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侠,求放过那个六旬老人

作者| 哈酥

来源 |  视觉志

  武汉糖水爷爷火上热搜之后,决定要离开武汉了。

500

500

  图源:湖北经视   

  老人家摆摊卖糖水17年不涨价,红豆汤、银耳汤、绿豆汤、米酒一律2元,无限续杯,老人小孩还可以免费喝。

  他的事迹被人发到网上火了,很多人慕名找来,但没想到,接下来的走向越来越奇怪。

  有人批评老人不戴口罩、不戴手套、食材不干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网暴老爷爷。

  老爷爷害怕有人故意陷害他,不敢出摊了。

500

500

  图源:湖北经视  

  而事实是什么呢?

  老爷爷每天都会内外清洗容器,有记者去实地探测,证实制作糖水的环境确实很干净。

500

500

  图源:湖北经视   

  更令人气愤的是,他的家人也受到网暴。

  有人造谣老爷爷的孙子是自闭症,子女不孝。

  事实是,他的孙子健健康康的;两个儿子也都是孝顺的孩子。

  最后,老爷爷不堪其扰,只能放弃生意回老家。

500

500

  图源:长江日报 

  仔细想想,不觉得这件事很恐怖吗?

  这些子虚乌有的谣言,轻易地就压垮了一个普通人的日常。

  我们又怎么能确保,下一个受害者不是自己?

500

500

  谣言,无孔不入

  造谣的成本有多低?

  一张照片、一个拼接的视频,甚至靠一张嘴就行了。

  此前,有个博主发布一个视频,视频中,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控诉一名男子性骚扰和威胁自己长达半年,期间多次报警,警察也不管。

  她无奈发微博求助,对着镜头大哭:

  “救救我。”

500

500

  图源:网络   

  视频一经发布引发轩然大波,点击量超5000万,4万评论,21万转发。

  然而,当警察发布调查结果后,大家都傻眼了。

  原来这个女孩是一个微商,那名男子从她那买到了冒牌货,想要退货却被她拉黑,打电话也只是为了维权,并没有性骚扰和威胁。

  而警察也一直在积极处理,并没有不理会。

  倒打一耙反被流量吞噬,一场闹剧以造谣者被拘留落幕了。

500

500

  图源:@马鞍山花山公安   

  其实,这还不是最可怕的,作为当事人,至少可以拿出对质的证据。

  真正可怕的是无差别的恶意造谣。

  前不久,一个女孩在社交平台分享了动态:

  这个染着粉色头发的女孩刚刚考上华东师范大学的研究生,正在给病床上的爷爷看录取通知书。

500

500

  图源:网络   

  爷爷从小照顾她长大,她考研的动力就是回报爷爷。

  本是一件令人感动的事情,但没过多久,一切都变质了。

  有不怀好意的人搬运了她的照片,配上的内容却变成了“老人带病考取研究生,娶了一个小女生”;

  还有的商家配上“专升本考上浙大后爷爷哭了”的字幕,卖培训课;

  有人因为她染了粉红色头发,骂她“头发染得跟酒吧陪酒一样”。

  越来越多的人涌到她的社交平台辱骂她。


500

500

  图源:楚天都市报  

  你说这个女孩做错什么了?

  她只是想在社交平台上记录和分享生活中美好的一刻,染发也只是为了拍毕业照可以好看一点。

500

500

  图源:中国青年报   

  那不在社交平台分享生活就能逃过被造谣吗?

  依然逃不过。

  还记得那个因为取快递被造谣出轨的女孩吗?

  她只是在普通的一天,下楼取了个快递,就被不怀好意的便利店店主盯上了。

  便利店店主不仅偷拍她,还编造了“少妇出轨快递小哥”的聊天内容。

  为了增加真实度,他还拉上朋友拍了续集,两人分别假扮快递小哥和女孩,捏造了二人多次发生不正当性关系的聊天记录。

500

500

  图源:红星新闻   

  这些谣言在微信群内疯狂扩散,被发往两百多个微信群,扩散到杭州本地论坛、虎扑、知乎和贴吧等多个社交平台,还伴随着大量低俗、侮辱性评论。

  等到她看到的时候,这个消息已经传遍她身边的所有人。

  身边的人都信以为真,对她指指点点。

  她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我认认真真工作,踏踏实实活了28年,但是一夜之间成了笑话,所有成绩瞬间清零。”

500

500

  图源:网络   

  没有图,没有视频,更不认识对方,单单凭借一份生活轨迹也能开启一场网暴——

  疫情流调。

  那个成都女孩的流调显示她多次进出酒吧,评论就有一堆人对她荡妇羞辱。

500

500

  图源:微博  

  接着,她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照片等隐私都被爆了出来,每天都有人打电话辱骂她,“多的时候一分钟就有六个电话,导致疫情防控工作人员打过来也都占线”

  长时间的网暴逼得还在病中的她不得不现身澄清。

  这一刻,比起人心,病毒都显得不那么恐怖了。

500

500

  图源:网络   

  互联网就像是楚门的世界,每个人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被有心之人监视利用,造谣变得轻而易举。

  可他们分明没做什么,只是和无数人一样在正常的生活,却不幸被天降大锅砸到,就像那个被造谣的女孩说的那样:

  “我不是什么都没做错,我是什么都没做。”

500

500

  图源:新京报   

500

  一条命顶一个心理创伤够了吗

  被造谣者自证清白后,这场围猎并没有就此打住。

  前不久,小俞订婚后开心地在社交平台分享了订婚照。

  然而,喜悦没有持续多久,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越来越多的陌生人涌到她的评论区,说她是“合肥某洗浴会所8号技师”。

  她单薄的一句辟谣,完全盖不住一波又一波谣言的浪潮。


500

500

  图源:网络   

  第二天,她报警了,发布了澄清的声明,还附上了社保缴费记录和自己从事企业财务工作的相关证明,以及警方的受案回执。

  没想到,小俞摆出的证据还是堵不住他们的谩骂,他们觉得小俞心虚了。

  小俞气得发抖:“我第一次见识了网络喷子的强大,用诋毁来找共鸣,用阴暗来找狂欢”

  被连续网暴几天后,她崩溃了,整夜睡不着,吃不下饭。

  即便她隐藏了社交平台的动态,还有人在私信骂她,就连她的关注者和帮忙澄清的网友也遭到了人肉。

500

500

  图源:网络   

  那个被造谣的粉发女孩,已经默默把头发染回了黑色。

  短短几天时间,她收到了过去22年从未见过的脏话。

  被连续多日网暴后,她无法集中注意力学习,严重失眠,吃不下饭。

  她的亲戚看到那些恶评,不仅不安慰她,还指责她“多事”,为何要发带老人的视频?

  她一度想到自杀。

500

500

  图源:中国青年报   

  那个取快递被造谣出轨的杭州女孩,谣言传到了她的领导和同事那里,领导以影响公司名誉为由将她劝退。

  网暴平息之后,她找工作接连失败,有一次,人事直接问她:

  “你这个人是不是事儿特别多?我就怕张罗事儿多的人。”

  她渐渐抑郁了,食欲、表达欲和困意一起消失了,凌晨两三点无法入眠,只能直直地坐着,咖啡一杯续一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情绪迟钝,身体一天天变得更消瘦,“身体不受控了”

  她不明白造谣者为什么会盯上自己,之后开始把过错归结到自己身上:

  “因为我平时太注重外表了,太容易被人看到了。现在这么丑、这么邋遢,肯定没人注意到我了。”

500

500

  图源:南方周末  

  网络暴力就像是一场围剿,将受害者一步一步逼向深渊。

  终于,我们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2018年8月,德阳安医生不堪网暴,独自坐在车里,给身边的人留下告别的话后,吞下了500片扑尔敏走了。

  这一切都源于一场泳池冲突。

500

500

  安医生和丈夫去游泳,安医生和两个13岁的男孩发生碰撞,男孩还朝她吐口水。

  她的丈夫看到后气坏了,冲过去将男孩朝水里按,还打了一耳光。

  男孩的家属气不过,单独将孩子挨打的画面剪辑出来发到网上,转发和评论中还曝光了夫妇俩的个人信息。

  舆论一边倒地骂他们,有人还扬言要到安医生的医院挂她的号,去现场辱骂她。

500

500

  安医生整日整夜地失眠,控制不住地刷那些恶评,边看边哭。

  一天,安医生说想出去转一圈,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临走前,她想揽过一切罪责,结束这场无休止的围猎:

  “张警官,对不起,是我做错了,我对整件事负责,一条命顶一个心理创伤够了吗?”

500

500

  图源:新京报   

  够了吗?

  她的生命能唤醒造谣者们的良知吗?

  那个颠倒是非的营销号,还在为了骗取流量搬图编造故事;

  那个盗图的商家为了卖课,依旧无所忌惮;

  那个造谣者为了好玩,仍然在寻找下一个猎物;

  那些荡妇羞辱确诊女孩的人,至今改不了他们的刻板印象;

  .......


500

  自食恶果

  我们还剩下什么,去阻止下一个受害者的出现?

  ——法律。

  那个取快递被造谣的杭州女孩决定提起刑事自诉后,造谣者怕了。

  造谣者郎某的父亲说:“就是小朋友开开玩笑”,“坐牢也挺冤枉的”。

500

500

  图源:新民视频   

  郎某的妻子找到谷女士求情,说不希望三岁孩子的未来受到影响。

  然而谷女士要求赔偿期间失业的经济损失,却被他们认为是“敲诈勒索”。

500

500

  图源:新京报   

  郎某也怕了,但他的道歉却并没有让谷女士感到诚意。

500

500

  图源:新京报 

  同时,在谷女士准备起诉后,她又迎来了新一轮的网暴。

  造谣者的朋友质问她:“你是不是想红?”

  微博的私信也在攻击她: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出轨了就出轨了,你还出来蹦,恶心不恶心。”

  “感觉你好想出名,你是在炒作吗?”

  .....

500

500

  图源:新京报   

  过度维权、不依不饶成了新的靶子。

  这更加坚定了她起诉的想法:

  “我就是要让大家知道,这不是开玩笑,是违法行为。我不想让自己一直以一个受害者的形象出现,摘掉口罩也是想证明,这不是一件丢脸的事,鼓励那些被造谣的人勇敢站出来维权。”

  幸运的是,这起案件由自诉转为公诉了。

  2021年4月,法院以诽谤罪判处两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

500

500

  讽刺的是,造谣者郎某捏造自己和女业主发生不正当关系的聊天记录,用的是自己的微信大号,等到事情发展到不可控的时候,身边的朋友和家人都信以为真,纷纷跑过来问他。

  他吓得赶快出面澄清,还拉上一起编造谣言的人在群里澄清,“我还要开店的,况且我也有家室”

  谣言被澄清后,他也陷入了网暴的围剿中,个人信息被人肉出来,常常有人打电话、发短信来辱骂他,“电话挂掉就好了,我也要生活”


  当初主动开启一场“生活的玩笑”,是否有想过这也会毁了别人的生活呢?

500

500

  图源:新京报   

  德阳的安医生去世后,她的丈夫一纸诉状将造谣者常某告上法庭。

  警察取证过程中,被删除的不实报道恢复了过来;常某删除的聊天记录也都通过各种方式被恢复。

  原来安医生夫妇的信息被泄露,是因为常某跑到他们单位拍了公示栏的照片,并发给了媒体,发微博时还故意将泳池冲突和公务员身份做了关联。

500

500

  图源:新京报,安医生一家   

  法院将起诉罪名从“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调整成“侮辱罪”,案件也由自诉转为公诉。

  2021年8月6日,终于等来了法院判决:

  常某以及两位亲属共三人犯侮辱罪,判处常某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其余二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此时,离安医生去世已经过去了三年,她的丈夫复印了一份判决书,带去墓地烧给了她。

500

500

  在安医生不堪网暴自杀后,发起网暴的常某一家人也遭到了反噬。

  一家人的身份证号、户籍信息、工作单位、结婚证,以及男孩的学校名称等都被人公布在网上,还有人把常某夫妇的照片处理成遗像,在男孩的照片上写下“强奸犯”。

  常常有花圈寄到家里,支付宝上无数人通过转一分钱的方式留言骂她。

  孩子开学后,常某不敢让他回学校上课,一年多时间里,孩子一直无法正常上学。

  “网民到处在找,说杀人犯住在哪里”,他们不敢住在家里,在宾馆躲了两个月,“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网暴从来都不是可以利用的工具,当网暴成为发泄情绪的工具,发起网暴者同样也要做好被反噬的准备。

  受害者被网暴抑郁,造谣者受到法律制裁的同时也被网暴。

  那这场战争,究竟是谁胜利了呢?

500

  德阳安医生案件审判结果出来后,有位网友说:

  “发起网暴的人受到惩罚,但是参与网暴的人呢,那些将恶毒言语掷向他人的人,再次想起安医生,他们会愧疚难过吗?作为一起案件,有人最终胜诉,但回到生活,没有人是胜利者。

  我们常说:“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但现实是,没有一片“雪花”会觉得自己是有责任的。

  一起事件落下帷幕,他们拍拍屁股走人,继续去网暴下一个人。

  当安医生的丈夫得知常某一家人也在被网暴,他的心情很复杂:

  “当时骂我们的人肯定也骂他们,骂他们的人肯定当时也骂过我们。”

500

500

  图源:《胜者即是正义》   

  后真相时代,真相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取而代之的是情感和观点。

  因为追寻真相的代价太大,反而发表观点更容易一些。

  由此,理性思考的人越来越少。

  可是,只要身处互联网的牢笼之下,所有人都不可能独善其身。

  当理性的声音越来越少,下一个受害者,渐渐会沦为一个转盘游戏——

  轮到谁了?

  当下一个造谣者“发号施令”,你是选择任其驱使变成“雪花”,还是选择保持理性思考,等子弹再飞一会儿呢?

500

500

  图源:《三年A班:从现在起,大家都是人质》   

  点个「在看」,网络不是法外之地,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愿这世上再无谣言、网暴,愿每个人都能无所顾忌地分享和热爱生活。

  参考资料:

  1.南方周末《一位网暴受害者的不幸与幸运:“取快递被造谣出轨”后这两年》

  2.人物《「德阳女医生案」后四年:一个被网暴撕碎的家庭》

  3.中国青年报《当一个女生染了粉红色的头发后 》

  4.剥洋葱《“德阳安医生”自杀事件两年后:被网络暴力伤害的两个家庭》

  5.三联生活周刊《调查|取快递被造谣出轨:“玩笑”打乱的两段人生》

  6.中国新闻周刊《女子晒订婚照被造谣“8号技师”:网暴泛滥何解?》

  监制:视觉志

  编辑:哈酥

  微博:视觉志

点击「视觉志」阅读原文

全部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