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 | “金鸡”为何变“炸鸡”?

01

金鸡奖的获奖名单出炉了,有人直呼荒唐,说这次评奖“又一次凸显了当代文艺圈的荒诞逻辑。”

500

其实,相对于尖锐的批评,整个评奖、颁奖的全过程,无声无臭,无人重视,无人在意,才最令人尴尬。

实际上,中国人是爱看电影的。

要知道,中国已经超越北美,成了全球最大的电影市场,受到观众追捧的中国电影,动辄几十亿票房,令好莱坞制片人嫉妒到眼睛出血。

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中国最权威“专家奖”的金鸡奖,理应像奥斯卡之于美国电影那样,成为电影人渴望的无上荣耀、社会思潮与主流价值观的风向标、观众的观影指南……

但遗憾的是,金鸡奖真的什么都不是,它外在于中国电影市场,游离于社会思潮与主流价值观之外,对电影观众不屑一顾。它孤芳自赏,自鸣得意,高高在上,变成了一种封闭排外的上层文化精英小圈子里的“分猪肉”游戏。

500

说实话,今年的金鸡奖如果能把最佳故事片授予《八角笼中》,我倒要对它刮目相看,因为王宝强执导的这部作品,虽尚有不尽人意之处,但其厚重的现实主义品格,却令那些虚无缥缈,如披着革命外衣的小布尔乔亚偶像剧《无名》等影片,难以望其项背。

讽刺的是,《无名》包揽众多奖项,《八角笼中》只获得一个羞辱性的最佳录音提名。

500

这些评委呀,心里根本就瞧不起底层人民,油头粉面,矫揉造作的上海滩高等华人,才是他们的自我映像,才令他们一见倾心。

02

今天,金鸡奖不再是一种荣耀,而变成了中国当代文艺的一种症候。

金鸡奖的问题在哪里?

直截了当地说:一是价值观混乱,评委并不知道究竟应该提倡什么,反对什么,且有臣妾主义倾向,即本能地想取悦于西方“普世价值”;二是搞综合平衡,把奖项作为一种“礼物”而不是一种“标准”,照顾各种关系、利益,不照顾作品本身。

500

可怜这只“金鸡”,本应该金鸡报晓,“雄鸡一唱天下白”,结果却被私心自用的文化精英做成了炸鸡,与有关系的人分而食之。

由于这些原因,金鸡奖在国际上当然没有权威,在国内也没有权威,对电影人来说,反正金鸡与电影的思想性、艺术水平等全无关系,得之何喜?失之何忧?

03

于是,有点自尊心的《流浪地球2》只好含辱忍愤去角逐奥斯卡,当然,郭导会一无所获的。

这里的悖论在于:“流浪地球”代表了一种与美国秉持的“西方价值观”相对立的“中国价值观”(至少导演是这样自我指认的,主流舆论和大部分观众也是这么认为的,其在中国获得票房成功很大程度上也与此有关),现在却要不合逻辑地向代表“西方价值观”的奥斯卡寻求认同。

没有比这更伤人自尊的事情了,小破球受到奥斯卡评委的冷遇也是可以预期的。

500

《流浪地球2》的尴尬,凸显了中国缺乏权威电影奖项的困境。

由于中国缺乏权威电影奖项,中国电影人为求得认可,就对所谓欧洲三大电影节(柏林、戛纳、威尼斯)以及美国的奥斯卡趋之若鹜,为了让人摸头,就在文化与价值观方面各种扭曲、迎合,形成了一种“主动的殖民化”。

金鸡变成了炸鸡,受益的是文化精英的小圈子,受损的是建设文化强国的梦想。

500

因为,没有权威的电影奖项,就意味着我们失去了在文化领域里重要的荣誉授予权,也等于失去了重要的价值评判权!

中国电影市场虽大,因此成了一片没有灯标的海洋。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