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是一次长征

不同的国家,往往有着不同的文化。

西方国家老百姓发泄不满时,往往是向政府要求福利,而咱中国老百姓的诉求,常常是请求允许自己上班奋斗。

有朋友说,这样的国家不会没有希望。

很多外国人也调侃,能把街边犹太人店铺挤破产的,只有从不打烊的中国老板。

甚至,勤奋已经融入到了中华民族血脉当中,成为了政治正确的大旗,当双方争执的时候,只要成功给对手扣一顶“躺平”的帽子,那么对手瞬间百口莫辩,只能拱手认输。

但是大家对于“躺平”和“卷”争论时,很少有人注意适用对象应该是谁。

让14亿中国人跟一个不断进化,几个月就大变样的病毒去卷,每年都要刷新自己的认知,并做出动作,我认为是不现实的。

真正能够跟病毒一起卷,甚至卷过病毒的,应该是我们的先锋队,代表着先进生产力和广大人民利益的党组织。

如果明确了卷的目标,也许我们防疫的思路就会转变。

过去,我们抗疫的KPI,是控制病毒的数字,为了数字的胜利,我们对病毒发动了全民战争。

未来,我们把与病毒的对抗视作一个官员的练兵场,那么KPI就会变成老百姓的满意度。

500

全国几百座城市,各级地方政府都可以因地制宜,制定符合本地特色的防疫政策,老百姓作为观众和裁判,比较过后,再对各自的政府进行满意度的考评。

老百姓不用卷,让人民公仆们卷起来,让不断进化的病毒,推着各地政府不断进行信息化和大数据化的升级转型,进行精准防疫和精细化的管理。

放任老百姓被病毒淘汰很残酷,这是我们道德上不能接受的。

但是让共和国的官员们在防疫的战火淬炼,让有能力的脱颖而出,让没有能力的被淘汰,让防疫变成新一代官员们的万里长征路,却是再合适不过。

在与病毒的战火中,让靠着祖辈荫庇,何不食肉糜的周公子们让出位置,让寒窗苦读,矢志为人民群众服务的年轻干部上来。

让那些只知道盲目加码的干部下来,让那些能进行数字化管理的干部上来,把大量靠人力财力堆出来的基层政府,用信息化进行取代。

也许很多干部会像长征那样掉队,但是走到陕北的官员们都会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这样,几一轮防疫战下来,在信息化的加持下,每个街道的主任都对辖区了如指掌,知道哪些困难群众最需要照顾,知道政府公共服务的短板在哪里,每个区长都对辖区如数家珍,知道扶持哪些产业来为政府提供税收,知道产业链哪些堵点需要打通。

中国的竞争力不仅来源于14亿勤劳的人民,也在于掌握着全球最先进生产力的先锋队,更在于这些先锋队们始终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这样的国家和人民,又有谁能够阻挡呢?

站务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