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人口的四分之一是叙利亚难民,黎巴嫩找出4大理由遣返他们

500

2022年8月18日,黎巴嫩总统奥恩接待了来访的加拿大代表团,聊到难民问题时他激动地说,尽管国际社会对我们遣返叙利亚难民各种质疑和抵制,但是我今天把话放在这儿,难民我们一定会遣返,所有强迫黎巴嫩接纳难民的行为我们都不接受。那些质疑和抵制的声音主要来自联合国和国际人权机构,黎巴嫩政府敢硬刚这些质疑,主要是因为他们找到了4大理由做后盾,这4条理由非常有说服力。

一、根本原因:黎巴嫩经济的严重衰退

黎巴嫩靠着地中海,所以经济支柱是旅游业,包括我们熟悉的餐饮、住宿、娱乐等服务行业。即使在上百万叙利亚难民滞留黎巴嫩的2016年,旅游业及其相关行业依然给黎巴嫩提供了33.8万个就业岗位,创造了92亿美元经济产值,占该国GDP总量的19%。如果没有2019年爆发的新冠疫情,这种好日子可以过到现在。

纵使新冠疫苗已经推广注射了1年多,但是想要绝对的安全,那就待在家里哪儿也别去,这类想法严重降低了人员的流动性。随着海内外游客骤减,黎巴嫩的餐饮、住宿、娱乐等服务行业遭遇了灭顶之灾。据统计,从2019年9月至12月,黎巴嫩有将近800家餐饮机构关闭,造成了2.5万从业者失业;在接下来的2020年1月份,又有200家餐饮机构倒闭。旅游业的衰落引发了其他行业的倒闭潮。黎巴嫩政府含泪失去了一大笔税收,而更悲剧的是开支却不减反增。

500

(黎巴嫩的一处旅馆)

1991年长达16年的内战终于结束,贫穷的黎巴嫩政府通过四处举债来搞恢复重建,30年下来债台高筑,变成了世界上债务与GDP占比最高的国家之一。根据西方智库“世界人口审查”2020年的数据,黎巴嫩的“债务/GDP”比例高达152%,仅次于日本和希腊排世界第三。债台高筑的后果是政府要拿一半收入给人还利息,与此同时公立医院、国防建设、社会保障等领域依旧按月等拨款,以前这样的日子还可以维持,新冠疫情爆发后就扛不住了。进入2020年,黎巴嫩货币黎巴嫩镑大幅贬值,外汇储备在恐慌性的兑换和消耗后严重匮乏,偏偏黎巴嫩的大量日用品依赖进口,最终造成商品短缺、物价上涨、通货膨胀严重的局面。2020年3月,黎巴嫩政府宣布停止偿还外国贷款,标志着黎巴嫩出现了主权债务违约。

尽管黎巴嫩经济崩溃和货币贬值跟叙利亚难民没关系,但是150万难民每天要消耗电力、食物、饮用水,会产生大量的生活垃圾和污水,还要占用交通、医疗、安保等资源,在难民比较多的城市公共设施已经趋于崩溃,本地人的意见越来越大。为了谋生,叙利亚难民以跳楼价争抢稀少的工作机会,本地人满腔怒火地失了业,无形中增加了黎巴嫩政府的救济成本和福利开支。显而易见的是,叙利亚难民已经变成了黎巴嫩的沉重负担。

3年过去了,新冠疫情依然没有要结束的迹象,意味着旅游业的复苏遥遥无期,黎巴嫩的经济恢复也就遥不可及。在这种艰难的情况下,150万叙利亚难民在本地人眼里越来越不顺眼。黎巴嫩政府关起门来讨论一番,认为驱逐这些难民会大大降低政府开支,缓解公共系统压力,并提升国民对政府的满意度。所以在谈到这个遣返计划时,黎巴嫩流离失所者看守部长伊萨姆表示,该计划“是个人道、光荣、爱国和经济的计划,对黎巴嫩具有紧迫的经济意义”。

500

(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居住地)

二、重要因素:黎巴嫩国民的坚决抵制

长期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叙利亚难民严重拉低了当地工资水平,只求吃饱不求致富的心态,使他们在中低端岗位上找不到对手,本地人根本玩不过他们,以至于部分黎巴嫩人被迫离开家乡到其他地区甚至其他国家打工,可以说本地人对基本工作的需求和叙利亚难民低价抢走工作机会之间的矛盾,是新冠疫情爆发后双方出现的新矛盾。

由于经济崩溃、货币贬值、外汇紧缺,以及俄乌战争导致的谷物输入骤减,黎巴嫩的物资供应极为紧张,有些商店挂出牌子明确指出只卖本地人,还有些地方不让难民晚上外出,更极端的情况是对难民使用棍棒甚至开枪。经济崩溃造成了四分之三的黎巴嫩人切换到了贫困模式,自己都这个鬼样子,难民还在身边抢这抢那,所以要求叙利亚难民离开的呼声就变得越来越高。

在一份2018年发布的调查报告中,调查人员随机找了400名黎巴嫩人,65%的人认为叙利亚难民影响了社会稳定,62.5%的人认为叙利亚难民影响了经济发展,只有37%的人认为叙利亚难民为经济发展提供了机遇。2018年可是新冠疫情爆发的前一年,那时候的态度尚且如此,2019年之后想都不用想了。

500

(黎巴嫩所处的地理位置)

在1943年独立之初,黎巴嫩的基督徒人数比穆斯林多,所以基督徒主导了政治权力。几十年下来,穆斯林的人数反超了基督徒,于是他们对政治权力提出了更多诉求,这些诉求毫不意外地遭到了基督徒的拒绝和打压,权力的游戏终于在1975年激化成内战。同属穆斯林的巴勒斯坦难民拿起武器帮忙打基督徒,这场内战持续了16年,一直到1991年才彻底消停。

如今滞留黎巴嫩的150万叙利亚难民,当然几乎都是穆斯林,他们颠覆性地改变了黎巴嫩的宗教人口结构,基督徒想到“历史重演”四个字食欲都没了,所以占总人数46%的基督徒们集体抵制叙利亚难民。另外这150万难民大部分属于逊尼派,而黎巴嫩的什叶派穆斯林又是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盟友,他们既担心这些难民与自己为敌,又担心他们招来叙利亚政府的报复影响自己的安全,所以也抵制难民。

由于生存问题和宗教问题,黎巴嫩人对叙利亚难民的态度越来越差,用一个政治术语来诠释的话,那就是黎巴嫩人的态度变得越来越保守,甚至向极端保守主义的方向演化。保守的民众必然拥护保守的政策。可以说黎巴嫩人这种集体保守的态度,推动了黎巴嫩政府出台遣返叙利亚难民的保守计划。

三、永恒动力:获得政治利益

黎巴嫩政坛玩德国和以色列那种议会制,内阁总理掌握最高权力,总统是礼仪性的国家元首,这种制度下某个政党的权力大小取决于在议会的席位数。根据现有规则,黎巴嫩议会的128个席位先平均分配给基督徒和穆斯林,拿到各自的64个席位后双方按人数比例往下分配名额,层层分配直到完全分完,最后一步是通过选民投票最终确定谁进入议会。

黎巴嫩国家虽小,但是教派林立党派繁多,每次大选和组阁都让各方提心吊胆,只有各党各派在妥协中达到某种微妙的平衡才能出结果。在这种情况下,各个政党为了获得更多选票,自然会想方设法讨好民众,于是150万叙利亚难民也成了政客们攫取政治利益的工具。

500

(黎巴嫩爆发的街头抗议)

政治利益首先来自民众的支持。提升支持率亘古不变的方法是响应民众的诉求、满足民众的期待,有一万个理由无法兑现竞选时的承诺,但没有任何理由不在竞选时许下诺言。当抵制难民变成了黎巴嫩人的日常功课,部分政党便抓住机会制定遣返难民的议案,无论议案能不能被通过,民众是喜欢的。当一个政党因此尝到了支持率攀升的甜头,其他政党纷纷效仿。目前黎巴嫩执政党“未来阵线”自然不能“违背人民的意愿”去反对这些议案,于是各大党派和政府出于对支持率的抢夺,共同推出了遣返叙利亚难民的计划。

政治利益还可以通过提高国家收入来获得。发展经济并提高国民收入是获得支持率的永久好方法,特别是在黎巴嫩人普遍返贫的当下,提高收入比以往效果更好。150万难民虽然是黎巴嫩的负担,但是只要思路灵活也可以带来收入。难民本身没什么钱,但是他们能吸引到钱,每年联合国难民署和人权机构以及其他非政府组织都会筹集大笔资金救助难民,这些资金最终流入了黎巴嫩的经济体系里。联合国难民署和人权机构坚决反对遣返计划,假如它们想延缓或暂停这项计划,最能打动黎巴嫩政府的行动便是提供更多资金。

能提供额外收入的组织还有富甲一方的欧盟。黎巴嫩外交部2022年8月5日发了这样一份声明:“黎巴嫩和欧盟在解决叙利亚流离失所的问题上具有共同利益,找到一个从社会、经济和安全层面保护黎巴嫩的可持续性方法非常重要,这样就能提前预防性地保护欧洲国家免受难民问题恶化的后果”。这个声明省意思呢?意思是黎巴嫩开始执行这个计划的时候,相当一部分难民会想方设法往欧洲跑,欧盟想要避免被难民冲击,就得拿出点诚意来解决这个问题,而最能代表诚意的就是资金和物资。

2015年欧盟高调欢迎叙利亚难民,结果持续性的难民流入造成了治安、公共卫生和组织分裂等一系列问题,英国也因此脱欧自立门户,为此欧盟被迫停止接收难民,转而通过向土耳其、约旦和黎巴嫩提供资金和援助从源头上困住难民。如今大量的乌克兰难民需要欧盟安置,还有俄乌战争引发的能源危机和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衰退,决定了欧盟目前处在最没有能力接纳难民的时刻。所以面对黎巴嫩政府的委婉威胁,欧盟宁愿破财免灾,掏更多钱给黎巴嫩让它搞定难民,有了钱,也就有了支持率。

500

(黎巴嫩一处难民居住区)

四、没有后顾之忧:叙利亚政府的支持

叙利亚内阁部长2022年8月15日对记者说,“在黎巴嫩的叙利亚难民可以开始返回家园了,政府会给他们提供所有帮助”。叙利亚地方行政部长马克鲁夫亲口告诉来访的黎巴嫩流离失所部长伊萨姆,返回叙利亚的难民将获得身份证、出生证明、社会服务、临时住房和其他基础设施,而且总统阿萨德也赦免了对他们的任何指控和调查,还免除了他们的兵役。叙利亚官方的态度免除了黎巴嫩政府的后顾之忧,从此妈妈再也不用担心该遣返计划只是黎巴嫩政府的单边政策了。

对于叙利亚政府给返回难民承诺的优厚待遇,包括联合国难民署在内的国际机构均表现出严重的不信任。由于长达10年的内战破坏,叙利亚政府早就被掏空,外加欧洲和美国的制裁,造成叙利亚的经济复苏和重建工作进展异常缓慢,而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后全球性的经济衰退,几乎把叙利亚的重建速度降低到零,所以它并不具备接受难民的能力,难道叙利亚政府对自己的实际情况心里没有数吗?当然有,叙利亚政府相当有数。

作为难民的祖国,咬着牙也要欢迎流离失所的国民返回国内,无论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对外界做出这种表示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既能免受外界的批评、维持一个较好的政府形象,还能促进和黎巴嫩的关系,毕竟叙利亚的统治者至今都未曾放弃控制黎巴嫩的幻想。

如果说维护政府形象和拉近与黎巴嫩的关系比较虚,那么叙利亚政府对经济利益考虑就很现实了。黎巴嫩负责难民问题的部长伊萨姆7月份批评说,联合国难民署和捐助国不愿意把对难民的援助转向叙利亚,阻止了难民的顺利返回。这位部长的批评告诉我们,如果这150万难民全部返回叙利亚,那么原来援助这些难民的资金也应该跟着进入叙利亚,这些钱除了用于难民救助,还能用于国家重建和社会治理,这是饥寒交迫的叙利亚政府高调欢迎难民回国的最实在原因。

黎巴嫩糟糕的经济,黎巴嫩民众持续的抵制,遣返难民收获的政治利益,以及叙利亚政府的配合,是4个神仙都难以反对的理由,在这4大理由的加持下,黎巴嫩政府遣返150万难民看上去毫无争议和悬念,但是为什么这个计划推动不下去呢?因为该计划遭遇的阻力像山一样,在分量上并不比这4个理由轻多少。

【参考资料】

1、Lebanon to deport Syrian refugees despite international opposition, Aoun says[EB/OL].网址略

2、Economic Indicators[EB/OL].网址略

3、M.Wehbi.COVID19:Impact on Lebanese Economy[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Science and Research (IJSR).20200510

4、Jean Y.Elia.lebanese banks: a factor of the current lebanese financial crisis(2019–2020)[EB/OL].网址略

5、Lebanon decides to formally negotiate with Syria on refugee repatriation[EB/OL]. 网址略

6、Lebanon hopes to repatriate Syrian refugees within months[EB/OL].网址略

7、Syria‘ready’ to repatriate refugees from Lebanon, minister says[EB/OL].网址略

8、Bassam Hamdar.economic modelling of the effects of syrian refugees on the lebanese econom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conomics[J].Commerce and Management.20181111

9、徐⼼辉.列国志-叙利亚[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年5月.p127

10、Lebanon urges EU to cooperate on Syrian refugees’return to homeland[EB/OL]. 网址略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