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宗教化倒退的逻辑辨析

你的脑子里只有现代化这个伟光正的意识形态,全然不顾这一现实,大多数国家,现代化只是上层精英的现代化,不是大多数人的现代化;另外,你也不敢审视现代化的代价是什么。世俗化直接导致了政权覆亡,所以先退回宗教化求得稳定再发展,发展到今天,再次开始了头巾问题的争论,这就是伊朗历史的迂回与进步。这种简单的思路你都无法理解,你只能喊口号,如果别人做不到就是比烂?中国财富不平等的现实,是一句不平等就能和伊朗类比的?中国工业化已经完成,大多数人都能享受现代化的成果,你又开始随便类比了?众生平等,鸟会飞,你也飞一个啊?昨天 22:15伊朗头巾背后的三次历史循环

关于宗教不能说尖锐了。现代化你以为只是个文化概念?这是生产力关系。

宗教化天然禁止流通,女性生产力基本为0,消费力也严重受限,你跟我说倒退宗教化能是生产力进步?禁止女性自由上街自由工作,减少消费购物娱乐工作,你知道会损失多少生产力和社会财富?中国禁止社会向宗教化倒退,你以为只是文化竞争?中东国家的生产力不行,你以为只是因为美国打压?

一个逻辑“宗教化倒退就是找回公平”讲不通已经被证伪,立马双标成“伊朗自有国情在此”。

倒退宗教化,伊朗出事是因为本来就做的不好,难免被外人拿到把柄扩大,人因为没戴头巾死了,错就是错,不会因此变成正确。伊朗需要正视问题解决杜绝这种暴行,而不是讳疾忌医。糊墙的脑回路是,自己家出了事只要有外部杂音,那一定是自己没问题,还要极力说这事做的好,都是外面的错。

平息舆论改进问题,才有纠错先进性。这是你自己内部的标尺,跟外人嘴巴怎么说无关。否则,你的是非就是永远跟别人逆反。只要外面的人嘴巴占了正确,你永远要跟别人逆反。美国跟中国逆反,只要中国说口罩正确,它可以永远不戴,死的难道是中国?

-----------

更深层的问题。伊朗头巾问题相比最极端化的宗教国家还是比较宽松,但重回宗教化是伊朗保守化退步不是进步,你和作者不能就说“禁止穿衣自由是对的,有巴黎高定所以不公平,所以都穿罩袍才体现公平”---这种逻辑如果正确,为什么拿出中国就立马证伪了?世俗化没搞好分配问题,所以宗教化就好?中国财富也有差异,为什么不退回去找封建制?

比如中国近代也摸索失败过很多次,但重回封建制度关系很快被推翻,依然还是在现代化国家的生产力关系上摸索,最终才找到正确的道路。而中东为什么集体沦落到现代文明的底部?就是因为宗教化始终摆在它们头顶,妨碍他们社会生产力的繁荣沟通,欧美却早都已经跟宗教貌合神离。

美国现在竞争不过中国,各种结构问题解决不了,又开始想宗教复辟,只能是各方面的严重倒退。只有失败国家才因为缺乏自信而退缩到宗教壳里。为什么?因为宗教外壳坚硬排他,可以显著巩固和排他,宗教是建立在身份认知上的意识形态,尤其是一神教,自然排斥异端。不解决问题,但解决提出问题,所以看起来似乎稳固了些,但问题在内部腐烂。 生产力关系是严重倒退的。

这里区别一下儒家与宗教。一神教是建立在身份识别基础上的意识形态,信徒与异端是构成一神宗教的识别基础。而儒家只是一种社会伦理。

拿着中国的钱,美化美国丑化中国,跟随美国谴责伊朗。2小时前

你的是非没有自己的标准。伊朗的内部问题,需要他自己解决,不能讳疾忌医。中国当然不必对别国内部发表议论,可以轻松略过。

但中国内部的问题需要有正确的逻辑去认识宗教化倒退。

西方宗教是救赎型宗教,有重要的维持生活的作用,东方宗教是禅修型宗教,很容易和政治分开。有人说印度是宗教文化,但是印度教也有无神论的一支。昨天 08:55
东方的宗教不是很容易跟政治分开,是历代一直必须与政治分开,不然清洗一轮接一轮,洗到心无杂念。其实历代杂念也一直有的,毕竟人只活百年,总有相同的想法会试水,但世俗传统已经强大定型,干政的群众基础很不好;再者,已经成熟的本土宗教教义已经被白纸黑字改造定型,想走教义涉政路线,那得自创新教才行。后世也不是没有新兴自创宗教想试试,但一个新创的宗教教义总是会不够成熟,不成气候,再加上政治传统路径就不吃这套,当然也就容易覆灭。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