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人的狗为啥必须死?西方传过来的极端动物保护主义本质是什么?

最近贵阳男子因女儿被咬打死未拴绳狗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狗主人说狗是自己的孩子,男子杀了她的孩子,更有爱狗人士在放学路上追问打狗者女儿,你爸爸是好人吗?,甚至威胁说“要和兄弟们天天蹲守他女儿”。

500

以此为由头,谈谈爱狗人士,以及西方传过来的极端动物保护主义的本质。

西方的极端动物保护主义、动物平权、动物解放,本质上是黑人平权运动后,权利向动物的一种延伸。

在动物平权运动之前,黑人扮演着如今动物的角色。

西方白人拿黑人当动物,建“人类动物园”,将人关在笼子里供白人参观。

从15世纪新大陆被发现开始,哥伦布就开始绑架旅途中遇到的土著人,并将其带回欧洲。当时,美第奇家族在梵蒂冈建了一个超大动物园,并将各个不同种族的土著人与其他野生动物关在一起。

500

18世纪至20世纪中期,这些靠展览不同种族人类谋利的动物园达到鼎盛,展方通过强调“展品”的在文化和基因上的落后及劣根性以显示出白色人种和西方社会的优越性,进而间接正当化白人国家的殖民统治。

一直到1958年布鲁塞尔世界博览会上,还有关在栅栏里面的刚果小女孩供西方游客围观、投食。

500

维基百科资料,https://en.wikipedia.org/wiki/人类动物园

相关条目,https://en.wikipedia.org/wiki/莎拉·巴特曼

西方白人拿黑人做人体实验,与如今的动物实验别无二致。

从1932年至1972年,美国公共卫生部对400名黑人进行了秘密的梅毒观察实验。

他们将这400名患梅毒的黑人病人集中,以对他们的免费治疗的谎言为借口,在被试者全部不知情的情况下,观察他们从感染到死亡的全过程,被试者均未接受任何治疗,即便1947年青霉素已经被发现并可用于治疗梅毒。

研究人员亲眼看着眼前的400名黑人一步一步走向死亡,却从未伸出援助之手,一直到1972年,实验知情人向大众媒体揭发,该实验才终止。

500

参加梅毒试验的试验者

维基百科资料,https://zh.wikipedia.org/wiki/塔斯基吉梅毒試驗

相关条目,https://zh.wikipedia.org/wiki/危地马拉梅毒试验

西方白人拿黑人当做牲口,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而这些贩卖奴隶的市场与牲口市场一墙之隔。

在四百年的时间里,通过非洲被贩卖至美洲的“黑奴”数量高达1200万(保守估计),另外还有超过1000万人在航运中死亡。这些黑人在美国成了奴隶,他们常年付出着巨大的劳动量,被肆意欺凌、鞭打。

500

即使到了20世纪,《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已经签署50年,美国的黑人仍然饱受歧视,白人屠杀黑人仍然屡见不鲜,虐杀黑人的照片甚至被放到明信片上。

500

几百年的历史沉淀,使得西方白人的集体潜意识里认为,黑人(或者说非白人)是介于人和动物之间的物种。

既然“半人半动物”的黑人能获得平权,那么动物平权也就成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500

于是,禁止用黑人做人体试验演变成了禁止动物试验,禁止虐杀黑人成了禁止虐杀动物,主张“黑人权利”、“黑人解放”成了“动物权利”、“动物解放”。

以上便是西方极端动物保护主义出现的内在逻辑和社会土壤。

本质上,西方的动物权利主义是白人至上主义的延伸,两者其实是一体两面。

在西方历史中,人权是不断扩张、不断下放的,先是白人男性拥有人权,再是白人女性,再是黑人,接着要推广到动物。

我们知道,黑人平权运动的胜利是马丁路德金、黑豹党等一大批黑人英勇抗争的结果,是全球反殖民运动、非洲独立运动相互呼应的产物,这是斗争带来的胜利果实。

500

但在黑人平权运动后,动物权利主义兴起,西方白人将本该独属于人,黑人辛苦斗争得来的权利赋予动物。

白人一下子从“践踏人权”的罪魁祸首站上了“心地善良”的道德高地,他们能赋予动物权利,意味着黑人的权利也是他们赋予的,是他们“良心发现”的结果,黑人的斗争变得无关紧要,胜利果实被窃取了。

所以说,西方动物平权运动实质就是白人至上主义,在他们看来,白人能赋予黑人权利,同样也能赋予动物权利,白人凌驾于其他非白人和动物之上。

但人是万物的尺度,人权神圣不可侵犯,黑人和白人都是人,和动物有本质区别,黑人的权利从来不是白人赋予的。

西方极端动物保护主义、动物平权运动、动物解放实质上是在模糊黑人和动物的边界,削减黑人的人性,即黑人天然拥有权利的正义性。

不同于白人的虚伪,中国人对黑人没有原罪,不需要通过爱动物来掩盖将黑人当动物的罪行,中国人能站在人类的角度看人与动物的关系。

自古以来,中国人的观念都是“天生万物,唯人为贵”。一切以人为本,我们没必要学者西方搞什么动物平权运动、极端动物保护主义。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