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果敢战争搅动的“中缅油气管道”

"

不管缅甸内部政局如何变化,都可以从皎漂、果敢以及中缅油气管线这“两点一线”,窥探出中缅关系的微妙变化。

"

作者:温骏轩  /  编辑:尘埃

最近从果敢传来的消息一个接一个,果敢五大家族死的死、抓的抓,颇有点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的味道了。

就打击电诈这件事而言,其实已无悬念。11月21日的最新消息,已经有3.1万名缅北诈骗犯“依警还乡”。就如我9月2日写的那篇《同是电诈,为何印度骗子瞄准美国,中国骗子主打父老乡亲》中说的那样,缅北与中国山水相连,想整治的话断网都能起到效果。迟至现在发力,实在是因为其中牵扯太广。

500

从地缘政治角度看,东南亚属于中国的后花园,如果中国已经具备世界一极的实力,这个后花园的定位就是中国的“地缘利益区”。不过将一个地区定位地缘利益区是不够的,必须有足够的利益关联,才能够显现出这点。

最具象化的连接,是一条繁忙的通道。道路可以表现为一条用骆驼或铁路承载的商路,可以是一条重要的海上通道,还可以是一条重要的能源管道。以美国经略拉丁美洲这个后花园的经验而言,分割中南美洲、连通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巴拿马运河就是这样的一条通道。

巴拿马运河原为南美国家哥伦比亚所有,1903年,为了完全控制已经断续修建了20年的巴拿马运河,美国策动巴拿马地区从哥伦比亚独立。在美国技术和资金的支持下,巴拿马运河于1914年修通,而美国则通过条约控制了这条对美国至关重要的运河。正因为巴拿马运河的存在,美国分布在东西两侧的舰队才可以快速调动,极大保障了美国的地缘政治完全。

再看缅甸之于中国的地缘政治价值,你会发现也有相似之处。只不过被用来具体保障中国地缘政治安全的不是运河,而是“中缅油气管道”。

1

中缅油气管道的前世今生

作为中国缓解马六甲困局的抓手,中缅石油管道项目最早在2004年就被提上了议程。以这一年的数据而言,中国进口的原油有90%经由海运,超过七成经由马六甲海峡输送。如果部分来自中东、非洲、欧洲的石油,能够通过中缅石油管道输入中国,将大大降低对马六甲海峡的依存度。

很显然,这样一条经由缅甸的管道必然会让缅甸方受益,但当时执政缅甸的军政府也有自己的考虑。以2020年的数据来说,缅甸的已探明石油储量为1.35亿桶,全球排名仅78名,就算全挖出来也不过科威特这个中东小国一年的产量(2022年数据)。但缅甸沿海的天然气储量却相对丰富,已探明储量在全球排名能达到第29名。

卖资源肯定比单纯收过路钱赚得更多,因此缅甸方更希望相关国家能够成为其天然气买家。缅甸同时与印度、中国相邻,无论是已经完成工业化的中国,还是正在完成工业化的印度,都对资源有强烈的需求,所以缅甸希望这两个国家能成为其天然气的主消费国。

印度当然也想将东南亚作为其地缘利益区,曾经与其同属“英属印度”的缅甸,是其向东扩张影响力的桥头堡。问题是缅甸沿海天然气如果通过管道输送印度的话,需要经过同样从英属印度分裂出来的孟加拉国。缅甸与孟加拉国因为罗兴亚人问题长期摩擦不断,这一方案很难在孟加拉国通过。而如果绕过孟加拉国从印度东北地区入境,那成本又将推高到不可承受的地步,更何况印度东北地区还是印度境内最动荡的区域。

500

此外印度从印度洋以西地区进口石油可以走海路,完全不需要从缅甸中转。两厢对比,中国的优势就很明显了:既可以成为缅甸天然气的买家,又可以让缅甸从石油管线过境上赚一笔。如果缅甸自己发展工业,贯穿南北的“中缅油气管道”更将成为其重要的基础设施。以后来达成的具体协议内容来说,中方承诺,油气管道投入使用后并不会将资源全部输往中国。每年会在缅甸下载200万吨原油(约合10%的管输能力)和总输送量20%的天然气,以支持缅甸经济社会发展。

鉴于中国的优势如此明显,中缅双方最终于2009年达成了协议。至于为什么是这个时间点,我们后面会说到。

在这里先感叹对比一下中、印与东南亚地区的地缘关系。历史上,印度对东南亚地区的文化影响是很大的,在印度商人的传播下,佛教、印度教都成为过东南亚各古代王国的国教。源起于印度的佛教至今依然是中南半岛的主流信仰。

相比之下,古代中国的文化影响力则局限于越南北部。然而就当下的地缘政治格局而言,中国不仅能同时与缅甸、老挝、越南三国接壤,还可以通过在南海延伸的岛礁,以及对南海九段线内海域的权力主张,与除东帝汶以外的所有马来群岛国家发生关联。无论是战是和,客观上都比印度更容易与东南亚国家进行地缘捆绑。

回到中缅油气管道的问题上来。中国想铺设石油管道,需要成为缅甸天然气最大的买家。考虑到中国西南包括昆明这样的地区中心城市,都没有使用天然气,这本身并不是大问题。不过当初竞标时还是出现了插曲,为了不让中国打通这条重要的战略通道,日本富士财团联合国营韩国天然气公司组成联合体,在2006年底以高于竞标对手两倍的价格竞购缅甸天然气。

最终缅甸军政府基于自己还在遭遇西方制裁的现实,认定日韩的购买诚意存疑,还是选择了中国的一揽子方案。

中国的一揽子方案优势还在于,可以帮助缅甸在沿海兴建一个高标准的深水港,在将之作为油气管道起点的同时,围绕它打造缅甸的经济龙头。就这个方案来说,中国拥有着足够多的经验和资源。可以说只要缅甸方面没有顾虑,完全可以依靠中国投资迅速拥有一个世界级的经济特区。

这个被各方寄予厚望的深水港,最终选定在了缅甸若开邦沿海的皎漂港。依托这个建成后能停泊30万吨巨轮的港口,缅甸规划了“皎漂经济特区”。2009年10月31日,中缅原油管道原油工作船码头在皎漂港的马德岛正式开工。2010年6月3日,中缅油气管道缅甸段正式开工建设。

2013年10月,缅甸最为关注的天然气管道全线投产;中国最需要的石油管道,则在2017年5月投产。至此,中国在陆地拥有了继中亚油气管道、中俄原油管道之外的第三大陆地能源进口通道,马六甲困局得到了根本性缓解。

2

缅甸的“两点一线”

对于一条能源通道来说,修建成功是非常关键的一步。修建成功之后,如何在经济上赢利、在政治上不被破坏,则是一个长期课题。

就这个问题来说,俄-欧输气管线的前世今生是最好的参照。自俄乌冲突以来,经由乌克兰的天然气管线安全饱受影响。2022年9月26日通往德国的北溪1、2号管线更在俄乌战争爆发后被人为破坏,至今未能抓出幕后黑手。不管黑手是谁,俄欧之间的能源合作在可以预见的将来,都将受到结构性破坏。

相比之下,目前还处在亏损运营阶段,但长期看必然能够双赢的中缅油气管道安全,更容易受到缅甸国内政治形势的影响。在中缅油气管道达成最终合作的过程中,缅甸军方就曾经将之作为在缅北的军事行动的筹码。

2008年缅甸军方修改宪法,声称要在2010年重启大选,并要求在2010年大选后收编缅甸境内所有武装。2009年6月,缅甸军方代表貌埃副大将访华,通报自己将解决民地武问题。中国方面则表达了希望缅甸军方不要诉诸武力的立场。

此后位于中国边境,与中国地缘关系紧密的果敢地区被选定为突破口。2009年8月8日,“果敢8·8事件”爆发,缅甸军方在果敢五大家族的协助下,成功进驻,将果敢同盟军驱逐进山林,并将果敢置于缅甸中央政府管控之下。10月31日,项目正式启动。

显而易见,无论你承不承认,中国都对缅甸政局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即便没有对缅北的地缘政治影响,中国对缅甸政局的影响依旧强大。由于军政府性质,缅甸军方长期受到西方制裁,进口自中国的武器是其主要武器来源,希望中国帮助其开发天然气资源,最直接的目的也是补充军费。

考虑到缅甸内部政局的复杂性,以及不干涉他国内政的自我要求。中国在处理缅甸问题上一直在避免授人口实。对缅甸军方拿下果敢坐壁上观,已是所能表现的最大诚意。2016年,昂山素季幕后组阁的缅甸民选政府上台,同样希望将解决民地武作为自己的政绩。

2017年3月20日,中国农业银行正式冻结了果敢同盟军的账户,以及帐户中的50余万美元,更是进一步表达了自己的态度。同年5月,中国方面期待已久的石油管线终于正式投产。

不管你能从上述时间线的交织看出来什么,有一点都是可以肯定的,不管缅甸内部政局如何变化,都可以从“两点一线”,即:皎漂-果敢这一南一北、一经一政的两个点,以及中缅油气管线这条线,窥探出中缅关系的微妙变化。

3

缅甸的军政之乱

对于缅甸来说,最大的政治有二:一是军队是否愿意向民选政府移交权力;二是能不能与遍布边境地区的“民族地方武装”实现和解。这两件事又彼此关联。事实上,缅甸在1948年1月脱离英国统治独立时,实施的是多党民主议会制。只不过随之而来的边境邦独立运动,让缅甸军方的势力迅速做大,直至在1958年缅军总参谋长奈温迫使政府总理吴努辞职,第一次组建军人主导的看守内阁。

此后缅甸便进入了军人执政模式。虽然数十年间迫于内外压力,军方多次恢复议会和选举,但每次选举结果对军方不利,都会爆发一次新的政变。最新一次发生于两年多前。

2020年11月14日,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再次在新的选举中获胜,为了显示自己是全缅甸而非缅族的代表,新一届的政府被命名为“缅甸民族团结政府”。无论是昂山素季的民盟执政,还是在政府中增加少数民族的话语权,都不是缅甸军队希望看到的。于是次年2月1日,军方不出意外地又发动了新的政变,并掌权至今。

从1988年成立至今,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已经前后三次赢得大选,并两次被军方颠覆。今时不同往日的是,作为缅甸民意的代表,彻底失望的民盟强硬派决定走上武装抗争的道路,彻底终结缅甸军队对缅甸政局的主导权。

民盟以“民族团结政府”的名义,牵头建立了全称为“人民保卫军(People's Defense Force,PDF)”(又称人民国防军)的全国性武装组织。旨在重新夺回政权后取代现在的缅甸军队,成为新的缅甸国防军。理论上任何一支反军政府武装,无论是缅族民兵还是少数民族武装,都可以加入人民保卫军。按照民族团结政府自己的说法,目前人民保卫军国防部建制有五个军区,总兵力约6.5万。

这个数字显然有夸大的成分,目前人民保卫军也还没有真正完成内部整合。不过这并不代表这支在法理上有机会成为新缅甸国防军的力量,未来不会成为缅甸内部举足轻重的力量。毕竟它不光能吸纳民地武加入,更能为缅族内部的反军政府民兵团队提供天然归宿。

尤为值得关注的是,这支军队在建立之初就意识到了无人机将在未来战争中发挥重大作用,将募捐而来的大量资金投入无人机的购买、制造和研发上,在2021年就组建了专门的无人机部队。

500

在2023年8月22日,中、泰、老三国驻缅大使进行会晤,对三国配合缅方打击诈赌问题进行协调后,嗅到机遇的不止是果敢同盟军,还有政治身份更高的人民保卫军。

除了聚集于以果敢为核心的缅北,缅东靠近泰国边境的克伦邦也是缅甸诈骗的重灾区。臭名昭著的电诈大本营妙瓦底镇及KK园区就在克伦邦。与果敢的情况类似,妙瓦底的电诈园区也接受驻地缅军及接受其收编的民地武“克伦边防军”保护,也同样有试图夺取控制权的反政府武装。

9月3日,妙瓦底警察局遭到了来源不明的无人机轰炸,包括当地警察局长在内的3人当场身亡,十余名当地警务人员及政府官员受伤。主导这次袭击的就是人民保卫军下属的“联邦之翼”无人机分队。

500

换而言之,如今的缅甸军政局面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微妙。一旦在这次因反电诈而引发的战争中缅甸军方表现无力,让各民地武、民兵组织看到缅甸军方无力得到外援,他们就有可能在政治上团结在“人民保卫军”旗下,对缅甸军队发动全面战争。

在昂山素季的支持者开始尝试用武力解决问题的背景下,缅甸对于美国借势干涉缅甸内政的担忧远大于对中国。毕竟以民主为名干涉他国内政,甚至直接出兵,对于美国来说是常态。

2006年,一份据说是从缅甸国防部流出的机密文件显示,缅甸军方制定了大规模消耗战计划,防范美国可能发起的攻击。这份长达40多页的文件假想了3种美国入侵缅甸的途径:一是煽动缅军内部发生兵变;二是向缅甸境内的少数民族武装提供军火,鼓励它们联合起来向政府开战;三是拼凑邻国军队,发动侵缅战争,直接用武力推翻现政权。

相比之下,中国一直以来的态度要明确得多。如果不是因为缅甸的电诈产业已经影响到了中国社会的稳定,乃至民众对政府的信心,果敢局势并不会是现在这样的走向。只是当中国政府下定决心组局,要求缅甸各方交出中国籍电诈人员未果时,如果缅甸内部各方势力有人愿意扛起反电诈这面大旗,帮助中国完成心愿,中国自然乐见其成。

4

结语

由于一时割舍不了“保护费”,且地方势力盘根错结,缅甸军方当下在内政外交上都显得很被动。不过我们倒并不用担心它会因此做出不利于中缅油气管道的事。就这一战略工程而言,最难的一步是把它修通。因为在规划和修建过程中,搅局者可以无限放大它的负面影响,而一旦管道修通并带来巨大效益,只要不出现俄乌战争那种不可控的大场面,缅甸各方争夺的着眼点,必定是这一世纪工程带来的利益。

以缅甸最寄予厚望的天然气来说,2022-2023财年的出口收入是39.929亿美元,其中有35.8%为中国购买。随着中国西南的天然气基础设施铺设成熟,对于中国来说,来自缅甸的天然气并不是必须的,甚至成本还要高于西气东输的天然气。至于中方最重要的石油管道,其战略备份的性质则更显著一些。

从相互的依存度来说,缅甸对中国的依存度,显然要远大于中国对缅甸的依存度。在通过果敢战争,缅甸各方已经明确感知到中国有能力在缅甸维护自己利益,同时又视中缅油气管道为核心利益的情况下,日后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无论哪一方在策动武力冲突,都会先宣称自己无意破坏中缅油气管道的安全。

500

500

 -The End

文章首发:公众号——地缘看世界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