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人鸟的蜜糖,金健米业和维维股份的砒霜?

斑马消费 范建

贵人鸟转型再进一步,拟以3.73亿元现金,溢价收购实际控制人李志华旗下的金鹤大米相关资产。大米业务能否助公司重返巅峰?

其实,看一下金健米业就知道了。“中国粮食第一股”24年来“小赚大赔”,累计亏损近6亿元。近期控股股东筹划战略重组,正在被投资者寄予走出米业怪圈的希望。

“豆奶第一股”维维股份多元化失败,国资入主后同样注入粮食业务。毫无意外,这项业务能起规模,但难赚钱。公司的复兴大计,兜兜转转还是回到原来的主营业务豆奶粉上面来。

一家上市公司的发展上限,其实就是由实际控制人的认知和资源来决定的。

金健米业当下的尴尬处境,维维股份走过的弯路,贵人鸟可能都要再来一遍。然而,这也是无奈之下的权宜之计。

500

收购金鹤大米

12月6日,贵人鸟对外披露,拟以3.73亿元现金收购实际控制人李志华旗下的黑龙江和美泰富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增值率27.96%。

和美泰富正是金鹤大米的运营商,旗下资产包括固定资产、土地使用权、在建工程,以及“金鹤”品牌的商标、著作权、专利等。2022年1-10月,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63亿元,净利润1019.25万元。

收购金鹤大米后,贵人鸟转型再进一步。

作为中国二线运动品牌中的典型代表,这家公司也曾有过辉煌的历史。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林天福和诸多闽商一样,聚集在晋江陈埭镇,依靠为国际运动品牌代工发家,后以此为基础创立贵人鸟。

贵人鸟凭借差异化的品牌定位,以及战略性的三四线城市布局,在充分竞争的中国运动用品江湖,杀出一条血路。

2014年,贵人鸟登陆上交所,成为A股“运动用品第一股”,至今也是为数不多的运动用品上市公司之一。

鼎盛之时,贵人鸟先后收购名鞋库、杰之行,将业务拓展至运动用品零售。后来,直接推出“全能体育”战略,先后投资虎扑体育、康湃思等。

但是,贵人鸟最终还是没能跟上时代,在品牌运营、渠道调整、资本运作等方面全面掉队,多元化惨败,日渐边缘化。2018年流动性危机爆发,一度陷入破产和退市边缘。

2021年,贵人鸟成功实现司法重整,东北粮食大亨李志华,取代林氏家族,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李志华对贵人鸟做减法,将生产环节全部外包,砍掉直营渠道,全面拥抱加盟模式。同时,为上市公司注入粮食贸易业务。

一减一加之间,不仅让贵人鸟原有业务有所恢复,还通过出售资产等形式,让上市公司实现了营收增长和账面盈利。

2021年,公司营业收入14.19亿元,同比增长19.43%,归母净利润3.61亿元——这对于已经连续多年亏损的贵人鸟而言,简直是曙光乍现。

但是,内忧外患并未完全解决。一旦市场环境有变,羸弱的贵人鸟还是再度滑至谷底。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2.89%至9.87亿元,归母净利润-1480.02万元,同比下降103.71%。

于是,实际控制人继续向上市公司注入业务。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李志华旗下大米业务的借道上市。

受此影响,12月6日,贵人鸟涨停,报收4.04元/股,最新市值63.49亿元。

 

米业撑不起上市公司

大米业务,真的能让贵人鸟支棱起来吗?

除了金鹤大米的业绩,其实看一下米业上市公司金健米业这些年在A股市场的表现,也能一目了然。

地处湖南的金健米业,1998年顶着“中国粮食第一股”的光环登陆上交所,也几乎是A股唯一一家以米业为核心业务的上市公司。

上市以来,公司规模增长稳定,上市之初规模5个亿,2021年营业收入达到67.06亿元。但是,公司几乎没怎么挣过钱。米业毛利率通常只有几个点,净利润常年处于“小赚大赔”的状态。最近10年,行情好的时候,公司年赚一两千万,一旦行情不好,则亏过亿。1998年-2021年这24年时间,公司归母净利润合计-5.88亿元。

近些年,公司陆续将业务拓展至油、面、奶甚至是药品、园林等领域。这些多元化业务一定程度上助推了规模增长,但米业不挣钱痼疾难消,于整体盈利几无助益。

无法盈利,导致金健米业因“光融资、不分红”,留下了一个铁公鸡的名声,长期被投资者吐槽。

近期,金健米业控股股东筹划战略重组,为接下来的资产腾挪埋下伏笔,还是让市场看到了转机的可能性。

如果说金健米业当下的尴尬,可能就是贵人鸟的未来,那么,维维股份的兜兜转转,则是为贵人鸟敲响了警钟。

上世纪90年代,徐州铜山碾米厂厂长崔桂亮一手开创了豆奶粉品类。当时,外观类似奶粉的小包装冲泡型豆奶粉风靡大江南北,高峰时期,维维豆奶粉市场份额达到70%。

随即,增长瓶颈到来,崔桂亮为“豆奶第一股”维维股份谋划了一条多元化的发展路线,公司2012年前后开始进军白酒产业。

但是,收购而来的贵州醇和湖北枝江酒业,长期亏损,拖累了公司业绩,最终不得不剥离白酒资产自救。

去年,缓慢恢复的维维股份,迎来徐州国资入主。新任掌舵人除了帮助维维股份回归主业,也向上市公司注入了粮食业务,并描绘了一副宏伟蓝图:力争5年左右实现粮食和食品饮料产业双双过百亿规模,在徐州打造千亿粮油食品产业集群。

去年,公司粮食业务毛利率低至3.30%,虽然收入撑起了公司半壁江山,但利润微乎其微,盈利还是得靠豆奶粉。

植物蛋白风口已至,维维股份还是需要回到豆奶主业,追回失去的十年,才能重返巅峰。

维维豆奶算是留得青山在,贵人鸟就没这个条件了。数年的动荡之中,公司失去了生产能力,放弃了线下主营渠道,几乎只剩下贵人鸟这个品牌。即便运动用品周期复苏在望,公司拿什么重整山河?

不管是遍体鳞伤的林氏家族,还是新接盘的粮食大亨李志华,都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先保住这家上市公司。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