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上海打虎,碰到了真老虎

500

在金圆券改革一开始的时候,建丰同志也一度惩办了不少投机倒把的不法奸商,其中就包括杜月笙杜老板的公子杜维屏,也被判了刑,还处决了几个人,其中包括财政部一个官员的家属。

连常公的亲信吴忠信的老婆都跟人抱怨说,蒋经国是我从小抱大的,没想到他做事这么绝情,连我的棺材本都抢走了。

一时之间形势是很好的,物价也逐步趋于稳定,建丰同志准备等基本上稳定下来之后,就开始推行配给制,就可以稳定物资供应了。

常公对此一开始也是非常支持的,遇到上海滩的一些大佬不怎么配合的时候,常公亲自赶赴上海召集这些大佬讲话,让他们识相点,要支持政府的经济改革工作,不要螳臂当车,否则就是不忠诚于国家云云。

500

但到了建丰同志准备继续深化改革的时候,在浦东大楼召集大佬们开会,杜老板还是老辣,在会上先检讨了自己教子无方,杜维屏被判刑是罪有应得,然后就开始将建丰同志的军,直接点名说扬子公司大批囤积物资,是不是也应该查办?

扬子公司的老板是孔祥熙的公子孔令侃,宋美龄没有生育,所以一直把孔令侃当成自己的孩子,视为己出。建丰同志当然知道其中利害,所以并没有马上接杜老板的招,企图蒙混过关,说只要查实扬子公司确实囤积物资,有违法行为,就一定依法处置,绝不宽贷。

上海的媒体也跟着火上浇油,说建丰同志在上海只拍苍蝇,不打老虎,所谓打老虎是假的,除非打了孔令侃才算是真正的打老虎。

建丰同志怕自己前功尽弃,于是派经济警察查封了扬子公司的仓库,准备和孔令侃决一死战,鱼死网破。

宋美龄一听孔家都被查封了,马上从南京赶到上海,先把建丰同志和孔公子找到一起,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关起门来说就行了,不要让外人看笑话。

建丰同志先是说,希望孔公子看清形势,以大局为重,不要螳臂当车,不要妨碍经济改革。孔公子哪能受这个委屈?当场撕破脸说,你要是敢动我,我就把孔、宋两家在美国和欧洲的情况都抖搂出来,看谁尴尬!

建丰同志当然也不示弱,准备硬到底。蒋夫人一看形势不妙,建丰同志真要鱼死网破,于是打电报给正在北平召集军事会议,部署辽沈战役的常公,常公马上二话不说,就赶到了上海。

500

常公到了上海,建丰同志和上海市长、警察局长等人前往机场迎接,到了住所之后,正准备给常公汇报详细情况,蒋夫人说,总统旅途劳顿,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建丰同志等人只好告退。

宋美龄于是先下手为强,到住处给常公吹了一顿枕头风,常公就有了先入为主的判断。第二天,常公召见建丰同志,批评他胡闹,让他马上把孔家的仓库解封。

建丰同志轰轰烈烈的打老虎行动到这也就基本上完蛋了,虽然媒体上还在洗地,说孔家囤积物资的事查无实据,所以才解封放人了,但建丰同志知道大势已去,无可挽回,已经丧失信心了。

身边的人说,那段时间他每天晚上都喝得大醉,醉酒后一会儿大喊大叫,一会儿大哭大闹。常公那段时间其实也差不多,时常精神恍惚,身边人也回忆说,经常一个人躲起来大声的哭。

到十一月,主持经济改革的行政院长翁文灏和财政部长王云五辞职,经济改革就此失败。

但金圆券改革对常公和国民党政府来说,并不亏本。按照财政部的估算,本来兑换法币只需要2亿元金圆券就够了,但实际上发行了10亿元,从一开始就严重通胀和贬值了。

在强制兑换过程中,老百姓仅有的一点外币和黄金、白银都被收走,换成了金圆券,翁文灏内阁辞职后,金圆券改革也作废了。等于老百姓拿到的是白纸,而常公和国民党政府拿到了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

最后,这些真金白银都跟着常公一起撤退到了海峡对岸,成了台湾起飞的本钱。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