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大鹅”这两条教训对中国很有提示意义

之前我们经常讨论战争性质,以及对战争应该持什么态度,今天把容易吵架的这些东西先放到一边,从纯军事、作战角度来说说俄罗斯的失误,以及这些失误对我们有什么启示。

设想一下,如果俄罗斯能做好战前准备,在一开始就把这两个月动员的“13.7万+30万”军队押上,俄罗斯现在还会这样被动吗?大概率应该不会。

如果一开始就把这几十万军队砸下去,情报工作再稍好一点,可能基辅早就被拿下了。这样一来,俄方就完全掌握了主动:进,可以通过控制基辅代理人政府号令全乌,向乌克兰西部进攻,将乌克兰彻底去军事化;退,可以以撤兵为筹码,逼乌克兰把非军事化与不得反俄写进宪法,要挟西方撤除对俄罗斯的经济与金融制裁。

或者换一个设想,俄罗斯还是用原来的兵力,不进行战争动员,只要它一开始别把摊子铺那么大,就集中兵力在巩固对顿巴斯占领的基础上向其它区域扩大慢慢蚕食(当初日本侵华就是这样干的),俄军的弱点也不至于完全暴漏,西方也不会一窝蜂样的大规模军事援助。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因为乌克兰战略纵深不够,无法像中国当年那样打持久战,同时又因为双方实力不对等,乌军在东线战场就会面临极大压力,很可能会面临节节败退的结局。最终,俄罗斯可能会付出一定牺牲,战争时间也会拉得比较长一点,但是战争结果不难预测。

但是很遗憾,历史没有假如,俄罗斯太自大了,俄总统府与参谋总部制定了完全相反的作战战略,他们一开始把摊子铺得很大很大,定了个非常高得战略目标,想通过南北两路钳形开进,配合东部攻势,一举占领基辅,拿下整个乌东,一下子激起了整个欧洲社会,对沙皇俄国及红色苏联根植于心了几百年的安全恐惧。

但另一方面,俄军投入的军事资源数量又完全支撑不起这样的战争目标,再加上军事科技能力太差,情报工作漏洞百出,对西方介入判断失误,在西方的军事介入下,一下子就陷入了被动。最后没有办法,俄军只能撤回南北两路大军,改全面进攻为针对顿巴斯地区重点进攻。

只是这样一来,乌军的士气就起来了,俄军的士气就下去了,欧美看到俄军表现这么菜,在支援起乌克兰来也更放肆大胆了,所以接下来的哈尔科夫战败对俄军来说就不奇怪了。

这一败下来,俄军的士气就更加低落,沮丧情绪开始蔓延,反过来乌军的士气就进一步更高涨,欧美这帮赌徒也打算在此投下更多筹码。俄罗斯没有办法,只能不断增兵,先增13.7万,又通过战争动员增30万,这就陷入了添油战术”,非常危险。

我前几天文章发布后,有位贵州的读者朋友讲了一个寓言故事,故事说,有一个人犯法被惩罚,法官给他以下几个选择:1.吃五斤大蒜;2.挨五十下鞭打;3.罚款五十两白银。三选其一即可免罪。谁知犯人想都没想先选了吃大蒜,吃到一半实在吃不下了,只能放弃;转而选择接受鞭打,结果打到一半,又觉得自己挨完打估计小命不保,又只好放弃。最后发现已经别无选择,只能接受罚款。这下每种处罚都试了一遍。

我觉得这个寓言故事对俄罗斯来说特别贴切,特别形象。俄军这次在战场上犯了很多错误,各种战术上的错误让人大跌眼镜,但是其最致命的错误是战略性的,战略错了,战术上再努力,也很难成功,更何况俄军在战术上,在军事技术上也不怎么样。

好在现在俄罗斯已经认识到了问题,开始做出改变,只是他们能不能成功,还得看战争实践检验。

那么这件事对我们有什么启示呢?

战略、战术、战争科技等等方面的启示都有,但最重要的启示,我觉得其实就两条:

第一条,杀鸡要用牛刀,绝对不能用小刀杀鸡,杀自己一身血,鸡还在活蹦乱跳,要先霹雳手段,然后才菩萨心肠,如果把这个顺序搞颠倒了,麻烦就大了。

第二条,一定要客观认识、准确评估各方实力,做到“知己知彼”,千万不能因为对方弱小就小觑对手,宁可把困难估计得高一点,困难一点,也不能盲目乐观,尤其要当心被那些“政治正确”的催眠式宣传或不准确情报误导。

这两条教训,以后在万不得已必须采取非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的时候,对我们非常具有启示意义。

站务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