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她的朋友,但也想“纪念”一下Akid

Akid在东京饿亡的事情流传有几天了。我意难平。纪念她的人都说只和她见过几面,了解不深。我怀疑我也曾和她打过照面,08年的时候,我也纪念一下。

先说几句可能会挨骂的话:

1、她是个落入歧途的人,是傻人,是偏执的人,但我感觉她不是坏人。

对于她那些刻毒仇华的话,我的内心毫无波澜,因为见多了。

而路人看见了,禁不住骂她一句“死的活该”,我也理解。

恨国党病死了,爱国者觉得大快人心。爱国者被夹脑袋了,对方也会鼓掌庆祝。反正互相幸灾乐祸是常态,谁先抓到机会谁爽快。只是对她,于心不忍。

她发恶毒阴冷的话,但她并没有真的伤害过谁。她只是折磨了自己,相比那些吃里扒外、吃饭砸锅、既得利益两面人,她却完全拿自己当了耗材。

几年前她在某“公会”工作时候就已经瘦成骷髅,状如鬼魅,不知道同事们是怎么放心的?

我感到难过。本来一个大好孩子,16岁就考上名校,爸妈的宝贝,全村的希望,最终走入歧途。炒币血本无归,没钱吃饭看病,没力气走路工作……

我有种感觉,她是早就明白自己要完了,这两年她几乎是在看着自己慢慢死去。她的父母和她绝义,想必也有莫大的痛苦。

2、都说她那些话是“反人类”。她那不叫反人类,核平、饿殍,明明只针对中国人而不是全人类,那就是种族主义自恨。

但她那些话显然不来自于她自己,明显是受妖孽导师、大蜀国总统“刘阿姨”之流话语的蛊惑。刘阿姨的卧龙凤雏也在那个“公会”工作,十年前满口“大洪水”“核平中国”,天不生大英万古如长夜……这些妖言包装的殖人自恨思想,有豆瓣热捧,有博导站台,风光一时。文艺青年们有太多机会躲不过去那样的洗脑。

补充:第二条不是在否定她反人类,但是要注意“反人类”这个罪名本来就是美帝为了掩盖其阶级民族政治斗争意图,而发明出来的。因为按照美帝吹嘘的自由主义普世价值理论,要讲人性,不应该划分敌我,不应该把人看成敌人,可美西方实际又要到处塑造敌人,怎么办?那就给敌人安一个反人类的罪行,反人类的那就不是人,于是可以不把对方当人看,不用讲人性,屠了完事,想想给萨达姆安了什么罪名?

同样,在Akid这里,注意那些其实支持她的人,也会假惺惺的说她那些反人类言论不对,比如为安倍落泪的那位女记者。他们绝不肯说Akid的仇华言论不对,而只愿意说她的反人类言论不对。这是在掩盖他们恨国仇华之意图。 https://user.guancha.cn/main/preview?id=1080127 

3、很多人说她的朋友在吃人血馒头,生前不救助,死后假惺惺。我觉得不能一概而论,虽然里面确实有奇葩,写什么“这个时代辜负了她”、“她有幸死在自由的土地”,写出这种文章的人真是虽生犹死。不过,之前有人经常投喂她,还有一群人组织起来要为她收尸治丧,放不下她的死亡,我觉得普通朋友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

有些悼念文章情真意切,只是十多年过去了,看不到一点反思,依然热情地活在“致命的自负”里。

4、我发现我和她可能也有些交集。

2008年时候,我也参加过她参与组织的那个民间读书会活动。当时感觉,读书会主要成员风华正茂,才华横溢,但是过于春风得意,得意忘形,觉得自己读了一堆书就该指点江山、俾睨天下,风流自负溢于言表,有时候表情简直戏剧化。再后来狂妄到无以复加,2010年在豆瓣对清华左翼学者展开围攻,戾气爆棚,主要成员甚至用最肮脏的话辱骂学者,直奔下三路而去,居然还有内地港台一堆学者纵容。脏话贴早没了,但是类似的帖子还在。

他们是反社会主义先锋哈耶克的铁粉。哈耶克的代表作《致命的自负》,抨击知识分子过于相信知识理性,以为可以规划世界。然而这群哈耶克粉丝自己就陷入致命的自负。

自以为科学理性民主,却常做反科学理性民主的事;一本正经反文哥,却不自觉继承了文哥暴戾气质;天天批判信息茧房,自己就在学识茧房里;反乌托邦却总是幻想人间天国文明世界,最后润出去做鬼也光荣……这是现代知识分子常见病。我这话不是只说他们,我们都有可能。

而这一切对于Akid是真致命了。

5、2010年虽然暴戾,但还算是正面辩论。现在的局面是进一步歇斯底里,废青化、躺平化。Akid以躺平的态度等死,以诅咒代替思辨。而她那些支持者,面对不同意见,就直接搞开盒人肉之类行为。

人文学科这种东西,如果闭门造车走不出去,就会塑造一种不知世事、不知稼穑、不懂事理的酸腐极端性格。去基层锻炼两年挺好的,但是现在的人也不干了,他们会说:我只愿去烟草公司基层吃苦。嗯,这和左右无关,马克思宅男也可能幼稚脆弱的一塌糊涂。走出茧房的勇气才是稀缺品。

最后,Akid在濒死状态下发的那些东西,我有个很不好的感觉,她反复发类似构图的照片:一支枯臂拿着一个东西。几乎有一种迷之“行为艺术”的感觉。还有对着镜子自拍欣赏的照片,联想到她转发为731洗地的帖子,感觉她似乎陷入一种变态恐怖的“美感”之中……不能多想,都已烟消云散,愿安息。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500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