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别忘记那些穿日本和服的中国女孩儿!

来源:微信公众号“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500

身穿日本和服的慰安妇,但她们多数并非日本人

“云南德宏一位证人证明:

1944年在云南楚雄,亲眼见18名穿日本和服的“日本”女人与日本军人一起被国民党军队俘虏。

次日得知,这18名穿日本和服的妇女,实际是云南傣族妇女,被日军强征为‘慰安妇’。

日军在云南芒黑曾强抓三十多名傣族少女做‘慰安妇’。

云南龙陵一位证人证明:

当年该县城内一处慰安所内关押的二十多位‘慰安妇’,虽然身穿日本和服,但实际是中国的东北人和台湾人,还有朝鲜人。”

500

被日军强征“慰安妇”的李连春

以上并非孤证,一位叫李连春的云南保山老奶奶,也向“慰安妇”研究学者证实了自己的悲惨经历:

“ 在大垭口慰安所,自己被迫穿上日本和服,拖上木屐,学日本话和日本礼仪,还学唱歌、跳舞。管理慰安所的日本女人,强迫她们做‘实习练习’,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为日军‘慰安’。日军还把朝鲜和缅甸的女人带来松山,和当地抓来的妇女一起服务。”

李连春老奶奶什么要穿上日本和服呢?

保山市龙陵县腊勐乡白泥塘村支书张押兴,曾经告诉采访者:

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李连春的故事,就连自己也只是听说,日本人来的时候,有个姑娘去赶腊勐街,在街子上被日本兵堵(本地音duan)着,拖走了。

500

被日军强征“慰安妇”的林石姑(海南陵水人)

为什么要让抓捕来强征为“慰安妇”的中国、朝鲜女性,穿上日本民族的和服呢?

学者高凡夫、赵德芹在论文《日本军人的性心理与“慰安妇”制度》中,经过研究,得出结论:

“有的慰安所还要求朝鲜‘慰安妇’穿上日本民族的和服接待日本军人,目的就是让他们能够感受到在家的感觉,以稳定其紧张情绪,消除其恐惧心理。”

问题来了,当年被日军抓走,强征为“慰安妇”的中国女性有多少?

众所周知,中国是日军驻扎时间最长,军队遍布最广,慰安所、慰安妇最多的地区,其中中国“慰安妇”占了相当比例。她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日军强征而来的。

日军侵略中国,所到之处,讨伐扫荡、占领城乡、行军途中、战场附近、据点周围,凡是遇到中国妇女都会大肆掠抢,大部队行动时抢,小分队活动也抢,驻守碉堡据点的还抢,被抢的中国女性,不但有适龄妇女,甚至有十二、三岁的幼女和五、六十岁的老人。

500

被日军强征“慰安妇”的陈亚扁(海南陵水人)

仅在1937年底,日军在杭州一地,即掳掠中国女性达2万人之多!

有一位战后协助美军处理军需情报的日本人说,中国慰安妇的数字,占日军在亚洲战场征用占领区慰安妇的67.8%。有学者据此估计,至少有20万人。

这是一个难以统计,又难以忍受,但我们今天每一个中国人,无论男女都要敢于去面对的数字。

日本人怎么对待这些中国女性的呢?

前日军士兵田口新吉,战后良心发现,回忆在河北地区,与我抗日军民作战时的情况时说:

500

被日军强征“慰安妇”的南二扑(山西盂县人)

“这些妇女被送到据点之后,多是在据点外面用土坯盖的仓库里开辟一个角落,改造成慰安室,里面用在扫荡中抢来的衣服、被子什么的垫一垫,然后再放上一个也是讨伐中抢来的尿盆,慰安室就算准备好了,然后就是让这些妇女不分昼夜地遭受大兵们的蹂躏了。

分遣队一般都没有配给卫生套,因此有很多妇女怀了孕。但是,只要还能受得住,怀了孕也还得被使用,实在使用不了了,便拉到壕沟外面去,绑在木桩上,作新兵练习突刺用的靶子。当这名‘慰安妇’连同腹中的那不知是哪个大兵的胎儿一同被杀死之后,马上就地埋掉。

在长达15年的战争中,这两三千个据点里被暗中杀掉埋掉的中国妇女是数也数不清的,恐怕不下几万,乃至几十万人。”

500

被日军强征“慰安妇”的李秀梅(山西盂县人),当年她只有14岁

注释:

《中国原“慰安妇”受害事实调查委员会调查结果 2007年7月2日》,康健,刘荣军著《索赔——亲历中国“慰安妇”及被强掳赴日劳工诉讼》。

段瑞秋著《女殇——寻找侵华日军性暴力受害者》。

日朝协会埼玉县联合会编《随军慰安妇——日本旧军人の证言》。

又:本来不想写“慰安妇”题材,因为看着心里就在流血,是真的痛!

但有时候想想,因为如此,就不写出了,告诉我的同胞们,特别是女同胞们吗?倘如此,我就是逃兵,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给日本鬼子“帮忙”,所以我必须写出来这些,哪怕大家都不看,都不去转发,点击进来的勇气都没有。

可是我要写出来,作为史料,存在互联网上。哪怕有一个人愿意看,愿意转,就值得做。因为这也是战斗,是持久战,是人民战争。

注: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

最近更新的专栏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