶性通胀,最大的问题就是始终没有总统能彻底取消的高福利政策,这种没钱还硬花钱的政策导致整个阿根廷长期入不敷出,不得不通过对外借债和对内超发货币来筹集资金给选民发高福利。

结束恶性通胀多简单啊,政府不继续印钱就行了,如果还能回收大量货币那立马就能变成通缩。

问题在于不继续印钱这个动作太难了,对于任何国家都很难,对于阿根廷这样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国家更难,偷偷超发货币是无奈的选择。

超发货币是在透支阿根廷的未来,但至少眼下的账单总算是能付了。

货币权是国家主权,这个主权的含义之一就是这实际上是国家的财富和底蕴,紧急时刻是可以拿来超发货币换取续命机会的。

废除比索,全面采用美元,就能解决阿根廷的通胀问题?

如果这么简单就能解决问题那谁不会用,实际上的阿根廷政府只要停止超发货币那下个月的工资都付不出去了,敢废比索换美元整个政府立刻就会瘫痪并破产。

米莱说不用怕,政府破产就破产,正好彻底取消,同时税收也减少90%,就收一点点钱维持极少数的政府职能就够了。

500

这么干阿根廷会崩溃成什么样先不谈,但首先可以肯定是米莱绝对不可能有钱来继续搞高福利政策,所以这个政策实际上是空中楼阁,是实行不下去的。

一旦选民们发现前任总统一直维持的高福利政策米莱直接都给取消了,你觉得米莱还混的下去?

过去半个多世纪里,每一届阿根廷总统都想取消高福利政策,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做到了,因为只要敢碰高福利政策那立刻就会引发巨大的民意反弹。

无论工资高还是工资低,无论经济好还是经济差,高福利都必须发,因为一直都有,凭什么取消。

所以无论米莱能让阿根廷选民的工资上涨还是下跌,无论米莱能让阿根廷的经济变好还是变差,米莱都必须继续给选民发高福利,这东西绝对不是你想停就停的。

全球所有民选制国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开启高福利魔盒后还能取消这东西的,一个先例都没见过,米莱绝不可能是那个例外。

但米莱废掉了本国货币权,取消了本国政府90%的税收。

我就想问问米莱哪来的钱继续给国民发高福利。

前任总统还能偷偷印钱来多熬几年,米莱连偷偷印钱的资格都没了。

500

因为米莱是一个彻底的无政府主义者,认为世界上的一切苦难都是政府带来的,取消政府就能带来美好社会。

所以米莱天生对大政府的社会主义的巴西和中国非常敌视,这就更好玩了,因为大政府制度的巴西和中国恰好是阿根廷的第一大和第二大贸易国,是维持阿根廷经济最后一口气的唯一力量。

米莱说自己还会维持和中国的生意往来,但绝不会继续增进和中国的关系。

有人问米莱这么亲美亲以,对中国态度很差,怎么办?

我想说的是,这是好事啊。

首先阿根廷人把米莱选上台这个是既定事实,即便重选一次大概率也是这个结果,谁都阻挡不了阿根廷会被米莱锯开这个结局。

那我问你,米莱的那些政策如果真的落地实施了,你觉得阿根廷人的生活会变得更好,还是更差?

这是一个超大型的国家实验,耗材是整个阿根廷,但即便是普通中国人也能凭直接推断出,阿根廷人未来怕是要承受地狱般的折磨,遭受巨大的苦难。

到时候阿根廷人的苦难算谁的?

米莱旗帜鲜明的亲美国亲以色列,别看美国和以色列吃到了巨大的好处,到时候阿根廷崩溃的黑锅也全是美国也以色列来背,至少不能说是因为和中国进行贸易往来才导致阿根廷人生活水平变差的。

整个阿根廷已经被美国舆论给彻底洗脑了,这种舆论霸权我们暂时对抗不了,也逆转不了阿根廷人的思维,那就只能让苦难来教育阿根廷人了。

甚至阿根廷被锯开后的好处虽然是美国吃掉大半,但中国其实也能吃到点。

米莱要彻底废除阿根廷比索,全国改用美元,这会带来对美元的巨大需求,让美国吃饱,但同时会直接导致比索的价值暴跌。

中国和阿根廷在2009年就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互换规模为700亿人民币/380亿阿根廷比索。

2023年6月9日,中国和阿根廷刚刚续签了新的协议,互换规模提升到1300亿人民币/4.5万亿比索,期限3年。

货币互换协议又称“货币掉期”,学术解释为市场中持有不同币种的两个交易主体按事先约定在期初交换等值货币,在期末再换回各自本币并相互支付相应利息的市场交易行为。

通俗点解释,就是中国借给阿根廷1300亿人民币,到期后阿根廷归还我们1300亿人民币,我们借阿根廷4.5万亿比索,到期后还给阿根廷4.5万亿比索。

人民币是实打实的债务,借多少还多少,还不了到时候可以通过划拨农产品和矿产等慢慢抵债。

而4.5万亿的比索,我们这边拿到手后就会拿去买阿根廷的牛肉和大豆等物资。

等3年后,我们会归还4.5万亿阿根廷比索。

但比索已经被米莱给废了,3年后必定价值暴跌,说不定已经跌的和废纸一样了,花一点点物资就能换回4.5万亿比索。

当年苏印货币互换,印度就是不还钱,拖到苏联解体,卢布大贬值,随便弄点物资就把当年的巨债给还清了。

如今阿根廷这简直就是自行解体,比索大贬值。

虽然大头肥肉确实是美国吃了,但我们这边也等于是白拿了1300亿人民币左右的阿根廷物资,至于白拿多少那就看3年后的比索到底能被米莱弄的贬值多少了。

至于什么废除义务教育,卖淫和器官买卖合法化,开放枪支买卖,停止科研补贴,把马岛送给英国,肢解阿根廷政府。

那都是阿根廷人民的内政,他们自己开心就好,反正米莱是他们自己选上去的。

我们在钱上没亏,在物资上没亏,那就行,剩下的看热闹即可。

我对米莱没啥意见,甚至觉得他上台还挺好的。

没其他意思,就是想看看完全的无政府之后一个国家能变成什么样,很好奇。

我是看热闹的,自然不嫌事大。

借阿根廷的下场给其他国家看清楚穷国和小国迷信所谓欧美式民主的未来,也挺好。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