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祖国的尊严

作者:陈来元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翻译协会资深翻译家,曾先后任中国驻莱索托和驻纳米比亚大使。

出版《中东非洲不了情》《中国驻中东大使话中东•以色列》等著作两部,在全国报刊发表、转载文章400多篇次;出版由其主译的荷兰作家高罗佩著《大唐狄公案》、美国作家比格斯著《伦敦大侦探之死》、纳米比亚总统努乔马著《坚定不移》和由其独译的英国作家狄更斯著《艰难时世》(缩写本)等译著。

《大唐狄公案》译本由多家出版社出版、再版、重印20多个版次,是近40年来经久不衰的畅销书和长线书;被豆瓣读书评为9分高分,并被改编为电影、电视连续剧、选编、连环画、漫画、评书、广播剧等衍生作品。

西方反华势力诬蔑中国外交官搞战狼外交。我要说,中国外交官从来都不是战狼,但有时却不得不与狼共舞。我就被迫与狼共舞过一回。

美国使馆拒收中国政府声明

500

被美国轰炸的中国大使馆

(网络图)

1999年5月7日午夜,美国悍然使用导弹,丧心病狂地袭击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制造了我国3名记者死亡、多名外交人员受伤、大使馆馆舍受到严重毁坏的特大惨案。消息传出,举世震惊,各国对美国的野蛮行径纷纷予以谴责,中国人民更是义愤填膺,最强烈抗议美国的滔天罪行。我国政府对此严重事件迅速做出强烈反应,于5月8日发表了严正的政府声明,同时中国外交部紧急召见美国驻华大使,对美国的野蛮行径提出了最强烈抗议,要求美国必须对此承担全部责任。

500

陈来元在中国驻莱索托大使馆大门楼前

(作者供图)

当时,我在中国驻莱索托大使馆工作。当听到美国疯狂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同时又辩称“误炸”的消息后,真是气炸了肺。为了在莱索托这块外交阵地上揭露美国的滔天罪行,并阐明中国政府对此事件的严正立场,我让大使馆的新闻官将我国政府声明以大使馆新闻公报的形式,立即发给莱索托外交部、驻在国新闻界、各国驻莱索托的外交使团及各国际组织驻莱索托的代表机构。

500

1998年夏,莱索托外交大臣马霍佩和外交部常务秘书(相当于常务副大臣)梅辛在陈来元大使的官邸做客。(作者供图)

我们大使馆的新闻公报发出去不久,外交使团中就有人打电话给我,表示支持中国政府的严正立场。但与此同时,我们使馆却收到了美国驻莱索托大使馆发来的一份传真。我取来一看,原来是我馆刚刚传给美国大使馆的那份新闻公报被美国大使馆退了回来。就是说,美国驻莱索托大使馆拒绝接收中国驻莱索托大使馆发给它的载有中国政府声明的大使馆新闻公报。美国大使馆这种无理、傲慢的态度,令人气愤至极。

在气愤之余,我对美国大使馆作此举动做了如下分析:美国轰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炸后又狡辩为“误炸”,但其驻华大使馆并没有拒绝接收我国政府声明,这是美国政府的立场和做法。美国驻莱索托大使馆拒绝接收中国驻莱索托大使馆发给它的载有中国政府声明的大使馆新闻公报,这显然不是美国国务院指示它干的。

我作这样判断的理由是:

● 其一,美国驻华大使已经接收了中国政府声明,美国政府就同一件事的处理不可能向它驻其他国家的大使馆发出不同的指示。

● 其二,我馆的传真刚发出,美国大使馆就把它退了回来,其动作如此之快,从时间上算也不大可能是其请示美国国务院并得到国内指示后才奉命这样做的。

因此,我断定美国大使馆的这一做法无疑是美国大使馆临时代办的个人决定。

在此之前,我与这个临时代办在外交场合有过一些接触,初步印象是,此人年轻气盛,好大喜功,没想到他这一次竟狂妄到将我国政府声明擅自决定退给我们大使馆的这种地步。

我叫美国代办把手收回去

美国代办如此欺人太甚,这事不能算完。更重要的是,这不是一个我与他个人之间谁占便宜谁吃亏的问题,而是一个关乎我国尊严和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的大原则问题。须知,当时他是美国政府在莱索托的最高外交代表,他在莱索托的所作所为都应看作是代表美国政府的。而我在莱索托代表的是中国政府,如我就这样一声不吭,我在外交第一线又如何维护祖国的尊严和领土、主权完整?在事关祖国尊严和领土、主权完整的原则问题上,我决不能含糊,决不能退让!我正琢磨着如何请示国内,与他就此进行交涉,没想到另一件使我更加气愤的事情紧接着又发生了。

5月9日,即在美国大使馆退回我馆新闻公报的第二天中午,欧盟驻莱索托代表在其官邸举行庆祝欧盟日招待会,莱索托各有关部门的官员、朋友及各国驻莱索托的外交使节、各国际组织驻莱索托的代表约200人应邀出席。这次招待会是美国轰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惨案发生后不久,首次在莱索托举行的一次大型外交活动,故众多与会者交谈的话题无一不是美国轰炸我大使馆的事。

500

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的中国受害者

(网络图)

我到达招待会现场时,也因此立即成了倍受大家关注的“重要”人物。好多人都向我围拢过来,见面后没有往日的笑脸和爽朗的笑声,也没有多少寒暄客套,一个个均表情严肃地小声问这问那。对中国,有的表示同情,有的表示支持。对美国,有的表示不解,有的表示谴责。其中,英国高级专员、欧盟代表、法国名誉领事等西方国家驻莱索托的使节,也都对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大使馆表示不满,认为无故轰炸一个主权国家的大使馆,在国际上是绝不能允许的,也是不能接受的。我借此机会向在场的各国官员和朋友简述了事件的真相,并阐述了中国政府对美国炸馆事件的严正立场,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同。

但就在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美国代办从会场另一侧大摇大摆地慢慢向我走来。走到我近前,不但不讲一句代表美国政府道歉的话,甚至连以个人名义说声道歉也没有,而是阴阳怪气地对我说:“大使先生,你一切都好吗?”同时伸出右手要和我握手,一面皮笑肉不笑地盯着我看。要在平时,他做此问候,并要与我握手,在外交场合本是件很平常的事。但在美国炸馆、他又拒收我馆新闻公报的特定背景下,如今见了我不认错,不道歉,反而摆出一副若无其事、满不在乎,甚至是沾沾自喜、盛气凌人的样子,这显然是在为他拒收我馆新闻公报后,他没见到我做出反应而自鸣得意,是在又一次向我发出挑战。

我本来就不想轻易放过他,只是尚未来得及找他算账,如今他却又得寸进尺,找上门挑衅来了,我岂能放过他!于是,我抓住他主动送上门来自取其辱的难得机会,当着在场的一大群人的面,脸一沉,大声说:“我一切都不好。请你把手收回去!今天我不和你握手,原因是什么,你自己知道!”在国际交往中,特别是在公开的外交场合,一国的外交代表拒绝与另一国的外交代表握手,这已是一种很不寻常的外交姿态了。而现在我是拒绝与世界上唯一超级大国的外交代表握手,而且当着那么多驻在国官员和外国驻莱外交使节的面大声斥责他,叫他把伸出的手缩回去,这种举动在外交上不敢说是唯一,恐怕也是极少见的。

看来,美国代办万万没有想到我会在大庭广众之中,对他突然做出这样强烈的反应,一下子惊呆了。只见他那神气活现的样子不见了,十分狼狈地站在我和一大群人的面前,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伸出的右手一时间也僵住了。等到他从惊愕中回过神来,才把手缩了回去,十分尴尬地说道:“那好,那好,那我们就不握手了。”说完转过身去,灰头土脸地走了。

在场的一大群人更未想到会出现刚才的一幕,等美国代办走远,便纷纷问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我把事情本末对他们讲了一遍。大家听后,便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有的说事情原来是这样,难怪我对他这么不客气;有的说他也太不像话了;有的说我做得对,表示支持我。如非洲某国驻莱索托大使对我说:“你做得对,对这种人就是不能客气,我支持你。” 还有的人甚至向我竖起大拇指。接着,莱索托外交部的一位主要领导将我叫到一边,对我说:“此人一向毛毛糙糙的,与我们外交部的人打交道时,也往往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是一个不懂得尊重人、不懂外交的主儿。今天,你当着众人的面狠狠教训了他,也好叫他今后长点记性。”

美国大使来函致歉

事情过去了七八天,美国驻莱索托大使返回使馆。她也许听说了在她离开使馆期间她的代理人的所作所为引起了我的强烈反应,立即亲笔向我写了一封信。此信的主要内容是:美国“误炸”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造成中方人员伤亡,使馆馆舍也遭到破坏,美国政府诚心向中方致歉。同时,她希望美中两国驻莱索托的使馆继续保持良好的工作关系,仍像以前一样携手合作,为帮助莱索托人民建设自己的国家而共同努力。

第二天,在莱索托方面举行的一次大型招待会上,我早就看到美国大使在会场一角与人说话,但装着没有看见她。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她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心中正纳闷儿,不期她却从我身后突然走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手不放,问我收到她的信没有,并说在莱索托的外交使团不多,希望我以使团间的团结为重,不要总想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想,对外斗争应区别不同对象,要有理、有利、有节,故对美国大使的一再示好没有表示异议。但仍向她表明,美国炸馆不是误炸,同时重申了中国政府对炸馆事件的原则立场。

500

2000年6月8日,在莱索托外交大臣塔巴尼为即将离任的陈来元大使举行的告别招待会上,陈来元与驻莱索托外交团团长、南非驻莱索托高级专员(右二)合影,左二和右一分别为莱索托教育大臣和通信大臣。(作者供图)

后来,美国大使又委托驻莱索托外交团团长、南非驻莱索托高级专员做我的工作,希望我与她继续保持良好的工作和同事关系。我对外交团团长说:“谢谢你的好意和辛苦。我与你是好朋友、好同事,对你没有什么不好说的。我想,我该说的话都说了,该做的事也都做了。美国大使与那个代办有所不同,在外交团内我们在工作上配合得也不错。我会珍惜驻莱索托外交团内部一向的团结、合作,继续全力支持外交团长的工作,这一点请团长阁下尽可放心。”

— END —

作者 | 陈来元

编辑 | 外交官说事儿 青岩

全部专栏