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保育院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生病

【本文来自《我小时候有一个阶段还上过全托制幼儿园:周六下午家里接走,周日下午送回》评论区,标题为小编添加】

我特么三岁就被送进中直保育院。就是在北京半壁店那个。里面的设施很超前。居然有一个转盘就是现在很多小老板经营的,给钱就开动,小孩子骑在玩具马上面一上一下还转圈的那种。

每半个月才能回一次家。星期一早上去保育院的时候记得每次我都大哭一场。然后坐上大巴车去保育院。有时候死活不上车,使劲哭闹直到大巴车开走。然后我们几个不肯上学的都是小男孩被集中起来乘坐局长的苏联轿车是吉斯还是吉姆记不清了,去保育院。秘书局的局长叫曾三。还是我大长沙长郡中学的校友呢。如今长郡中学还有他的题字。

在保育院每天中餐之前每个孩子被强行投喂一勺鱼肝油。那味道特别特别恶心难闻。现在我一看到鱼肝油就躲开。

我记得在保育院最快乐的事情就是生病。生病发烧只要超过38.5℃就可以坐保育院的小汽车进北京城协和医院看病。这时候妈妈可以来探望。当然生病发烧必须先住保育院的隔离室,诺大的病房就我一个人使劲哭也没人搭理那种。有时候发烧不到38.5℃就白被隔离了不能见妈妈。

在保育院的15天是不允许家长探望的。这特么相当滴没人性。据说是苏联定的规矩。

我在保育院里也不安分。抓住一个保育员使劲喊她妈妈。那个小姑娘还没结婚呢。使劲躲着我然后我就各个班级找她。追上她就一把抓住大哭不止。迫使保育院把她调到其他幼儿园去了。

这个狗屁保育院严重脱离群众,改制鞋厂了。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