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新清史的学者,也可以是受自由主义思潮,背离历史唯物主义的学者

【本文由“东八区北京时间”推荐,来自《网传国家“清史”工程的完整稿没有通过,大家怎么看?》评论区,标题为东八区北京时间添加】

反新清史的学者,也可以是受自由主义思潮,背离历史唯物主义的学者。

就好比反对帝国主义的,也可以是另一批帝国主义分子。

文史界的问题很大。

就拿希腊来说,对于古希腊资料的研究,长期停留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意识形态却从四个阶段论的批判古希腊奴隶制转向了吹捧古希腊的“科学思想”,以至于现在政法、文史界,一堆言必称古希腊的公知。

我们都知道四个阶段论对于研究古代国家形态不够完善,但这就代表鼓吹古希腊“科学思想”是对的?

同理,反新清史的学者,不代表他的作品是对的。或者说,这些学者构建的理论,对于对构建中华民族的民族认同,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一定是有利的。

亚历山大东征,在波斯贵族于阿拉伯帝国执政时期创作的历史史实中,是波斯帝国的王。在文艺复兴重新发现的罗马史料自己的叙事中,是他们占领下的巴尔干半岛的本土民族抗击东部敌人的表率,而在近代建构的希腊历史中,亚历山大是“希腊人”,虽然现存史料证明亚历山大不想受到希腊城邦的约束,拒绝承认自己是希腊人,但是今天的中文互联网,照样有一群人认为亚历山大是“希腊人”。

到了今天,谁都说不清楚巴尔干半岛和小亚细亚地区是怎么回事,只能承认那些地区和西欧蛮子一样,是散装的。东一个亚述“帝国”,西一个赫梯“帝国”,天知道是不是类似于商和周的关系。在西方的叙事体系下,这些国家只能捏着鼻子承认中东跟西欧一样没有大一统的传统。可问题就在于东正教、伊斯兰教塑造的国家,在追求领土的表现上就不像是没有大一统意识的传统。

我也可以猜到清史问题大概出在哪,只说下面这些:

如果有些人想学习阿拉伯人的大度,编写本土历史的时候,因为宗教/政党的意识形态,完全摒弃主要民族的叙事,摒弃自身立场的叙事,编一个所谓的“理客中”的历史,那么建议多读读中东史,想一想为什么同样都是被蒙古帝国灭国,一个可以复国,另一个成了“古罗马”——散装到今天。

极左和极右的目的,可能并不是想利用民粹,而是通过这种手段,让那些站在中间立场的人,背离人民,背离人民史观,这种情况下,保持所谓的理性、中立、客观,那就不好使了。

我记得之前说过一个观点,任何一个人,一个中国人,看到日本屠杀的历史,看到蒙古帝国、满清、鲜卑那些屠杀的历史,都会有一定的愤恨情绪,史官也会,这些会如实表现在史料的叙事结构里。一些历史中,岁大饥,人相食,只有六个字。但是在写石勒沉水八千宫女的时候,就不止6个字了。

满族归满族,满族里有没有激进份子,皇满分子是一回事,照顾满族情绪,给他们先祖犯下的错粉饰,那是另一回事。唐修史的时候,并没有因为隋唐皇室的北周经历出身而粉饰石勒犯的罪。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