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痛下杀手,阉割欧洲工业!欧盟会不会低下头颅,向中国求救?

自俄乌军事冲突爆发以来,由于能源价格高企,欧洲的高端工业、制造业几乎可以说是遭受了重创,据北欧电力市场数据显示,8月欧洲国家最高电价突破600欧元,同比上涨了500%,而更大的麻烦在于,作为欧洲工业血液、重要发电能源的天然气即将告罄,虽然德国方面宣称已经将天然气储备罐几乎填满,但这显然是自欺欺人。往年过冬的燃气消耗,除了天然气储备,更要靠俄罗斯每天数百万方的管道供应,现在北溪-1/2号被炸,俄罗斯的管道天然气供应几乎中断,朔尔茨前段时间去中东找门路求天然气,毫不意外一无所获,光靠储备根本不够,而且这些储备总有消耗殆尽的一天,到时候欧洲又打算怎么办呢?

500

当然了,俄罗斯输欧天然气基本没了,那边美国的嘴已经笑歪了,这不布林肯已经放话,说北溪-1/2号被炸之后,正好给了欧洲摆脱俄罗斯能源的大好机会,说这话的时候布林肯破天荒第一次没憋住笑,可想而知要不是丫是外交官,这嘴估计都要笑咧到耳朵根了,目前欧洲储备的天然气,都是美国天然气供应商以6000万美元的成本装满一艘LNG船(这本来就已经比俄罗斯的管道气贵多了),然后再跨过大西洋,以2.75亿美元价格跨过卖给欧洲,这简直就是把它们当凯子宰,这导致当前欧洲的天然气价格,比去年涨了十几倍。

欧洲天然气涨价的最大后果,倒不是取暖不取暖,毕竟取暖这种事情,你开暖气是取暖,烧木材也是取暖,盖着电热毯一样取暖,实在不行不还能靠抖嘛,天然气断供和价格高企,直接影响的是欧洲的工业资本:目前咱们稍微统计一下,化工巨头巴斯夫已开始购买氨,而不是生产氨,以减少其路德维希港工厂的天然气消耗;敦刻尔克铝业公司已经减产了15%,后续可能会减产22%,主要原因是由于法国电力供应短缺、电价高企;道达尔能源对其法国Feyzin25万吨/年裂解装置进行停工检修工作;科思创处于德国的工厂,可能面临关闭化工生产设施甚至整个工厂的风险;美国铝业公司在挪威的铝冶炼厂产量将削减三分之一。照这样下去,如果欧洲能源价格高企的局面持续几年,这些欧洲老牌工业巨头基本就该啥也不剩了。

在这种情况下,欧洲的工业资本已经开始大举外逃,和别人想的不同,这些工业资本优先选择的外逃地址,根本不是美国,而是中国,咱们还是稍微统计一下:

500

7月19日,德国化工巨头巴斯夫做出最终投资决策,全面推进其位于广东湛江的一体化基地项目,总投资100亿欧元,这是巴斯夫第三大生产基地,给中国化工产业带来的效益简直难以想象,说白了就跟马斯克把空叉给搬到了中国差不多;除了巴斯夫,前阵子德国大众也表态,希望保持在中国的成功,并希望继续运营在新疆的大众汽车工厂,你看看这大众,连西方政治正确的新疆都不管了,宝马也于6月在沈阳开设第三家工厂,这是该公司在中国最大的一笔投资,此外大众还表示,如果目前德国的能源价格继续高企,那么它除了祖宗牌位,啥都要搬出德国,最有可能就搬到中国来——这些工业巨头的纷纷出逃,让咱们中国吃得满嘴流油,9月22日,中国商务部公布数据,今年1-8月,欧盟对华投资增长123.7%,我们简直是赢麻了。

而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欧洲估计会如何应对,到底怎么办呢?结论是凉拌,要是再说得明确一点那就是没救了,等死吧:对于欧洲来说,目前最关键的问题,只有一个,赶快搞能源,而且是极为廉价的能源,尤其是石油天然气这种化石燃料。而目前,俄罗斯的能源是不能用了,挪威的天然气最多能提供欧洲不到四分之一的用量,英国的北海石油不靠谱,OPEC集团现在则处于观望状态,在欧洲这么些年一直在中东祸祸的情况下也不能指望OPEC那些中东油霸们出手救西方人。

目前留给欧洲能源转圜的余地,已经非常之小,要么就按死乌克兰,跟俄罗斯搞媾和,但是以欧洲目前这政治正确上头的尿性,大概率是没这个胆子跟俄罗斯媾和,再说欧洲自己又没有军事力量,反而到处都是美军基地,欧洲要是敢和俄罗斯媾和,说不定美国第一个就出手了;要么就按死俄罗斯,然后占领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重镇,重建对欧洲的能源输出,这欧洲估计更没胆子,毕竟俄罗斯的核武器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把俄罗斯逼急了,把皇俄分子放出来,对欧美血海深仇那是真的敢扔核武器的,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要么就老老实实地接着买美国的高价能源,然后维持着比原本高十几倍的能源价格,大家一拍两散鸡蛋黄,一年冬天也许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维持个几年,欧洲百业萧条自己就完犊子了。

500

至于咱们中国在中间能起到什么作用,咱认为,什么作用也起不了,我们前边说了嘛,欧洲目前最要紧的问题就一个,能源、能源,还是能源,能源从哪来,从俄罗斯手里来,我们手里边又没有能源,那我们能做啥,是从俄罗斯手里买能源、然后以低廉的价格赔本卖给欧洲,还是让俄罗斯答应北约的条件?后者,我们做不到,我们也不可能让俄罗斯被北约击败,前者,哪有这种国际活雷锋,我们要敢这样干你说我们是不是傻?

恰恰相反的是,我们跟欧洲,是有产业上的竞争关系的,尤其是欧洲那些老牌工业和制造业等,那郭德纲不是说了吗,熬死了所有人你就是艺术家,现在欧洲有这么一个千载难逢搞工业自杀的机会,我们还不抓紧时间承接欧洲的产业资本,顺带在欧洲的坟头上再踩上几脚,还要去救欧洲,这想法也太上头了吧?为啥要救欧洲?欧洲人脸大还是欧洲人是我们的亲戚?赶紧把欧洲的产业能承接的承接过来,俄罗斯的能源和原材料能承接的也承接过来,把欧洲按死得了。

至于救援欧洲能让欧洲为我们感恩戴德,甚至跟我们一起对抗美国,这种想法我觉得咱们连有都不要有,很简单,从意大利这件事儿上就能看出来,欧洲人骨子里根本就看不起我们,人家本质上还是把自己当做美国的亲密战友的,即使是美国现在出手坑欧洲已经快要把欧洲活活坑死了,欧洲依然是美国虐我千百遍,我待美国如初恋,这种人就别去救,救活了就跟中山狼一样,还要反过来咬你一口,事实上我觉得,这帮子欧洲人骨子里的傲慢和装腔作势已经没救了,如果能因为欧洲能源危机,把这些老绅士的架子给打掉,把它们身上的画皮给扒下来,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大概就是这样。

本文由公众号「利刃号」(ID:lirenjunshi)原创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151270079873942052/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