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话题: 中美关系·贸易ACG垃圾分类军事电影

所有国运蒸蒸日上的国家,无一例外都在进行改革。

所有国运蒸蒸日上的国家,无一例外都在进行改革。

                        ——从商鞅变法到美国大选。

人活着,要吃饭;人类活着,要消耗自然资源。或曰生产资料。

消耗的自然资源投入到名为社会的机器里,产生社会财富。

那么人类过去这几千年的主题就是,如何让机器更强大。

在过去的几万年里,人类从只能消耗一份资源产生四分之一份财富,到现在,消耗一百份资源产生七十五份财富。

并且较长时间可预测的未来内,这仍是人类社会的主题——让消耗资源的能力趋于无穷,让产生财富的效率趋于一。

达成这个目的要通过两个手段:更好的工具和更有效的人员组织。

即科学技术和社会制度。

(即广义的知识)

这两者的水平共同决定了一个社会的生产力水平。就像人的两只脚。

人的两只脚交替前进,人才能往前走。社会也是如此。

当科学技术落后于社会制度,就会发生工业革命;当社会制度落后于科学技术,就会发生制度革命。

但需要注意的是,

工业革命并不是由先进的制度直接促成的。

社会革命也不是由先进的技术直接促成的。

先进的社会制度意味着更有效的人员组织,就意味着更多的技术工程实践,而当量变引起质变,新的基础科学便应运而生。(量子力学最早是为了解决炼钢过程中的温度测量问题,后来拓展为黑体辐射问题。)

先进的技术会带来更先进的生产方式,生产方式则决定了生产关系。

那么新的生产关系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新的价值创造体系。

而旧有的的社会制度意味着就有的人员组织方式,

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旧有的财富分配方式。

虽然人人平等,但这是基于人格人权意义上的平等。并不意味着社会地位的平等。

能创造更多价值的人居于更高的地位。

这个规律自部落时代就已经有了。

那么当旧有的财富分配方式与新的价值创造体系相碰撞,就意味着你所创造的价值与你得到的财富不匹配。

资本家可以什么都不干躺着赚钱,而平民出身的硕士生十年寒窗却拿着可怜的工资,被导师欺压跳楼。

结果是社会的贫富分化,社会阶层撕裂。

从这个角度来看,秦国商鞅变法的背后,是由于先进冶金技术带来的先进农具,用犁锄等取代了过去落后农具而导致的生产力大跃升。

由此分析目前美欧的政治困局,本质是落后的制度限制了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

而在这种情况下导致的结果往往是灾难性的。

一方面,巨大的贫富分化使得社会动荡,另一方面,不公平的分配也会极大的挫伤人们的生产积极性,限制了社会生产力。

当在华尔街投一分钱就能有十分的回报时,谁还会去啃那些艰深难懂的理工书呢?

谁还会用心投资研发呢?

当在流量视频网站做个营销号随便投个液压机之类的垃圾视频就能有不菲的收入的时候,谁还愿意待在肮脏的工厂里呢?

没有制造业,没有工厂,没有工程师,没有生产,就没有实践,没有实践,就无法发现新的、有价值的问题,没有问题,就没有人研究这藏在问题里的、必然性的规律,又谈何基础科学的突破呢?

看看现在的苹果英特尔,他们研发的动力更多的是为了维持自己的股价。(所以说华为不上市是真的高瞻远瞩。打心眼儿里佩服。)

这样,投入再多,建造再多实验室,也不过是重复已发现的规律,或者苦思冥想,闭门造车罢了。

2016年,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黑天鹅事件一词走进人们的视线。

而在我眼里,从来就没有什么黑天鹅事件,有的,只是对于危机的视而不见。

几乎所有的灾难,都是由于短视造成的。

正如海恩法则所揭示的: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

现在愈演愈烈的黄背心,是早在2011年,人们走上占领华尔街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的。唯一的区别只是时间和方式的区别。

直接说结论吧:所谓的“民主”的制度,在事实上已经成为社会发展的桎梏,世界将迎来一场百年一遇的大变局。这场变局范围之广,时间之长。将波及所有“民主”国家和地区(没错,说的就是湾湾)。并且将要持续到本世纪后叶。

而解决这个问题,就得通过制度入手。

而对于所有变革来说,既得利益者都是绕不开的问题。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欧洲的既得利益者势力相对较弱,变革可能先从欧洲开始。

但所有变革,都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人物去领导,保守估计,欧洲出现这样的强势人物,最少需要五年时间。

虽然说其实答案就在他们身边,但是他们心中的傲慢与偏见无法让他们去重读马克思。而随着中国国力的强大,也许会有人意识到这一点。当然,我还是那句话,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只是时间问题。

而美国的情况则要糟糕得多,一方面,由于过去他们打赢了苏联,萨达姆等一系列对手,他们对于“民主”制度的优越性深信不疑。对于普世价值观也深信不疑。甚至还一度有过“历史终结论”这种极其荒唐的论调。他们的既得利益者势力也要庞大的多。

这样的结果就是,未来美国的的政治将会变得更加精神分裂,问题巨大而又找不到症结所在,再加上对手中国的刺激,会变得极其焦虑和不安,会做出很多荒唐的事情,高层会频繁的出现各种变故,会变得很难去打交道。底层也会出现很多足以写入历史书的事件。

在舒适区待的时间久了,便越不愿意从梦中醒来,越不愿意承认现实。

看看现在自比灯塔的美利坚,和当初自称天朝的大清,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然,未来美国也会出现变革,不过那可能是较长时间以后的事情了。

(西欧剧变,美国解体也许不是天方夜谭。只不过概率低了些。)

顺便提一句,制度变革不一定以暴力革命的形式完成,在更多情况下,是以改革的形式完成的。

这主要取决于既得利益者势力的强大程度。不断积累的社会不公可以通过改革释放出来,但没有改革的国家就会像一堆在不断烘干的火药,在某一天发生剧烈的爆炸。(即流血的、大范围的冲突和暴力革命。)

而对于我们来说,我们的经济制度,在某种程度上借鉴了美国,现在危机已经在酝酿中了。某些问题,已经开始渐渐浮现了。

(尤其要提人口问题和教育问题)

对于中国来说,一场大规模的改革已经势在必行,迫在眉睫了。

不寻找新的增长源而只寻找增长点的话,就像你发现了再多的油田,也不过是明日黄花,没有新能源就没有未来。

而我所说的新能源,就是新的、更多的、高素质的人口。

否则我们就会在吃干净所有剩余的红利以后,成为下一个美国。

而目前,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的政治体制和马克思主义意味着我们改革的阻力和思想解放的难度要小得多。

我虽然历史不好,但我发现,每一个国运整整日上的国家,都是正在进行变革的国家。

变革的过程是痛苦的,但是能进行变革,就意味着出现了强有力的领导人和清晰明确的指导思想。

这样的国家,人民是有奔头的,这比富裕的生活更加重要。

至于我们每个人在这历史的洪流中要扮演什么角色,这就要看我们的奋斗和时运了。

其实说了这么多,国家和人是一样的,强者会在自身找问题,自我革命,而弱者总是在别人身上挑过错,一如特朗普先生指责我们偷取了他们的工作。

-----改革,永远是强者才做的选择。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啊。

引用我自己的话结尾吧。这时代是永远向前发展的,时间会停止吗?只要时间不停止,改革就永远没有完成时。

500

500

500

免责声明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