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了,怎么办呢?

如果焦虑了怎么办?

首要便是:

尝试在现有生活范围内,吃好喝好睡好,稍微放松一下身心——把身体上可能紧绷不舒适的疲倦痛楚,缓解一下。

人的情绪看似主观,终究多是激素分泌驱动。

许多不好的情绪,起源是身体出了问题。

倒不是说,所有焦虑都是身体差了才产生;但身体糟糕,会放大焦虑。

想解决问题,则吃好喝好,足足地睡一觉,先让身体放松下来。

焦虑不一定会消失,但会稍微缩减,不至于瞎膨胀。

500

然后,面对自己的焦虑,追根溯源。

焦虑看似是外部原因,但许多时候是起于内心。

大概,绝大部分焦虑情绪,都是自己对外部某件事的反应。

许多人会因为过于焦虑,不肯直面,越想躲就越怕。

许多人并不肯细想自己在焦虑什么,却是在焦虑“我居然有焦虑”这件事本身。

所以不妨想想:

我在为什么焦虑?这事糟糕到底,可能会怎么样?这最糟的可能性,又有多大?这最糟的情况,是大概率会发生的,还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许多想象力丰富的人,会出于自我保护,设想最糟的情况;但想太多了,反而会吓到自己。

如果是大概率不会发生的事,何必自己吓自己?

追根溯源到最后,发现焦虑源了,再想清楚:

为了缓解这焦虑,自己能做什么?

自己能控制的有多少?有多少是自己无法控制的?

许多人焦虑,是怕对可控的事失去控制力,然后便是:怕明明有可控的事自己却没做。

但一旦确认自己可控的事都做了,不可控的事也没办法,反而会好些——有点类似于,考前焦虑,拼命温习,就怕没温习到;真到要考试了,复习材料得收起来了,反而会定一些,是所谓“该做的我都做了”的心理。

所谓“尽人事听天命”,也就是这样了。

得正面地想清楚焦虑源,把可控的部分做了;那剩下不可控的,也就相对坦荡了。

当然也有人是习惯性焦虑:一件事焦虑完了,就找点新的事让自己焦虑。那是习惯了未雨绸缪,习惯了凡事往坏处想,生怕自己一放松就有坏事降临,这许多时候,是早年经验使然了,毕竟许多人少年时,就遭受了“常将有日思无日”的教育,动不动就想一辈子;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这是许多长期焦虑人的通病:他们的焦虑源不一定在当下,却远远存在于少时所受的习惯教育里。以至于遇什么事都会反应出焦虑,不值得焦虑的事也要整出来自己焦虑一下子。研究克尔郭凯尔和卡夫卡的人,都认为这种心理,可能与家庭权威相关——越是小时候被管头管脚多了的,越容易这样。社交关系,而非不断经历的事件,才是焦虑之源。

500

这就得说到最后一个法子了:

简化社交。

话说,大多数人,越焦虑越觉得失去控制力时,越爱社交

不信您去看那些平时不太联系,忽然来没话找话说的,多半是焦虑了。

许多焦虑的人不听劝,其实也不需要劝,需要的只是你在那边听着,让他觉得“有人站我这边呢!”

这也正常:焦虑了,觉得凡事不可控了,总会第一时间渴望抱团取暖获得安全感和控制力。

但如上所述:

自己做的事相对可控;他人的事相对不可控。

社交本质上,是属于看他人反馈的事。如果靠社交取得控制力和安全感,那就是将安全感托诸他人身上。

很容易形成一个死循环:

为了控制力与安全感,大量社交→依靠他人反馈反抗焦虑→他人反馈并不尽如人意→于是不停扩展社交圈投入更多时间社交获取安全感→社交圈越大,不稳固的点越多→越来越需要更多社交。

我见到过一个案例:有个朋友,一焦虑,就会到处找人念叨,于是跟一群哥们社交;然后被拉进新圈子,认识了更多人,搞得自己挺累,但停不下来,继续扩大社交圈;一旦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顺着自己,就会加倍焦虑,会做许多无效社交意图加强控制,然后加深焦虑,然后就开始为枝枝蔓蔓的朋友们做事,以便维护交情,越来越忙越来越焦虑……

回头跟我念叨时,自己说着说着,就愣了:

不对啊,本来是为了有点安全感免焦虑,几个好哥们一起做点事;怎么越到后来越多无效社交,搞到反而在为社交焦虑了?

这不本末倒置吗?

当然,人需要社交,这没问题。只是吧:

焦虑时,需要有点感情寄托时,找最熟的最铁最稳固的情感,确认一下就得。

别把感情放在太多人身上,也别为了一点虚无的安全感和控制欲,就过于迁就别人。

最亲近最可靠的,有几个就够了。需要照顾的社交越多,越容易疏失,也越容易焦虑。

实际上不只是社交,绝大多数事都是:

越简单,越由自己掌握,就越不容易失控。

于是也就越不容易焦虑。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