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溪管道被炸后,欧盟能装傻多久?

文 | 风声

作为世界舞台的三级之一,当下的欧盟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撇开俄乌冲突的具体战况不谈,最近欧盟范围内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欧盟的神操作,又让人格外无语,值得拉出来说一说。

第一件事,当然就是北溪管道被炸事件,作为欧洲重要的能源大通道,欧盟对其有着至高无上的利益相关这没错吧。结果这件大事一出来,欧盟及各国的反应极其奇葩。,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当地时间9月27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任何对欧盟国家在用的能源基础设施的有意破坏都是不能容忍的,并将招致“最强烈的反应”。

这几天过去了,调查了什么,结果是什么?最强烈的反应是什么?就在今天,丹麦瑞典的联合报告出来了,是由爆炸引起的。那么问题来了,在这个北约国家环绕的海域里,谁有能力谁有动机谁有技术,去做引爆管道这个大动作呢?

500

还记得前波兰外长西科尔斯基发推,就一张海面爆炸图,上面配了一句话:谢谢你,美国(Thank you, USA)。

500

第二件事,是意大利新大选结果出台。9月25日,意大利议会选举结果出台。计票结果显示,乔治娅·梅洛尼领导的右翼联盟拿到了约44%的选票,领先优势明显,而她本人担任领袖的极右翼政党——意大利兄弟党,也以约26%的得票率成为第一大党。这几乎已经板上钉钉的意味着这位墨索里尼的崇拜者和思想追随者在战后几十年重新登堂入室,进入意大利和欧洲的中央舞台。

这一次,冯德莱恩就嘴巴硬了,在回答欧盟是否对意大利兄弟党可能在议会选举中获胜感到“担忧”时表示:“如果事情朝着困难的方向发展我们有手段(应对)。”这个回答被路透社称为, “毫不掩饰的威胁”。

500

如果说对意大利还暂时停留在口头上的话,欧盟对欧尔班大公领导的匈牙利就已经是直接动手了,近日,欧洲议会以433票赞成、123票反对、28票弃权通过一项决议,将匈牙利的欧尔班政府定性为“民选独裁的混合政权”。用民主的程序决定一个民选政府不民主,这个程序确实不是一般的民主。与此同时,欧盟预算与行政事务专员约翰内斯·哈恩表示,由于无法断定欧盟预算得到了充分的保护,建议暂停向匈牙利提供75亿欧元资金。

三件事,三个国家,欧盟做出了三种截然相反的应对,细心捋捋。北溪,是欧洲至关重要的能源大动脉,就在欧盟的眼皮底下被破坏,造成了巨大的经济与环境损失,欧盟除了放嘴炮还是放嘴炮,面对真正的大魔王只会嘤嘤嘤(德国民调显示,认可是美国破坏的比例高达94%)。

500

意大利极右翼上台,是二战后的大事件,但是,这可是通过欧盟引以为豪的民主程序一票一票上来,而且很多意大利老百姓也明说了,不是相信那套极右翼的价值观,而是现在经济太糟了,换个党来看看。就这,欧盟委员会不管不顾意大利人民的心声,马上开始威胁,说好的人民的选择呢。对于老刺头,欧尔班领导下的匈牙利,直接投票开除民主籍贯,冻结欧盟援助资金。下手这么狠辣,所为何来,除了匈牙利对中俄比较友好的态度外,最关键的是,对欧盟奉行的LGBT政策的反动,比如不准在成年以前在学校里教授LGBT知识。就这?对的,欧盟就是为这。

500

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出,欧盟的行事逻辑,政治正确第一,只准信奉我允许的价值观,只准与我允许的人在我允许的范围内交道,而这个我指的是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里的高官和高管背后的国家机构,至于经济产业发展、人民福祉,在日常当然需要提一提的,危机来临时面对老大哥自然是要让位,跨大西洋的老大哥自然是不能得罪的。走笔至此,读者想必已经有了一个巨大的疑问,现在的欧盟到底是一个跨国家机构,还是一个意识形态的卫道士或者说一个宗教裁判所的变种。

看看历史,欧盟的历史可追溯至1952年建立的欧洲煤钢共同体,当时只有六个成员国,缔约国有法国、西德、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及卢森堡。成员国的政府第一次放弃了各自的部分主权,并将这些主权的行使交给一个独立于成员国的高级机构。从名称和只能中很容易看出,这是协调各国钢铁和煤炭生产运营的机构,由于职责清晰,各国发展程度、人文水准相当,取得了极大的成功。

1958年又成立欧洲经济共同体和欧洲原子能共同体,1967年统合在欧洲各共同体之下,在一段时间内,包括丹麦、葡萄牙、英国、爱尔兰在内的西欧国家不断加入,欧洲一体化进程不断加速,随着1995年《申根协定》的正式生效,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不断加深,千年以来横亘在欧洲各国的边境检查站就此消失,对外实行统一的关税税率,以一个声音发声的欧洲,

在美苏争霸的年代,也算一股力量。1993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生效后,欧洲共同体转变成欧盟,并且渐渐地从贸易实体转变成经济和政治联盟。外界看到的最显著变化就是,欧洲经济共同体和后来的欧盟在1973年至2013年期间进行八次扩大,成员国从6个增至最多时有28个之多。欧元出现,欧洲防务体系开始有了点雏形,磕磕盼盼之下,千年以来欧洲一体化的梦想看起来就要实现。

直到2016年英国神奇脱欧。在英国人的控诉中我们才发现了欧盟的种种神奇之处,官僚化的布鲁塞尔,巨多的繁文缛节,为了应对政治正确的妥协和反复拉扯。直到这一次俄乌冲突,彻底趴下了欧盟的底裤。

作为一个联盟,欧洲事先不能敦促明斯克协议(2015年2月,由德国、俄罗斯、法国、乌克兰四国签署生效的一份关于处理乌克兰危机的协议书),得到有效遵守,俄乌冲突爆发后又各怀鬼胎,东欧小国恐慌下在美国拱火下发疯反俄,德法这样的欧洲核心却没有足够的实力提供安全保证,能源价格疯涨,欧盟的对俄政策被嘲笑成对着自己脑袋开枪证明自己的坚决,被域外大国予取予求。欧盟在哪里,欧盟能干啥,这是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500

欧洲煤钢共同体到欧洲共同体的成功,原因很简单,目标坚决,国家发展同质化。欧盟扩军,囊括了几乎所有前东欧国家,欧盟的意识形态一下子加入了,天主教、东正教、前东欧前共产主义无神论政党的变种转型,人均GDP更是横跨了从13万美元的卢森堡到一万美元出头的保加利亚。这样的跨度,不用说,肯定遍地小团体。

维谢格拉德集团(英文:Visegrád Group)或V4,由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四国组成。四个东欧国家首脑每年举行定期、不定期会晤,协调立场。说白了就是,抱团捞取欧盟的好处。此外的小集团,随便数数,就有波罗的海三国组成的小集团,大国里面,德法双轴心的定期会晤肯定少不了的,这么多小团体,而欧盟推行的一票否决制加持下,显然给了各个利益集团最大的操作空间。作茧自缚,莫过于此。

德国总理朔尔茨在最近的演讲中,提到了指出欧盟应在外交与安全策略上取消一票否决权。可能吗?波兰总理马上怼上去,所谓的“多数表决制”,就是“帝国主义”的现代化呈现方式,直接提到了这样的高度,欧盟的改革还改得下去?更别说域外大国,那个跨大西洋的好兄弟,巴不得有搅屎棍在里面。

500

还有人的问题,作为欧盟德掌门人,冯德莱恩的离谱发言比比皆是,欧盟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实质是调和鼎鼐的作用,却不动喊打喊杀,冲杀在前,把欧盟内部相对理性的发言封杀在萌芽中。冯德莱恩,到底是欧盟的利益代言人还是美国收割欧洲的特洛伊木马?她全家八个人都是美国人,看似荒诞,其实冯德莱恩这样背景的高官,在欧盟三大机构里其实比比皆是。

回溯历史,东欧各国是冷战的战败国,崇美恐俄的思想在高层毫不奇怪。西欧精英,自豪与历史和文化,但在二战后的烂摊子得益于美国的重建和保护在日积月累中完成了被美国的精神控制,不自觉的有种爸爸就是对我关心的错觉。不信的话,想想棱镜门在欧洲的反响,现在还有人提这个吗?冯德莱恩的离谱,其实是欧洲精英们的常态。

对外没有强制武力,以暴制暴,对内摆不平小国听话,还有三心二意拥抱所谓国际化价值观的高层(其实就是美国利益)。欧盟的存在价值在哪里?唯一的价值也许就是通过统一的价值观的构建,一人一把号,都在某些方面吹同一个调。不这样,怎么能维系欧盟的威信,怎么能在其他国家面前树立起欧盟高大威猛先进的形象?这也就是欧盟对匈牙利下手格外狠辣的原因。

500

看看被欧盟痛批的匈牙利都做了啥:对俄国,要妥协,坚决反对制裁俄罗斯天然气。对内,就是上面提到的,禁止向儿童教授同性恋之类的东西,诸如此类。如此正常的思考,在欧盟看来却是大逆不道般的存在。荒唐吧,在欧盟看来这就是大是大非的问题。不过妙的是,欧尔班麾下的价值观深得美国共和党的好评,今年访美,欧尔班先去了海湖庄园见了特朗普,共和党的喉舌FOX新闻网更是连篇累牍的吹捧。略微想象下,共和党在美国不可能永远不上台吧,到时候欧盟如何处理和美国的关系呢?欧盟的政治正确对上共和党的政治正确,到底谁更正确一点呢?大西洋两岸的团结如何确保呢?

欧盟还不会死,管道炸了可以修,燃料不够了可以打脸烧煤和木头,但全世界都看出来谁炸了管道,只有自己装傻,这样的欧盟会活得越来越痛苦。这个跨国际组织正在给整个世界示范什么叫左右互搏,自寻死路。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