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大侦探》的暑期突围密码

一辆停在暴风雪中的列车,几位“心怀鬼胎”的乘客,一出悬疑重重的“灭门惨案”……

《民国大侦探》的故事,从这辆列车上开始。该剧改编自阿加莎·克里斯蒂《大侦探波洛》系列小说,将波折诡谲的案件放置于民国背景下,以单元的形式讲述了包括《东方快车谋杀案》《首富庄园谋杀案》等在内的8个本格推理故事。

开播以来,《民国大侦探》在战况激烈的剧集暑期档,仍然占据不低的市场份额。上线第一天,就在爱奇艺平台获得了近8000的热度值,云合数据显示,《民国大侦探》的正片市场占有率和全舆情指数均进入榜单前十,“胡一天张云龙探案续上了”“民国大侦探哈尔滨团建”等话题也轮番登上微博热搜,引发观众热议。

500

《民国大侦探》身上保留了《民国奇探》的成功经验,同时又多了“往前走一步”的果断。一方面,它延续了导演张伟克、演员胡一天和张云龙的主创配置,沿用快节奏、强情节的单元探案模式;另一方面,它又在案件本土化改编、本格推理框架等方面做出了向前一步的尝试,这是它成为暑期档“黑马”的重要原因。

本土化“大侦探”的诞生

快节奏,是《民国大侦探》给观众的初印象。

第一集开场时,从火车站的枪击案,到法庭上的冲突,在短短五分钟内,就交代了主角“司徒颜”用法律实现正义的困境。随后,又通过一次在早餐摊上的冲突,引出了“司徒颜”与另一位主角“骆少川”的相遇和相识。在短短半集之内,“司徒颜”的破案才能和“骆少川”的敏捷身手就跃然于屏幕之上。

500

接下来的案件更是以火箭般的速度进行,平均每三集讲述一个案件,没有多余的支线剧情和繁复的情感纠葛。对于探案爱好者来说,这种节奏是最舒服的,也是对本格推理最佳的诠释方式,经历了此前的《民国奇探》,这个团队对这种节奏的把控已经相当成熟。

例如,在“首富庄园谋杀案”中,由于新线索不断出现,嫌疑人的身份也极不明朗,剧情不停反转。而一环扣一环的证据,也组成了完整的“破案”逻辑链。

近几年悬疑风刮起之后,社会派推理作为能映射现实话题、反映深刻人性的推理类型,受到了悬疑题材的喜爱,但《民国大侦探》则选择挑战对逻辑要求更高的“本格推理”。与更强调人物内在情感的社会派推理相比,本格推理爱好者更关注案件的推理过程,并期待从中获得代入感和“爽感”。

一般而言,密度过高、发展过快的情节,容易让观众产生疲惫感。《民国大侦探》则找到了消解这种感觉的方式。一方面,以单元为形式呈现的八个核心案件,与主角的成长故事交织,让剧集内容具备了一定的连贯性。随着音乐老师“周墨婉”的加入,稳固的“破案铁三角”也由此形成;另一方面,两位男主角充满喜剧感的互动,以及主要案件中穿插的小案件,都起到了调整节奏的作用。

500

由于,原著《大侦探波洛》是阿加莎极为知名的作品之一,如何将其更好地落地,与民国背景做结合,让经典故事产生新的魅力,同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民国大侦探》总制片人戴莹告诉毒眸(id:DomoreDumou),从前期的跨国沟通开始,创作过程就面临极大的挑战,既要考虑到文化和法律各方面的差异,也要考虑到原著粉对影视化改编的接受程度。

“熟悉阿加莎作品的观众都知道,她的悬疑小说不会直接描写案发现场,而是通过主人公的分析、还原、与时空错位的设计,来展现一个完整的案件,这是小说最大的魅力,也对我们制作团队对美术、细节、和逻辑提出更高的要求,要做到高度严谨。”戴莹说,“我们要最大程度地尊重原著,尊重阿加莎的小说底色。”

500

将故事背景选在哈尔滨,是本土化改编的第一重思路。民国背景下,哈尔滨几乎是最能容纳“异域风情”的城市,寒冷的气候给剧情笼罩上一层悬疑色彩,也给置景带来更充足的创作空间。

戴莹表示:“民国时期的哈尔滨有‘东方小巴黎”之称,有全世界50多个国家的移民,受移民文化的影响,哈尔滨在城市风格,人文景观等方面都融汇了各国文化,为影视创作提供了别样的底色。”从“首富庄园谋杀案”的核心环境布置便能看出,一座华丽精致的异域庄园出现在此处,并不显得突兀。

500

更深层次的“本土化改编”逻辑,则是通过与我们熟悉的历史相结合,带来更强烈的代入感。在“东方列车”谋杀案里,原著中的俄国公主、瑞典女士等人物,变成享有豁免权的外交官、在军阀混战中退役的军人、女学生等等,而他们每个人的故事,也都与当时动荡不安的社会背景有所勾连,将故事移植到了1920年左右的中国。

虽然进行了细致的本土化再创作,但不丢失原作的核心,才是《民国大侦探》改编成功的关键。

首先,是保留核心“诡计”,即推理过程,这既是阿加莎作品的精妙之处,也是推理爱好者们最看重的部分。但更重要的,是保留作品的核心价值观。“东方快车谋杀案”的背后,是法理和人情冲突的极致化呈现,在法制并不健全的情况下,破案者该如何处理“私刑寻仇”。剧中,“司徒颜”做出了他认为正确的选择,既符合时代背景,也是对原著故事的尊重。

500

500

更具“网感”的叙事节奏,令人意想不到的反套路情节,以及忠于原著的本土化改编,不仅使《民国大侦探》成为剧集暑期档的“黑马”,也证明了这种创作思路的有效性:牢牢把握目标受众的核心需求,跳出原有的创作框架,才能讲出让观众更有代入感的故事。

多想一点,多走一步

2020年3月,《民国奇探》的播出让不少观众眼前一亮。总制片人戴莹曾提到,在刚接触到该剧的剧本时,就感受到了悬疑、推理和喜剧这三个标签组合的化学反应,再加上高密度的案件,有很好的阅读体验。

时隔两年,《民国奇探》主创张伟克、张云龙和胡一天二搭,再次携手上演了一出民国探案故事。而在这个过程中,既有继承与延续,也有突破和创新。

500

“民国+探案悬疑+单元形式”的公式,已经被证明有效。新旧交替的民国时期,无疑是适合讲述传奇故事的,这也是民国探案剧始终有市场的原因。而正如前文所述,单元的形式既能很好地容纳更多案件,同时也符合当代观众观剧需求。再加上张云龙和胡一天在《民国奇探》中培养的默契,都为《民国大侦探》打下了不错的基础。

不过,《民国奇探》与《民国大侦探》是两个不同的系列,而不是“续集”。戴莹提到,《民国奇探》风格更轻喜剧和年轻化,而《民国大侦探》是更稳重、更重本格推理的系列。作为阿加莎系列在华语地区的首次影视改编授权,这是一次虽有挑战,但对深耕民国探案类型有所助益的尝试。

另外,二位男主角的人设也与《民国奇探》有所不同,并因此产生了特殊的化学反应。胡一天扮演的“司徒颜”在经历了一系列事件后,失去了成为律师的资格,转而成为一名“侦探”。这种设计是在“保留原著设定和本土化”之间权衡的结果。

作为同创作班底孵化的人物,“司徒颜”和“路垚”虽然都拥有“最强大脑”,但也保留了波洛侦探沉稳冷静的气质,以及秉持正义与法理的品格。“骆少川”则成了原著中黑斯廷斯上尉和贾普探长的合体。两人不仅联手破案,也在相互影响的过程中,逐渐与自身困境达成和解。

500

今年暑期档依旧热闹,而在《民国大侦探》成为暑期档“黑马”的背后,则展现了爱奇艺一直以来的选剧逻辑。

剧集市场步入圈层化时代后,几个热门的剧集类型都有了较为固定的成功范式和主流创作方向,在这种情况下,创新虽然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但同时也意味着承受更高的风险。

爱奇艺在内容上对类型剧的改造,往往不是大刀阔斧的,而是在保留类型吸引力的基础上,向前多走了一小步。

《民国大侦探》作为一部民国探案剧,引入了阿加莎笔下的欧洲推理故事作为蓝本,尝试在保留本格推理核心魅力的基础上,以本土化改编的方式为经典故事带来新的视角,这也是爱奇艺暑期档剧集的创作思路。

前日刚收官的《天才基本法》选择将目光对准国产剧中并不常见的“数学家”,在题材方面有所创新的同时,通过强化亲情线,触达与代际关系有关的现实话题,在诠释“天才”的过程中,展示了不同教育理念的碰撞;最近热播的《苍兰诀》则凭借着“另辟蹊径”的人物设定和故事情节,探索了东方幻想题材的更多可能性,“苍兰诀幻想美学”“苍兰诀特效”等话题接连登上微博热搜,打造了一场视觉盛宴。

500

《迷航昆仑墟》同样是在冒险寻宝赛道中的新尝试,“江湖人物群像”的设计,和层层反转的人设,都给观众带来了全新的体验;《二十不惑2》昨晚开播,延续第一部的“女性群像”,讲述几位主角步入社会后的故事。

剧集市场的确有不少已经被验证过的成功公式,但对于创作者和作为引领者的平台而言,和想办法复刻之前的成功案例相比,在此基础上从更多的方向上寻求突破,是更大胆、更有价值的尝试,也是爱奇艺能够在剧集暑期档成功突围的关键。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