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必须要开放?从棋牌室的角度聊一聊

500

过去两年我们从14+14到14+7,基本上能做到外防输入,内防反弹,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措施得当,不计代价和成本的投入,也不能忽视当时的病毒的传播能力和现在的病毒不可同日而语。

进入奥密克戎之后,原来的政策保持不变,那么就会出现需要隔离观察的人太多,而隔离观察用的酒店不够用了。

那么是不是没有办法了呢?也还有,那就是我们进一步减少与外部世界的往来,减少输入疫情的风险。

打个比方说,你只有一桌饭,原本够十个人吃,但是现在来了十个詹姆斯,那当然不够吃了。那么对应的办法就是,要么每个詹姆斯只能吃个半饱,要么就是只接受来五个詹姆斯。

但现实又不允许我们继续收紧人员往来政策,因为过去两年已经在尽量压缩了,可以说留下的进一步压缩的空间已经很小了。

尤其是在外部世界已经逐步放开的局面下,只要你还继续保持与原来相近的开放政策,这个风险就几乎无法避免。

所以,我们最后的选择是调整入境隔离政策,从14+7,变成7+7,之后再进一步变成7+3。这实际上就是在应对病毒变异带来的形势变化。

500

为什么我们不能像有些人希望的那样,坚持原来的方针不动摇,宁可减少与外界的联系,也坚决不与病毒共存呢?

而且,这些人往往还是最喜欢下大棋的,但在这个最需要下大棋的地方,他们突然不会下了,连基本的形势判断都不懂了。

因为我们都知道,目前中美竞争处在最吃力的中盘阶段,局面并不对美帝有利,但也并不对我们太有利,甚至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被动应对。这个时候,比的可能不是谁的妙招更多,而是谁犯的错误更少。

美帝的意图很清楚,就是要争夺产业链,也就是他们所说的脱钩。说白了,这个意思就是要绕开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工业国,来重新打造一个产业链。

大家如果注意一下前两天的经济工作会议通报,就可以发现,里面除了把鼓励创业和保持经济增长在合理区间提到近年来少有的高度之外,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地方就在于产业链。

产业链的争夺和竞争,是目前中美竞争的重中之重,双方都非常清楚这一点。那么当然,我们与外界的联系越多、合作越多,对美帝越不利,反过来,如果我们关起门来不出去,那么就正是美帝所希望的。

500

面对这个局面,我们是不是还有其它选择呢?也不是没有。比如美苏冷战时期,各自组织一个阵营和体系,自己玩儿自己的。

如果我们有能力带领一堆周边国家,和我们保持同样的防疫策略,形成一个足够大的市场体系,那么我们就可以自己玩儿,不管欧美西方,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大不了他骂我们,我们也骂他。

但现实是,我们不具备这个条件,因为没有其它国家继续跟随我们的策略。这也是在疫情一开始的时候,日韩的选择非常重要的原因。

韩国基本上选择了我们相似的策略,日本表面上与美帝一致,实际上和我们差不多。还有我国台湾和香港地区,在奥密克戎出现之前,也基本上保持了和我们接近的策略。

但是,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和病毒的变异,这些国家和地区在今年初基本上都改变了自己的策略,主动放开,甚至连朝鲜都在今年三四月份渡过了高峰期。

这对我们而言,就是一个非常不利的局面。面对一个基本上已经取消原有的各种防控措施的世界,又是一个传播能力超强的病毒,我们如果还坚持原来的策略,就会更加被动,付出的代价和成本也会更高。

500

所以,这时候的选择就变成了一个关系到下一步的走向的问题。如果继续坚持原来的策略,那么就要减少与外部的往来,这也是为什么一个关于清朝主动限关的讨论,能让社会舆论非常紧张的原因,以及供销社、人民经济之类的说法,都能引起轩然大波,背后的焦虑就是在这里。

开放意味着机会。面对一个充满着巨大风险的外部世界,关门其实是最简单的,也是最安全的办法,简便易操作。开门反而更难,因为要去寻找机会,又要尽可能避免风险。

但如果确信这个风浪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风平浪静,那么我们的取舍就是利弊权衡,要么关门,也不要外面的机会,要么开门,去寻找更好的机会和更大的发展空间。

总之,在今天这个局面下,如果我们继续坚持以前的策略,减少与外部的往来,这其实是符合欧美和西方的利益的,因为这等于我们主动放弃了斗争,这才是真正的躺平。开放虽然也要面对风险,但也只有开放了,我们才能继续与欧美斗争。只有斗争,才有可能胜利。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又势在必行。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