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龙套14年、演狗演成影帝,他打了多少流量的脸

来源 | 摇滚客

500

Here We Are Again音乐:Cagnet500

今日BGM,《Here We Are Again》,Cagnet

“内娱烂透了。”

这是近两天频繁刷到的一句话,是对流量为王时代的无奈。

违法乱纪,哭穷喊累,念台词只读12345的数字小姐、先生们......

他们拿流量做保护伞。

这两天,滚君看到一个视频,讲如今的演员行业现状,他说:

“整个世界都变了,现在普遍是没有我们那个时候刻苦 。只要会说话就能演戏,只要想挑毛病,目之所及都是毛病。”

500

说这话的人是演员陈创。

谁是陈创?看名字完全没印象。

看了脸感觉有一些熟悉。

他是《宝莲灯》里护主心切,忠心耿耿的哮天犬;

500

是《家有儿女》里客串摇滚骗子的马拉拉;

500

是《活着》电视剧版里命运多舛的福贵;

500

是《魔幻手机》里穿越到现代的黄眉大王;

500

......

陈创塑造了无数经典的荧幕形象,大部分不是主角,他是当之无愧的配角之王。

但人们看到他时依然会脱口而出:“哮天犬!”

甚至都叫不出的名字,即使他已经拿了三次影帝。

一个被流量时代抛弃的演员,一个从“狗”做到影帝的演员。

陈创的经历让我看到了老艺术家一刀三拜的执着,温润如水的淡然,十年如一日的坚守,这是当今内娱最弥足珍贵的东西。

500

“一刀三拜”这个词我是从陈创的置顶微博里看来的。

500

大师说,雕造佛像时,为表示虔敬,每刻一刀即礼拜三次,现在已经很少见了。便问陈创,你演戏塑造人物,会这样一刀三拜嘛?

陈创站在大师旁边,说不出话。

这是陈创对自己作为演员的反思,也是谦逊。

但从我们看戏的人看来,他对每个角色都做到了一刀三拜。

即使那个角色是一条狗。

500

2003年《宝莲灯》导演余明生在选角时,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来演哮天犬。 

一个三十多集的电视剧,演条狗,大半的时间都在地上趴着,丑态做尽,也不是主角,没人愿意揽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但陈创不挑,有活就干,有戏演就成。他是戏迷,戏痴,戏疯子。

为了演好哮天犬,陈创开始细心观察狗的生活。拿一根火腿肠做引诱,观察狗的一举一动,发现狗在嗅东西时,鼻子是一耸一耸的;狗在被主人抚摸时,会眯着眼享受地趴着;狗在发现可疑的人时,会警觉地汪汪大叫......

观察到这些细节,陈创就活灵活现地运用到哮天犬这个角色上。

500

整部戏哮天犬只有一套戏服,薄薄的一件黑长衫,秋冬天鼓风机就对着陈创吹,因为衣服难脱就憋着不上厕所。

即使是一个小配角,陈创也用尽浑身解数。

如今再回想起《宝莲灯》,我已经记不起剧情了,唯一记忆清晰的就是那只哮天犬,即使电视剧海报上连一角位置都没给他留。

500

《宝莲灯》上映的第二年,2005年,《福贵》也上映了。

在演了无数小人物,跑了无数次龙套之后,陈创的演技终于被看到,演了生平第一部做主角的戏。

豆瓣上,陈创的电视剧版《活着》比葛优的电影版《活着》评分还要高。

500

拍这部剧,无疑是对陈创的一大考验。

原著《活着》是余华的经典之作,讲述了主人公福贵大起大落的人生,从地主家的纨绔子弟到穷光蛋,接二连三失去至亲之人,最后只剩下福贵和那头老牛。

500

时间跨度大,角色内心变化多,非常考验演员的演技,再加上有葛优的表演在前,陈创压力更大。

但影片播出来,顾虑是多余的,陈创把富贵这个角色刻画得入木三分,连余华看了,都对他的福贵表示认同。

余华说,他就是我心中的福贵。

500

豆瓣上,有网友发帖询问:

看着哮天犬,你们会出戏吗?

留言区都是对陈创的一致好评。

有人说,一点不出戏,甚至看小说,还能把陈创代入情境;

有人说,陈创演什么像什么,不像有的演员,永远只能演一种角色;

有人说,这是陈创最好的作品。

500

陈创就是所谓的剧抛脸,每演一部戏,演什么像什么,下一部戏完全没有上一部戏人物的影子。

他说:“我对一个电影的判断,单从演员的角度来说,一个角色甭管出场多少,只要他有任务、有动作,就会被人记住。所以我欣然前往。”

这来自于他对角色塑造的一刀三拜,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还是龙套,他都会研究如虔诚地教徒一般细细雕塑。

500

500

陈创当年依靠福贵一角入围了白玉兰最佳男主角的提名,与影帝失之交臂。

但在2014年,陈创凭借《孔二皮进城记》中孔二皮的角色获得百合奖优秀男演员的称号,成为影帝。

这条从“狗”到影帝的逆袭之路,陈创走了14年。

获奖的视频在各个平台疯狂传播,弹幕都在说:“哮天犬值得!”

500

脱掉戏服的陈创,不是哮天犬,不是福贵,不是黄眉大王,不是他演过的任何一个角色,只是陈创自己。

一身笔挺西装,一副眼镜,斯文儒雅。

有人问:为什么陈创长得一副狡猾相,看起来却这么有书生气?

他淡然的气质来自于他的戏曲世家,来自于他的学识和温润的性格。

娱乐圈就是一个斗兽场,想要活下去就必须争,必须抢,必须搏出位。但陈创就是那个躲在最角落“苟活”的人。

500

即使拿了影帝,获了奖,他还是没流量,没料点。

拿奖之后,别的艺人面前都一堆话筒等着,一堆八卦问题等着,而他,让记者说不出话来。

没资源没背景没后台,也不争不抢,按他自己的话来说:“可能是母亲的强势,自己也有些讨好型人格。”

在片场的陈创也是如此,跟被一群人簇拥的小鲜肉形成鲜明对比,他显得相当落寞。

孤身一人,连助理也没有。

500

这样的性格也让陈创失去不少机遇,多走了几年弯路。

曾经他和一个场记夜晚畅聊,聊电影,聊人生,聊理想,从那以后他们就再没联系过,那个场记就是现在的宁浩导演,就是那个拍《疯狂的石头》、《疯狂的外星人》、《疯狂的赛车》、《我不是药神》的宁浩,捧红了黄渤的宁浩。

曾经一个导演也非常看重陈创,给了他名片,说日后联系,陈创也没再联系过。那位就是《武林外传》的导演尚敬。

陈创不擅长交际,不擅长人情世故,他走不了捷径,只能埋头苦干,脚踏实地,一步一步来。

凭借陈创自带喜剧效果的外形加上他精湛的演技,与这两位导演合作,想必都能闯出一番天地,起码比现在更广阔。

但这样慢慢吞吞地一步一个脚印走,就像龟兔赛跑里面的乌龟,慢一点,也能到达终点,也能赢。

500

500

拿完奖的陈创还是在演小角色,前段时间的大火电影《人生大事》,他在里面扮演小女孩儿的舅舅,出场只有五分钟。

500

就这五分钟的时间,他把一个懦弱无能的男人演绎得淋漓尽致,我在影院看这部电影时,完全没认出来这是当年的哮天犬。

看到有媒体近期采访陈创的视频,他还是只身一人在剧组呆着,又是一个小角色,剧组的通告表上,他排在倒数第二名。

他不相信有人会专门找他去做采访,还以为是经纪人雇的媒体。

拿奖之后,走在马路上的陈创还是没人能叫得上来他的名字。

获奖,拿影帝,并没有让他一炮而红,还是坚守在他配角专业户的岗位上,有活儿就干,为了一个几分钟的戏份,东奔西跑。

常年坚守在剧组,见到形形色色的演员,当然少不了遇上一些流量小生。

陈创无奈地说:“你可能想真心地、真诚地指出他们一些问题,他的表情,潜台词都在告诉你‘我的事不用你管,我是主演,你只是个小配角,你还要来说我吗?’”

500

听完这些话,陈创也只好作罢。

流量为王的时代里,有人被捧上高台,干尽荒唐事,也有人茕茕孑立,踽踽独行,十年如一日地坚守。

真正的好演员就算是演条狗,演能把它演活,演火,而那些只是需要演员这个头衔给自己镀金的流量们,只能用成龙一句话总结:看你几时完。

小丑在殿堂,大师在流浪,但总有一天小丑会被拖出殿堂。

500

参考资料:

B站 up主:不普通人类实录 《没流量有多惨?影帝级演员都无人在意》

公众号:影视独舌《陈创:17年过去了,大家还是喊我“哮天犬”》

点击「摇滚客」阅读原文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