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暴亏42亿!北京最牛超市的“亲儿子”,只能靠啃老度日?

500

500

文/ 金错刀频道

近两年,各大商家为了推广自己的小程序或APP,无所不用其极。

尤其是快餐行业, 一进入麦当劳的店里,无论是前台,还是整面墙上,“手机点餐”四个大字直接怼到了消费者的脸上。

500

甚至不惜花费重金,打造高科技机器人,让消费者自助点餐。

500

肯德基直接在店里最明显的地方,摆上了一张“自助点餐”桌。

500

不光是餐饮业,连商超界也在这么干。

走进物美超市,顾客能到处找到其“多点APP”的影子,没有“多点”甚至寸步难行:

推购物车要“多点”;结账要“多点”;有的商品只有用“多点”结账,才能享用会员价……

500

铺天盖地的宣传,物美超市一趟逛下来,多点APP已经深入人心。

从2019年至2021年,多点在研发费用上,就花去了2.27亿元、4.44亿元、6.14亿元,占比总收入85.9%、91.2%、58.8%。

如今,“亲爹”物美不惜保驾护航,烧钱把多点送上市。

500

然而就是这么用力宣传、推广,多点还是深陷亏损漩涡。仅3年多,多点就累计亏损了超42.2亿元。

为什么物美花这么大金额研发,投了这么大精力,结果多点还是亏了?

“老子”遍地生花,

“亲儿子”到处败家

多点,妥妥是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

说起其“老子”物美集团,在北京甚至华北地区,堪称“零售界的传奇”。

1995年,刚成立一年的物美,销售额便实现了王健林所谓的“1个小目标”。

500

2004年,物美集团旗下商超数量更是高达将近600家,成为北方最大的连锁零售企业。

不仅在国内展露锋芒,连美国人都注意到了这个中国企业。

2006年6月,美国《财富》杂志报道称:“如果你想看一下零售业的未来,建议阁下省去造访沃尔玛的时间,买一张前往北京的机票,去看看物美。”

500

本可以“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物美,却因其创始人张文中含冤入狱7年,突然走向滑坡。门店数量也从原来的567家,骤减到2015年的168家。

寒气缠身的物美,在张文中回归后迅速扩张,迫切寻找增长点。

因此,物美大手笔买买买,先后收购了英国百安居、韩国乐天玛特、德国零售巨头麦德龙在中国所有门店,业务遍地生花。

500

上海麦德龙总部,图源:视觉中国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今,物美在收购方面已经花费超150亿元。

然而,接连不断的并购下,并没有让物美大赚一票。2018-2020年,物美总收入虽有增长,但整体业务的营收增幅并不大。

幸亏张文中早就意识到互联网迟早给传统零售模式一记重击,便提早就做好了打算。

2014年开始,他在发展传统零售同时,还转战线上,一手培养起了自己的亲儿子——多点。

500

与其说多点是个超市品牌,更准确的来说,多点是个线上生鲜电商平台+线下支付方式的一种结合体。

在彼时,线上生鲜电商平台的基本盘望过去,国内还没有非常抗打的领头羊。

同年,与昔日巨头每日优鲜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多点,简直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

500

前有迫切“望子成龙”的物美进行开路,与多点共享自己广大的消费群体,甚至不遗余力地在物美超市推广多点。

在所有物美线下门店招牌上,都能发现“多点+”的 logo;同时,在物美超市,导购员会在结账时,引导消费者下载多点APP。

500

后有多点自己的研发团队,非常舍得花钱。

按理说,一手被亲爹喂资源,一手自己抓研发的多点应该非常争气才对。

事实却相反,多点3年多亏损42亿不说,营收大部分还都是依仗着物美“吃老本”。

500

“富二代”的出身,却活成了“负二代”,多点究竟是哪儿出错了?

500

3年亏42亿背后,

追的是“伪风口”

从2017年5月到2022年11月,多点共经历了6轮融资,获得将近7亿美元的投资。甚至连腾讯大佬,都给多点投了4亿。

尴尬的是,从诞生到现在整整9年时间,虽然多点连年增收,但始终处于亏损状态。

早期的多点,更像是物美超市线上版的成功试验,帮助物美实现了“线下购物、线上支付”模式。

500

赶上2014年O2O风口,不少大型集团商超大佬,像沃尔玛、永辉超市、华润万家等,都布局了相关业务。

探索新路的多点也不例外,提出了“Dmall+”模式,抓住风口,打造O2O平台,让零售商入驻,由平台提供配送,打通线上线下。

500

张文中对此给予厚望,一直把多点和物美当成两个独立企业的他,希望多点借此出圈。

不只亲爹认为这是个风口,就连投资大佬们,也认为这是个有潜质的发展风口。

2015年,多点在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便拿下了IDG领头的7亿元天使轮融资。

用互联网惯用的烧钱模式打市场,多点的确做成了。

2015年底,多点与华润、物美超过500家的超市门店达成合作,业务覆盖13个城市。

500

结果,烧钱扩张的方式,并没有给多点带来盈利,反而只烧钱不赚钱的模式,让不少融资方认为这是个伪风口。


​为了找到利润增长点,多点也很拼,几次进行业务转型。

500

多点Dmall合伙人,刘桂海

2016年,多点收缩O2O模式。

2017年,多点先后牵手新百、中百等地方巨头零售商合作,搞起新零售。

2019年,多点不光与微信进行合作,还自主研发数字零售操作系统Dmall OS,大搞零售数字化。客户数量从2019年底的69家,增长至2022年9月底的458家。

500

但折腾这么些年,尽管迎合了风口,多点仍没摆脱亏损命运。

在近3年亏损42亿后,多点甚至没有摆脱“啃老”本质。

在多点招股书中就有体现,至少提了237次物美。

严重依赖物美供应链和用户的多点,烧着投资者的钱,有着物美帮衬,仍步履阑珊。

500

靠输血上市的多点,

到底差哪儿了?

自多点诞生以来,经历了6轮融资输血,使其看上去始终不差钱。

但为什么有财力、有研发技术、有营销的多点,一直在亏钱?

在刀哥看来,多点最致命的问题是,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平台造血能力。

张文中曾在一次采访中说道:“多点从诞生起,它就不是只服务物美大卖场的一个专属app。”

500

但从多点逐年增长的营收数据来看,多点始终在依靠物美,其中70%的业务都是来自物美集团(包括物美、麦德龙等)。

在过去五年里,互联网大厂们都在加紧跑马圈地,不断加码线下零售体系布局。

京东通过收购零售平台达达,深入即时零售领域,与更多实体店达成合作,盘活线上流量同时,自己也在布局线下门店。

反观多点,尽管与120个商超进行合作,全国覆盖门店,但其中最有影响力的,还是物美。

500

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的同时,多点的口碑也不咋地。

尽管多点大手笔搞研发,持续烧钱式搞运营,但根据近几年的相关报道来看,多点负面评价不断,平台监管状况堪忧。

根据不少消费者在网上爆料,多点涉嫌暴露用户隐私、涉嫌虚假宣传等管理疏忽问题。

截至1月7日,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多点”词条,共计9645条投诉。

500

其中近期投诉最多的,便是多点平台领不了优惠券,为了参与活动重新下单,也没有当初APP宣传的平台满减优惠。

此外,消费者对多点的投诉,还集中在产品质量、售后服务、不按时发货、无法联系人工客服等。

500

消费者没讨好,连多点入驻的商家也对其失去信心。

2022年2月28日,有消费者向“电诉宝”反映,多点平台由于业务调整无故清退商家,要拖延半年才退还保证金。

在消费者对多点失去信任之余,亏损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结语:

其实,像是肯德基、麦当劳商家推出APP的初心是好的,为消费者节省了时间,获得了便利。

但正是铺天盖地的过度宣传,给了消费者极差的体验。

例如物美超市,就给了人一种强制使用其多点APP的感受,令人不适。

在超市里,用户如果不下载多点APP,就无法解锁并使用手推车;

500

甚至有的物美超市,刻意只留下2-3个人工柜台结账。消费者想不排队,就只能下载多点APP,进行自助结账。

这也成了不少消费者诟病多点和物美的原因。

消费者失去好感,再加上平台监管堪忧的情况下,即便是再多的资本为其站台、输血,消费者也不会再轻易买单。

企业要想发展的快,不光要靠追风口砸钱而已,也要自身有足够的实力和口碑。

否则即便后台再硬,不抗打的产品,迟早会被消费者放弃。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点击「金错刀」阅读原文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