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有个山东室友,长期习惯面食,到武汉改吃米饭各种腹泻,一个学期才适应

【本文来自《中国碳水太多,蛋白太少,饮食结构需要改变》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因人而异的东西非要用西方营养学那一套来统一标准。以例反驳之:

1.本人大学时有个山东的室友,长期饮食习惯是面食,到了武汉改吃米饭各种腹泻,一个多学期才适应。

2.本人不抗拒奶制品,但奶制品吃多了或饮酒时摄入略多就会消化不良,貌似是体内解奶的那类酶天生不足。

3.川渝好辣、辣能除湿,但习惯了传统闽粤菜的人吃到川渝剂量的辣至少腹泻、重则进医院洗胃。

4.结论:不考虑个体代谢差异的食物摄入观点,与谈毒性不讲剂量一样都是在耍流氓!昂撒人在半个多世纪前就是用同样的健康理论与话术,去抹黑肉食以促成精糖类食品的爆销;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同样套路写出的、大多数反精糖、反肉食、环保式的大小作文,恰的基本都是蛋白类食品和保健品资本的饭。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