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最先进的应用科技才会推动最先进的理论研究

最近由项立刚先生提出“中国科技实力已经超越美国”的观点引发网上巨大争论。科技口搞基础理论研究的一些人赌咒发誓“中国科技落后于美国”,甚至痛哭流涕的说这些中国科技领先的言论是“害国”。双方观点为何有如此激烈的冲突?

很简单,有些人不懂得:只有最先进的应用科技才会推动最先进的基础理论研究。中国理论研究长期落后的现象恰恰是应用科技落后导致的结果。例如,牛顿伽利略都是在研发当时最先进火炮技术过程中发现了物理学的基础理论。

马克思主义认为:理论来源于实践,又反作用于实践,指导实践的发展。人们只有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实践活动中,才能逐渐认识自然界、社会和人类思维发展的规律,进而获得对客观事物的正确认识,形成体现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理论。

这段话明确地告诉大家,实践先于理论。实践的最前沿,才会推动最先进的理论。只有最先进的应用实践才会推出最先进的理论研究,而不是相反。

社会的实践最主要出现在哪里?大学还是产业界?当然是产业界。但是建国以来中国产业技术长期处于落后状态,产业以引进山寨先进技术为主,导致国内产业界的实践水平比较低。为了解决这种问题,国家下场组织大学科研机构为科研主力来跟随发达国家的最新科学理论发展的状况,所以长期以来国内大学科研机构是研发的主力代表中国科研的最高水平。这导致中国科研界误以为最先进理论研究可以脱离最先进的产业实践而存在,只有理论先进才会有先进的产业实践。这就是典型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时移世易,我们不再刻舟求剑。

现阶段中国很多产业已经站到了世界巅峰,例如华为任正非讲“我们已经进入无人区,前面没有人了”。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个对大学科研机构非常尴尬的问题。最新、最先进的实践产业界最清楚,同时优秀企业大量投入资金人力资源用于研发,以最新实践推动理论研究。企业实现了用最新理论研究解决实践中出现的难题,向市场推出最高端最先进的产品来实现企业利润最大化,实现了实践和理论的完美互动。大学科研机构由于距离产业界的实践距离比较远,不能及时了解最新的实践和实践方向,导致大学科研机构的科研和产业实践逐渐脱钩进入一个自娱自乐的小圈子。不知道最新最先进的产业需求在哪里,也就无法研发最新最先进的理论,大学科研机构的科研就逐渐落后于产业界。

最打脸的例子,华为mate60手机的卫星通讯功能大学科研机构至今都糊里糊涂不知道华为是如何做到的。

例如,自动驾驶、人工智能AI研发是大学科研机构还是产业界搞得好?显然是产业界搞得好。

结论:当处于实践的最前沿的产业界大搞研发的时候,大学科研机构不但在实践落伍于产业界,同时理论研究也落后于产业界了。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