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系”帅哥走红的人类学研究

500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两岸猿声啼不住,内娱有座花果山。

这个夏天,吴磊的成功转型与王鹤棣的出圈爆火,让“猴系帅哥”成为街知巷闻的娱乐话题。依据群众共识,吴磊、王鹤棣、丁禹兮、张一山、曾舜晞、宋威龙、罗云熙、陈飞宇、姚弛等均被纳入“猴系”之列。

500

还是群众嘴毒,各家营销号盘点时,下有热评:“一座山凑不出一个上嘴唇。”帅是真的帅,眉骨突出、上庭与中庭的五官表现优越,可是凸嘴和咬合问题也是真的虐。也许,他们的上嘴唇都被辛芷蕾夺走了吧。

单论骨相,猴系帅哥是那种优点突出、缺点同样难以忽视的。随便拎出一个,都会有部分观众表示get不到。比如丁禹兮,痴迷《传闻中的陈芊芊》的粉丝觉得灵动有型,站在审美盲区的路人:“这不大嘴猴吗?”

需要澄清的是,猴系并不盛产帅哥,而是淘汰率非常高的长相。孙悟空为啥要叫“美猴王”呀?因为人家确实是花果山百年难得一见的脸蛋天才。不过就原著描写以及大圣化缘时老百姓的反映来看,喜胖的唐代对于猴系长相的接受度非常低。

500

孙悟空一敲门,仆人转身就对老爷说:“外面来了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吴承恩更会打趣:“七高八低孤拐脸,两只黄眼睛,一个磕额头。獠牙往外生,就象属螃蟹的,肉在里面,骨在外面。”

老吴同志虽然没啥人类学知识,也不懂现代医美术语,但人家这句“属螃蟹的”可是抓住了猴系长相的精髓。脸型窄长、T区立体、眉骨骨量感足、轮廓纵深度高……再多花里胡哨的描述,都不如“肉在里面,骨在外面”来得形象!

猴系鉴定手册

就像你不能在医院问“为啥病人这么多”一样,当我们感慨娱乐圈全是猴系帅哥时,其实忽略了样本环境的影响。由于镜头苛刻,娱乐圈男子都酷爱减肥,一不小心脸上就挂不住肉,看起来瘦骨嶙峋。恰好猴系又是骨相突出,这就极易有误判的风险。

猴系帅哥骨量重、肉量少,但这绝不等于所有的“瘦猴子”与“细狗子”都可以称为猴系。猴系的基本特征是高度立体的长方脸,这种窄度非常扛摄像机镜头。比如王鹤棣,经常让人觉得脸只有巴掌大小。女明星合照,一不留神就被衬托得脸型短、圆、胖。典型受害者就是沈月,和王鹤棣在《流星花园》的同框至今常被拿来嘲笑。

500

长方脸奠定了优秀的面基底,有了块肥田就看“庄稼”长得怎么样了。猴系一般眉眼深邃,这是颌面比较低平的国人较为羡慕的长相。捏脸到了这步,其实已经有点“生人勿进”的BKING感了。这时,大大圆圆的眼睛和可爱的招风耳正好出来挽回路人缘。

猴子最画龙点睛的,就是那一双圆溜溜、贼兮兮、坏眯眯的眼睛嘛!当年六小龄童为了锻炼“火眼金睛”,天天看人打乒乓球,眼睛跟着球来回移动。圆眼不仅有效中和了骨相的攻击性,更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幼态感。

丁禹兮、王鹤棣、吴磊,虽然演的角色都是比较霸总,战场上杀人如麻、刀尖舔血,但是一到女主身边,深谙“驯猴术”的她们,立刻会让猴系帅哥变成萌宠。

招风耳则在横向上拉宽了三庭五眼的比例,整体看着更均衡。只要别像三星堆招风耳那么夸张,就是和谐的五官构造。代表例子是黄旭熙,有种大耳朵图图真人版既视感。那些美妆博主种草的“精灵耳贴”,宣传“一贴显脸小”,就是这个道理。

500

当然,深邃的长相必然还要有挺拔的山根加持,否则侧脸就非常虐。和王鹤棣、龚俊相比,吴磊的侧脸的确是输在略矮的鼻子。好在他眼下三角区位置比较扁平,这也是猴系的一大标识。男生这个位置长肉会显得非常油腻,而集体扁平的猴系,则给人扑面而来的少年感。

综合来看,五官立体脸上留白少是猴系更适合“浓颜”妆造的根本原因。《遇龙》里王鹤棣被说丑,很大程度是因为发色淡、眉色淡。为啥《苍兰诀》的化妆师要加鸡腿呢?深色系的眉眼妆,不仅吻合角色的王霸之气,更微调了他不对称的双眼皮以及略微宽的眉眼距。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一旦上颌发育得过于强势,就难免会有凸嘴感,这是他们在动物系里被归为“猴”的生物学特征。但“猴”本身不含褒贬,甚至也许我们的文化基因里,对“猴”确有偏爱。

川渝、古羌人、猴子图腾

猴系千千万,川渝占一半。不用专门统计,我们就能得出“川渝多猴系”的结论。当然,这也是因为川渝本就盛产娱乐圈帅哥。王鹤棣四川乐山,吴磊祖籍四川广安,肖战、王俊凯、刘耀文重庆,罗云熙和龚俊都是成都,丁程鑫四川资阳。

500

这样的现象,背后显然有复杂的人类学因素。川渝地区,历史上发生过八次大的移民潮,几乎每一次都对区域的面容长相和文化产生过影响。

公元前秦灭古蜀国的战役,向四川盆地输送了陕甘移民。东亚人种中的古西北长相从此入驻川渝,就是兵马俑那种方正瘦削的脸(猴系是窄小瘦削)。孙艺洲也是四川人,但明显不是猴系而是陕甘系。

肖平在《客家人:一个东方族群的隐秘历史》中就写到:“童年的记忆中,我的世界被两种文化包围,一是客家文化,一是湖广文化。”除了文化嬗变,明末清初的“湖广填四川”,又为川渝输送了大量的长江类型面庞,附带少量的珠江类型与苗瑶类型。

长江类型脸型短宽,部分短圆脸,面部立体度不高。额头宽大,眼睛比较大,头型较小,幼态感比较强。这类型在川渝女星诸如谭松韵、鞠婧祎、赵露思等身上非常明显。

而在男星身上,有此特征的是王俊凯。短圆脸的亲和力导致他和瘦长脸的王鹤棣等人,戏路出现分化。后者适合腹黑霸总,前者只能在少年角色上盘旋。《重生之门》里心思重的庄文杰,已接近极限。很难想象弟弟演坏人是不是?

当然,川渝原有人种古羌人、古蜀人、川西藏族的影响,仍然没有被人口迁徙完全抹去痕迹。古羌人长相集中在川南地区,接近古代仕女图的标准,脸型多为鹅蛋脸,五官紧凑,鼻子和嘴巴的间距比较适中。代表应是纪凌尘和屈楚萧,五官比例比猴系更均匀,有棱角,但是又没有古西北长相的钝气。

500

川西藏族的长相则因为交通阻隔长期保持稳定,丁真可以作为参考。但上世纪30年代,海因里希·希姆莱在西藏地区寻找雅利安人后裔的考察活动,基本被认为是天方夜谭。

虽然我们不能说猴系帅哥今日在内娱的大流行,与川渝的古羌人之“猴子图腾”有直接原因,但两者的联系非常值得玩味。

四川羌族的古传说《木姐珠与冉必娃》中,冉必娃原是猴子,因为大火烧掉了全身猴毛,变成了美男子。在纳西族的传说中,公猴与仙女柴红吉吉美结合,生下一半像猴、一半像人的二男二女。他们相互婚配,繁衍了纳西族。至今纳西族还把汗毛叫“育毛”,意即猴毛。

对猴的尊敬崇拜,在今天羌族的巫术遗存中还有吉光片羽的材料。羌族巫法中,与一切鬼神联系的祭司叫端公,端公的保护神是“猴头祖师”。端公做法时,还会戴上猴头帽。

猴系戏路漫谈

猴系长相胜在一种返祖感,反现代感,是一种男性气质比较原始的表达。这类长相能够直接激发人们对安全感的渴望,但又不会觉得他过于老谋深算。既有少年的莽撞悸动,又不失成熟男性的稳重。上蹿下跳的个性,还不会让这几分稳重过头到油腻的地步。

在性别二态性的研究中,女性会通过能感知的面部特征来判断男性基因的健康与否。一种观点认为,当男性的面孔倾向于男性化特征时,更加具有吸引力。猴系长相中的深邃五官与浓眉大眼,是相对突出的男性化特征。这也让他们天然地擅长饰演“保护者”角色。

《苍兰诀》中王鹤棣饰演的东方青苍,就是这样一个让三界颤抖的男人。他练就一身业火无人能敌,能在仙族的重重包围中带走心爱的女人小兰花。他脾气古怪暴躁,却可以耐心为小兰花收集露水。某种程度上,剧中那些羞耻的耍帅场面,确实只有猴系长相才能hold住,因为他们的祖师爷孙悟空就是个不服管束又战斗力爆表的中二猴子。

500

但他们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又能让人心生爱怜。所以霸道猴子被规训的情节,往往能让观众津津有味。《西游记》是唐僧规训了悟空,一心为师父着想的猴子非常可爱。《苍兰诀》是小兰花规训了东方青苍,恋爱脑的月尊经常露出孩童心性。

一般来说,那种特别周正的小生长相是无法演绎腹黑角色的,但顽皮的猴系却可以。《传闻中的陈芊芊》里,韩烁十几岁时被查出患有心病,因此他一直想办法生存下去,不得不“腹黑”。

500

猴系长相自带三分奸邪和狡气,演不了乔峰但演慕容复刚刚好。六小龄童在《西游记》里分为“猴毛版”和“无毛版”。有毛版活泼可爱,无毛版时常让人觉得这人太贼了,不可深交。六老师在《连城诀》里饰演的花铁干,就是比计春华还让人不寒而栗的存在。

从内容角度看,猴系大军的崛起并非是天然产量的增加,而是剧集市场开始流行新的男性形象。无论是《星汉灿烂》还是《苍兰诀》,男主都需要有一点痞痞坏坏的。杨洋那样完美的建模脸,是无法完成“使坏”任务的。试想当年他在《三生三世》影版里的活泼尝试,换成一位猴系演员会不会自然些?

当然猴系的“坏”是有底线的,他们黑化会让观众觉得还留有拯救的可能。相比传统反派,他们有着小生的正气。相比小生的刻板,他们可以尝试更多搞怪。不足之处在于角色滤镜大于演员个人魅力,这也是为什么老有人觉得王鹤棣不如东方青苍帅、丁禹兮不如韩烁帅的原因。

500

不过内娱“动物园”还是要尽量丰富起来,不要一窝蜂。否则观众也只能学观音叹一句,“又是你这泼猴”了。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