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志愿军居然因为太好被质疑——这些故事不比脱口秀低级黑风趣幽默得多?

推荐魏巍的《东方》,虽然是小说,但是特别写实,博主说的这些在里面都有体现——

@兔头学姐张铁根

笑不活了,夹人们,翻看抗美援朝政治资料汇编时,发现一个有趣的事。

抗美援朝因为是出国作战,我军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尤其是对于两国政治区别和民间地方区别,特别强调要注意工作方式、工作态度,不能有傲慢帮助人居高临下的心态,反正就是很细致。

大家觉得这没毛病吧,可事情到了实际执行的时候就完全超出了很多人的意识,我军干部从基层到高层都严格执行纪律,并且基层干部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地与朝鲜人民军进行沟通、搞好关系,地方工作上积极帮助老乡种地、打水井、盖房子,也为受战火侵害的老百姓提供医疗救治,有患病的老百姓甚至被战士背着翻山越岭,穿越轰炸区。同样那边也有二鬼子和叛徒,同样也有土匪和流寇,我们的战士也一并帮朝鲜老百姓剿匪清霸,同时在收复的土地上建立简易的管理机构,尽量保证刚刚收复的地方有秩序。

这一套地方工作对于志愿军来说,那真是重庆出租车——行云流水啊,十几年不断优化总结出来的工作经验,一切都是那么的得心应手,同样朝鲜人民也和我们一样,被志愿军的真诚和无私奉献感动的不要不要的,但问题就恰恰出在了太过熟练。

这一套我们习以为常、驾轻就熟的地方工作,因为出国作战还被强化过,各个部队都怕给祖国丢人,结果搞的太过出色,但这一套工作在政治领域是不同的意义啊,这属于政权工作,是社会组织力和政权合法性来源的政治工作,朝鲜领导人被这些工作惊的一身冷汗!志愿军这是要建立政权,重现大唐荣光?

这么搞下去,老百姓不听我的,军队不听我的,都只认你们了,这不完犊子啦,所以立刻就与我外交人员进行了交涉,你们不能这么搞啊,如果真要这么搞,可以让我们来,你们别自己来啊,这样会显得我很呆

太过优秀,有时候也会成为一个问题,经过交涉以后,志愿军迅速修正了工作方式,更加注意两国影响,很多志愿军同志因为工作习惯原因,一下子适应不了,脱离了地方工作,搞的无所适从,到底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拿不准尺寸,很多干部都因为这原因,没少被批评,志愿军也表示很委屈,一下子让干了十几年的习惯突然改变,也确实有点困难,都养成肌肉记忆了,经常是收复一个地方,习惯性地留下部队,组织人民。然后又想起来有问题,赶紧通知朝鲜人民军,把志愿军召回去,尽量避免尴尬。 

我党和我军的行为也充分证明了抗美援朝的正义性,但凡我们有一点帝国主义想法,朝鲜现在已经开始学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

500

500

500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